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23章 凡间女子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眼前的所呈现之事,堪称是丧尽天良!

    只见已极靠近深处的这片地方,并不似其它空地一般建起密密麻麻的牢笼,气氛阴森恐怖,反而是暖光盈盈,显得明亮而温暖。

    而地上堆砌着许多的石台,看起来仿佛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用来休憩的地方一般。

    然而……这般宁静温暖的气氛下,那在石台之上发生的事便愈加显得丑陋不堪!

    只见一个个石台上,皆是仰卧着一个赤身*的年轻女子。

    此时她们早已失去了莹润光泽的气色,却是形容枯槁,气息衰微。

    虽然早有准备,但白子笙还是不由得变了脸色。

    上一世为了活命,白子笙虽亦是手染鲜血,却从未对凡人出手。

    虽这只是因为他的母亲便是凡女,于是他对凡人有着一丝怜悯之心,但白子笙上一世却是可以说得上是坦坦荡荡的一名修士的。

    然而此时呈现于他眼前的,却是那些女子身上,笼罩着不停冲撞的蛮横妖兽!

    那些可恶的魔头……竟是硬生生构建了一出人兽jiaogou的情形!

    还有一些女子困坐于石台之旁,衣着褴褛,遮掩不住的肚子已然高高挺起。

    她们神情麻木,仿佛丧失了所有感知,只是一个个活死人罢了。

    毫无疑问,这些怀孕的女子,肚中的胎儿应是人兽jiaogou的产物。

    白子笙眼中寒芒尽显,心中魔念动荡。在这些女子身上,他仿佛看到了自己母亲的身影……

    这些女子何其无辜,本是可寻一位良人恩爱白头,却被这般糟践,真是、真是令人……

    左丘宁眉间微锁,一手压住白子笙的肩部,另一边则骤然出手,掌中迸发出道道强劲的灵光,带着浓浓的寒意直接像那些妖兽冲击而去!

    那些妖兽虽说体型庞大,却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兽类罢了,自然抵挡不了已然是金丹修为的左丘宁的悍然一击,只这般一掌便节节崩散了……

    少了妖兽的肆虐,那些女子口中微微喘息,却是并未醒来——她们,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白子笙与左丘宁一时默然,却是不知如何是好。

    且不说她们此时气息奄奄,命悬一线,是否能够把性命挽救回来,便是救回来了,经历过这般惨事,这些女子恐怕也要丧失活下去的意志了。

    左丘宁沉吟一番,却是出手如电,一缕寒光闪过,那些饱受折磨的女子便没了气息,从痛苦中平静的离去。

    数十个莹白的光团从这些女子的天府中升起,带着丝丝缕缕的黑气,显得极为痛苦——这便是这些女子的神魂了,她们此刻还在受着怨气的侵扰,凄厉而悲切。

    白子笙轻叹一声,面带怜悯之色,袍袖一挥,一股柔和纯净的力量缓缓向那些女子的尸身卷去,把那些光团收拢于手中,以纯净清透的天地之气蕴养与丹田之中。

    “待出去之后,便送她们转世为人吧。只愿她们下一世,莫要再如此凄苦……”白子笙语气黯然,带着一抹怜悯和怅然。

    他的母亲与这些女子皆是普通凡人,一生本应在红尘中平安喜乐,却因那些心肠歹毒之人的一己之私,白白葬送了青春年华……

    白子笙垂下眼睫,掩住目中深切恨意。

    左丘宁微微偏头,看着白子笙,轻轻的应了一声:“宗内亦有佛修,可托付超度一番。”

    他的脸上流过一抹复杂神色。再看时,却又是那样一副冰冷如常的俊美面容。

    白子笙抬头对左丘宁一笑:“师兄费心,这些女子必会感恩于师兄。”

    “此为你之功劳,使其蕴养于身,脱离苦海。”

    白子笙微微讶异,他方才不过调笑一句,哪知他师兄竟如此认真回答,不似玩笑。

    他点点头,道:“这些女子本就不应遭此劫难,不过略尽绵力,哪里会苛求感恩呢。”

    左丘宁却突然道:“此番事情,却是有些不妥。”

    白子笙一愣,随即面容一肃。

    冷静下来的他也发现了一些明显说不通的地方,比如说……

    那些魔修性喜嗜人,却为何只是把这些凡人禁锢此间,取其血液?又为何使人兽jiaogou,怀孕生子?这一切,究竟是有着怎样的阴谋?

    “师兄……此事颇多蹊跷,恐怕不是你我能够触及的了……”白子笙冷静道,此刻他已然明白,这些事情,恐怕与那些魔修口中的“魔主”脱不了干系!

    左丘宁微微颌首:“待回去后,便禀告宗门,宗主想必自有定夺。”

    白子笙微微一叹。

    他们只是小小的修士罢了,再如何觉得危急,力量仍是太过薄弱,远比不上一个大宗门的积蕴,而此事太多诡异之处,想来也只有汇报于宗门处理了。

    做好了决定,白子笙才恍然想起此行的目的。

    他四处打量一番,却不曾找到祁修宿臻等人的身影,一时有些忧心:“师兄……”

    左丘宁微微抚过他的发顶:“莫要慌张。”

    随即他神识大开,就在这石窟之内细细扫过,不放过一丝缝隙。

    突然,左丘宁神识一顿,在一个隐秘的角落里,发现了熟悉的气息。

    那角落恰好处于牢笼与石台过渡的区域,凹陷下去的样子隐隐呈葫芦状,所以此前才未被白子笙察觉。

    左丘宁大步往那处行去,却不忘拉上白子笙。两人双手交缠,却没有一人感觉到一丝不妥。

    待走至那处隐秘角落,白子笙不禁微微一愣。

    无它,此番情景是他万没有想到的……

    只见宿臻上身赤.裸,困于一个囚牢机关中——想来是他找到祁修之时,一时不慎,便被这囚牢所困。

    这囚牢可是大手笔,用的皆是吞灵石打造而成,金光流溢,甚是华美。

    而与他相隔的一个同样是使用吞灵石打造的牢笼里,困着明显披着宿臻法衣的祁修与神志不清的方炎。

    如果是这般还不算太让白子笙惊异,那另他最为惊异的,莫过于,宿臻与祁修的手……正紧紧交缠着,十指相扣。宿臻在迷糊间还呢喃着祁修的名字。

    虽白子笙早早便知宿臻对祁修暗生情愫,但那时祁修仿佛对其爱恋未曾记挂于心,很是冷淡。

    而此时两人这般姿态,却是实实在在地透露他们已是两情相悦了。

    一时之间,饶是白子笙心性平和,也不禁有些艳羡,有些黯然了。

    曾几何时,他也曾梦想与好友结为道侣,执手双修,共谋大道,仙途永伴?

    若非白龙府的狼子野心,他又怎会落得如此境界,内心暗藏着魔念,时时如毒蛇般隐匿其中抓住时机便要咬伤一口?

    白子笙眼神一暗,心境便有些动荡了。

    幸而他意识到左丘宁就在其身旁,使得他很快便镇压了下去。

    而他在那一瞬间泄露出来的气息,也被左丘宁敏感的捕捉到了。

    左丘宁面色冷冽,莹白如玉的手轻轻按压白子笙的肩膀。

    白子笙朝他微微一笑。

    心念一动,平和的意识之力喷薄而出,便往那两个吞灵石制成的牢笼覆盖而去。

    那两个牢笼甫一触碰到无形的水属性意识之力,便如同冬雪在烈日照耀下一般消融了,露出里面神志迷糊的三人。

    左丘宁掌心一晃,便抓出了一块散发着幽幽香气的果实状物。

    这是一种珍稀灵药,名唤澄心果,长于极寒之地,万年一结果,具有清心定神之效用,是左丘宁四处游历之时偶然得之,此刻用于唤醒祁修三人,最是适合不过。

    左丘宁把澄心果往三人头上一放,那澄心果的幽幽香气便化作白烟,悄然进入了三人天府之中。

    过了一时半刻,这三人的气息,也在慢慢的攀升回来。

    宿臻与祁修双睫微颤,随即同时睁开了眼睛。</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