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26章 茚真长老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白子笙淡淡一笑,在见得宿臻祁修等人面色突地一变时,心中微动。

    杜子誊狂妄放肆,未尝会是个息事宁人的性格,且看他方才一言不合便大下狠手的做派,便能窥得一二。

    然则便是这样一个背后有着元婴老祖撑腰的角色,被却听起来这般平淡无奇的声音说上一句便是失了气势不敢造次,而宿臻等人乃山门嫡传,身份自是不同,在闻得此人之音时亦是脸色突变……

    这声音的主人,究竟是何方大能?

    不待他细想,一阵光华掠过,殿内便突兀地出现了一个灰衣男子。

    他的鬓角染着几丝风霜,面上带着几丝温和的笑意,就仿佛是最普通不过的凡界中人。

    但是仔细一看,他的眼睛黑白分明,偶然闪过的幽暗蓝光,如同大海般深邃,带着令人沉沦的力量,又如同星子般的浩渺。

    尽管他的气息低敛如同凡人,但是他浑身散发的,仿佛走过沧海桑田的苍茫气质,却使人不禁把目光停留在他身上。

    白子笙目中微凝,此人修为高深不已,便是他尚为元婴之时亦未曾遇到过有这般浩荡气息的修士……

    只见男子堪堪出现于此,功德殿内原先各种埋头做事,面无表情的一干管事们,气息陡然发生了变化。

    平静的表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狂热,以及仰慕、尊崇,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打扰。

    茚真走出来,古井般深邃幽暗的眼眸泛着冷淡的光芒,不曾分出一丝余光看向恐慌离去的杜子誊等人。

    他停在一旁,静静地凝视着白子笙,眼中光芒明灭,无数大道轨迹在其间翻腾消陨。

    他仿佛在打量着白子笙,又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浑身的气息有了些许波动。

    白子笙感觉到他的视线,心中微微紧缩。

    只因为这目光太过犀利,仿佛隐藏在灵魂深处的一切都无所遁形一般,令人感到一丝不安。

    他定了定心神,压下心中万分猜想,暗中收敛术法气息,脸上勾起一抹盛满恭谨的微笑,眼中恰如其分的充满疑惑,恭敬以及压抑其中的担忧,唯独没有心虚和唯恐被人识破的惧怕。

    白子笙深知,重生之事太过匪夷所思,一旦暴露出去,自身安全势必遭到威胁。

    毕竟,虽说修士只要神魂不灭便可转世重修,然则转世并非重来,大道光阴永恒不止,流逝向前,未曾又倒返之说。

    而他,却是重来一次,恍若时空倒转,未来会发生的事,尽皆历历在目……

    若是他重生之事被他人所知,届时只要将他抓住,运用术法一搜神魂,便可知晓未来修真界即将发生的大事,比如说……仙人遗迹开启之时,仙宝出世之地……!

    这样一来,可不就是占尽先机,在事情未曾发生之时未雨绸缪,去博取最大的利益么?

    而他,至此已毫无用处,可不就会被随手捏死,不留活口么?

    所以,无论如何,他不能让这个人看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白子笙确信,只要他不露出丝毫马脚,便是此人再如何神通广大,也难以洞知他隐瞒在神魂最深处的秘密。

    至于这个人为什么会注意他……

    想来应当是感觉到了他身上,那未曾来得及遮掩的功法气息吧。

    白子笙为了维持双目视物,一直在催动《幽水煌暝经》,那泄露出来的缕缕气息,虽说极其微弱,但对于高阶修士来说,不异于暗夜荧光,纤毫可见,因此白子笙便有此猜测。

    白子笙暗叹一声,体内功法悄然收敛,不留一丝波动。

    此人能够把气息收敛如凡人,又是能够震慑杜子誊这样的仙二代,修为必定深不可测,他白子笙可不想被其发觉……

    白子笙靠于左丘宁身侧,眼中一片恭谨之色。

    他对此人的身份,大概有些想法了——此人于功德殿内走出,殿中各色管事皆是对他抱以恭谨仰慕之态,那么他的身份……想必就是他们此次前来的目的,传说中的仙宗守卫者——茚真长老了。

    茚真眼中划过一缕疑惑。

    他方才分明在白子笙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他熟悉的令他不由战栗的气息,而如今细细感受之后,却又感觉十分平常,一如其他脆弱不堪的练气修士一般了。

    他再看一眼白子笙,暗暗压下心中的困惑:“功德殿内不可私自打斗,尔等为何明知故犯?”

    宿臻与祁修相视一眼,上前一步道:“晚辈宿臻,雷灵峰雷霆老祖第九亲传弟子见过前辈。晚辈等人此次前来乃是有要事请见茚真长老。不料遭遇杜子誊等人挑衅,迫不得已之下方才出手反击,还望前辈莫要怪罪。”

    与白子笙一样,宿臻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修为高深的灰衣人也隐隐有着一点猜测,嘴上却是一丝不漏,既说出有要事请见茚真长老,又点出是杜子誊等人挑衅在前,态度恭谨,姿态谦逊,当真是算无遗漏。

    白子笙等人也纷纷上前行礼。不管他是不是茚真,就凭他的修为,也称得上是一方大能,是需要见礼的。

    灰衣人仍是一缕温和笑意,眼中却是苍茫浩淼:“哦?本座便是你们所要找的茚真。有何要事需得求见本座?”

    茚真此时却是被勾起了一丝兴味。他方才于殿中密室参悟道法,却心有所感,仿佛冥冥之中有着大道指引一般促使他脱离修炼,行至此处。

    而甫一行至此处,他便一眼发现了那个曾经不知死活挑衅于他的纨绔子弟。

    当年若不是此人的父亲放下情面为其求情,他早就把此人一掌拍死,为仙宗清除这样的一个毒瘤了。

    但即便如此,他仍是用打神鞭狠狠鞭笞了这纨绔一番,方才就此作罢。

    这打神鞭乃是宗门守护者所特有的灵器,专为抽打神魂,被抽打之人如同置身烈火烹油之中,有着突破人体所能承受的痛苦。

    杜子誊受此磨难,哪能不长记性?虽仍是放肆异常,却不敢在茚真面前造次。

    茚真对此并不在意。一个小小的金丹,本身资质心性不可造就,纵有一个修为尚可的祖父,亦是一坨烂泥罢了。

    他如今关心的,是这些人口中的“要事”。

    素来如他这般身份的仙宗长老,本是常年于洞府之中闭关修炼参悟大道,鲜少现身于人前。

    若非大事,平常人等都极为明白的不去打扰。

    而这些小辈,却神情急切,口口声声说有要事禀告,让他在诧异间也不禁提起了一丝兴趣。

    而且他一向以仙宗为先,此次修炼有感于冥冥天道,根据内心指引来到此处,又得知这些人有要事禀告,心中不免也是有些担忧发生什么危害仙宗之事,便决心要问上一问了。

    宿臻微微一顿,左右看过一番,欲言又止。

    茚真略一思索,便知可能是某些隐秘之事,心中也愈发重视起来。

    他收起脸上的笑容,袍袖一挥转身行去:“随本座来。”

    白子笙等人相视一眼,便跟了上去。

    左丘宁落后一步,与白子笙双手交握,在其掌中写道:莫慌张,如实道出便可。又顿了顿,长指微动:莫要暴露功法之事。

    白子笙温和一笑,目中毫无波澜,手中回到:师兄且放心,子笙自是明白。

    左丘宁看他一眼,眼中神色未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