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20章 诡异黑洞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只见白子笙嘴角微动,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紧闭着的房门突然爆裂,一束带着浓烈怨气的黑光正冲着他们的丹田袭来,速度极快,几欲化为虚影。

    左丘宁左手极迅速地一推,把白子笙推离了那黑光的攻击范围,随即微微侧身,用自身躯体把白子笙牢牢护住。

    眼见怨气黑光已穿过空间而来,左丘宁另一手中寒光氤氲,青锋乍现,斜斜一划,凛冽剑气迸发而出,堪堪把黑光阻挡于身前。

    两相胶着,左丘宁又出一剑,这时却是出了极大的气力,卷起的寒气风浪把房中事物都覆上了晶莹一层的寒冰。

    那黑光闪烁不定,最终化为湮尘。

    此番动作不过瞬间之事,却着实惊险万分。

    若是左丘宁反应慢上一步,恐怕白子笙早已身死道消,而他本人即便幸免罹难,恐怕也将丹田破损,无缘仙途了。

    白子笙虽然是重生一世之人,但这一世的万般事物早已偏离,他此时又是修为低下,所以在黑光袭来之时,他竟是反应不及,被左丘宁推出一旁。

    待他意识回笼,才深知方才竟是生死一瞬,而对于左丘宁的关护之举更是心中酸涩。

    他稳住气息,急忙过去查看左丘宁。

    他手中不停,脸上毫无血色,犹有惊恐后怕之态:“师兄感觉如何,我……”

    左丘宁收下青锋,一手轻揉白子笙的发顶:“无碍,不必自责。”

    白子笙细细查看过一遍,确定左丘宁除却之前的暗伤外,体内再无伤势,心中稍定:“若不是我,师兄亦不会涉险于此,却是子笙连累了师兄……”

    “吾既带你入宗,便要护你周全,此番恶事你亦未曾知晓,不必记挂于心,恐生它念。”左丘宁看着身前面带愧色悔恨之意的白子笙,心中不知为何却是有些不忍,出言开解道。

    白子笙收敛下眼中情绪,强笑道:“子笙明白。”

    除却左丘宁险些受伤,白子笙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的。

    方才师兄目光澄澈,竟让他差点忍不住将心中之事诉之于口。若非那番意外……

    虽然他不欲对师兄有所欺瞒,但是现在、现在还不是时候……

    当初若非相信好友素来的为人,身具传奇仙法之事他亦不会对其坦白言明。

    而此时他与师兄不过同门之谊,再深一层的东西却是不便言说了。

    毕竟……修仙之人顺应天道,生即是生,死即是死,哪里有重活一世的说法?天道馈赠,不过是他为了安抚心中疑虑所扯的借口罢了。

    这些事情,纠结于心,他自己都不曾理清,又如何与师兄言说?

    左丘宁注意到这一幕,心中微微一动,却没有去询问白子笙。

    他只略略移开目光,道:宿臻师兄等人行踪未明,我等需寻得他们行踪。你行动不便,便停留此处罢。”

    白子笙此时已调节好心中情绪,恢复了往日的温和姿态。

    听闻了左丘宁所言,他也不去与之争辩,只含笑道:“子笙亦不欲前去拖师兄后腿。可师兄暗伤未愈,子笙不才,却可以为师兄调养几分。所以子笙以为,还是与师兄一起行动为好。”

    左丘宁一顿,略一思索,便知其所说不假。

    白子笙水灵根的资质十分不俗,体内的天地之气也十分醇厚,于他的伤势也的确有些许作用。

    然这倒是其次,其最重要的还是此处并非十分安全,魔修等人随时都有可反扑的可能。而白子笙此时境界尚未突破,让其一人停留此处实在危险至极。

    左丘宁略微想了想,到底还是担心白子笙的安危,把他带于身旁才可安心。便对白子笙说道:“莫要离我左右。”

    白子笙眸中微动……他还以为要劝说一番师兄才肯松口呢。

    然而他的师兄既是允许了,他自是点头称是,神色也带上了几分严肃。

    事实上白子笙本也是不愿前去拖师兄后腿的。

    他的修为毕竟太过低微,除却能够为师兄治疗一番外,基本上就是一个拖油瓶的存在。跟去了,师兄肯定要分出一部分心神来保护他,对师兄很是不利。

    可若是他不跟随,一旦师兄暗伤发作,没有他的治疗,实力必将大打折扣。届时若是魔修反扑,不说他将会落入魔修手中,就连师兄与宿臻等人恐怕也不能幸免。

    思来想去,还不如跟随他的师兄一起行动。

    若是遇上危险,凭他的手段,未尝没有几分自保之力,也好过师兄暗伤发作之际无人治疗的好。

    做好了决定,两人便不再多言,一齐出了那厢房。左丘宁神识一扫,便发现了被罗雷轰碎的假山,以及……充满邪恶气息的黑洞。

    左丘宁与白子笙站在黑洞旁边,感受到里面蕴含的冲天怨气,皆是皱紧了眉头。这般庞大的怨气……也不知要积累多少人的性命才能成型。

    而此时左丘宁便发现了在黑洞边盘旋的一缕属于宿臻的神识。他把那缕神识抓于手中,便细细感受了起来。

    “左丘师弟,此洞有异,怨气冲天。祁修等人气息止于此处。吾已进入其内寻找。若师弟前来,万望多加小心。”

    左丘宁把宿臻所记说与白子笙听,两人相视一眼,随即开始行动。

    只见左丘宁不发一言,把白子笙一揽,便纵身跳入了这宛如恶兽巨嘴般的神秘黑洞中。

    而在他们进入洞中之后,一缕黑光在黑洞边缘闪过,无声无息的,又悄然隐匿。

    白子笙紧紧攥住左丘宁的臂膀。这洞里毫无光芒,尽是黑黝黝的一片。

    左丘宁放出一缕神识,却发现神识根本不能穿透这洞壁,而是被反弹回来了!而且整个洞仿佛是垂直的,这样直直的下去,带起了阵阵阴风,风里夹杂着细微的血腥味,在这样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显得极其阴森恐怖。

    也不知左丘宁带着白子笙往下落了多久,才微微看见下方隐隐闪烁着蒙蒙荧光。

    白子笙打起十二分精神,不敢有丝毫放松。临近洞底之时,左丘宁脚下一踏,便停留于距荧光十丈之上,手中弹出一缕寒气,便往洞底打去。

    那缕寒气甫一接触到那蒙蒙荧光,便有数十支箭矢从四面八方激射而来,掀起好大一股风浪!那箭矢上寒光阵阵,带着诡异的绿芒,显然含有剧毒!

    这些箭矢朝着那缕寒气射去,不多时便没入了洞壁之内,只余下箭羽留于外面,微微发颤。

    看到这一幕,白子笙不禁有些后怕。那箭矢的力道,足以破开一般修士的防御,刺破躯体。一旦刺破躯体,哪怕只是一丝丝,上面所含的毒素便会迅速侵入身躯,届时不说身死道消,恐怕也得吃好大的苦头。

    可是,这些箭矢如此厉害,他们要如何才能下到洞底,前去寻找宿臻等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