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19章 魔念骤起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此为魔主亲命!尔等去做便是!”黑袍虚影似乎十分不耐,语气森冷异常。

    “是!”逍枭埋下头,恭声应答,语气中是隐藏不住的恐惧。

    不说那隐藏于黑暗之中的庞大而又极其恐怖的隐魔门,就说这魔主手眼通天,修为深不可测,自家性命尽皆掌握其手中,本就是惹不起的存在。

    那黑袍虚影敲打了逍枭三人一番,也不去在意他们心中作何感想。

    像这般的蝼蚁,若不是对整个计划还算有点用处,他反手便可打杀了,哪里需要分出心神注意这些人的想法?

    眼看三人服下精血之后气息恢复不少,黑袍虚影挥手设下一些禁制,身影便犹如一团黑雾一般缓缓消散了……

    这实力强劲的黑袍人,竟只是一个幻影罢了!

    逍枭等人心中更是升腾起一股恐惧以及惊骇感。

    虽然早已知道这隐魔门底蕴非比寻常,可这样一个实力必在炼神之上的强大修士也仅仅是一个护法,随时会被派遣出来执行任务,那么它的核心人员,究竟有多强大?

    定了定心神,逍枭三人在惊骇之后,内心也蒸腾起了巨大的*……

    想要,想要成为其中强大的一员,叱咤魔道,镇压仙修!

    ————————

    白子笙怀抱着左丘宁,极度悲恸。

    他的师兄何曾如此狼狈?

    在他的记忆里,他的师兄总是充满令人信服的安全感的。

    可如今……他满身染血,脸上苍白,近乎气绝!

    白子笙面如沉水,眼中含着令人恐惧的扭曲与仇恨。

    他气息蒸腾,不再如水般纯净柔和,而是染上了缕缕诡异的红丝,头发无风自动,衣袍猎猎作响,仿佛即将入魔……

    突然,一只苍白如玉的修长手掌反手握住了白子笙莹润的手指。

    白子笙气息一滞,满怀震惊地低头一看,左丘宁苍白染血的脸上,神色虽仍是冷冷淡淡的,但那一双黑黝黝直直望着他的眼眸,却带着一抹安抚。

    左丘宁那毫不掩饰的关切,使得白子笙气息缓缓平静下来,那诡异的红丝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整个人的气质再次变得温润如玉,犹如净水一般通透纯粹。

    ——只有白子笙自己知道,他魔念已出,一不小心便会入魔……

    “师兄一定很痛苦吧?”白子笙兀自带着温柔得令人心惊的笑容,语气轻缓缱绻。

    “莫要妄生它念。”左丘宁脸上不显,内心却是极其担忧的。

    自家师弟仿佛心有魔念……这修仙大道,恐多生舛难啊……

    白子笙微微一笑,“师兄莫要担心,子笙心中自是有数的。”

    说着,撇过头去,运起功法,为左丘宁缓缓治愈伤势。

    方才他过于哀伤,竟忘了自身乃是单水灵根,体内的水属天地之气用于治疗再是适合不过的。

    左丘宁见他确是一副不甚担心的模样,也稍稍放下心来,任由他为自身治疗修护。

    白子笙微微低下头,脸庞被垂下的发丝遮掩,看得不甚真切。

    这魔念因他对左丘宁的占有之心而起,因对白龙府的仇怨之心而起,化解又谈何容易……

    恐怕,只有把白龙府世世代代打压下去,才能挽救他岌岌可危的道心吧……

    在白子笙功法的竭力运转之下,一层层水蓝色的光晕往左丘宁身上漾去,那些伤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愈合起来。

    除却体内的经脉仍是处于一片破裂刺痛之中,左丘宁体表上的伤势已然恢复不少了。

    而白子笙的脸色也逐渐苍白起来——

    还是太勉强了,他一个练气士,不管灵根多么出色,根基多么雄厚,也依然无法完全治愈一个金丹修士如此严重的伤势的。

    正在他想要压榨体内最后一丝天地之气时,一直注意着他的左丘宁抬手阻止了他。

    虽然一言未发,可白子笙仍是知道他在劝他不要损坏自己的根基……

    此时的左丘宁虽说动作勉强,脸色却已经好了不少。

    他虽然经脉受损,实力仅存十之一二,但是根基未损,只需好好调息闭关些许时日,便可恢复修为,甚至……有所精进。

    毕竟,生死大战最是压榨人的潜能,如今的左丘宁,不仅术法运转更为顺心,对大道的体悟也更上了一层。

    他挣脱了白子笙的怀抱,缓缓站立起来。

    他的背依旧那么宽阔挺拔,在星光下令人不禁想要依靠。

    白子笙静静地看着,眼中带着不自知的迷恋。

    此时左丘宁回过身来,脸色冷凝:“为何前来?还有眼睛……是怎么回事?”

    他分明已经设下了禁制,也留下了神识,可白子笙仍是这般闷头闷脑地赶来了此地,而且观其双眼,虽不似之前犹如星子明眸,却也光芒隐隐,未曾有失明之状……

    此时的左丘宁并未怀疑是白子笙欺骗于他,而是担心白子笙是用了什么对身体有所损害的方法。

    若是这样,让他心中如何能安?

    白子笙暗叫不好,但既已被发觉,也只好实话实说:“子笙打坐醒来之时,未曾发现师兄身影,心中不安,便决意前来寻找师兄。至于眼睛……实乃仙法之功。其衍生的一卷术法可使双眼复明,只不过有所时限罢了。”

    左丘宁听了,也不曾再说什么,兀自看着白子笙,眼眸深邃。

    白子笙直直地看着即使是受了伤也依然冷峻如天神的师兄,嘴角噙着柔和的笑容。

    一时之间,两人相对无言,却自有一丝默契围绕,不至尴尬。

    在这般的氛围之下,左丘宁心中微动,一时茫然。

    然而不待他细想,丹田之中气血翻腾,逼得他呛咳几声,嘴角隐隐有血丝沁出。

    一时之间,这般气氛便消弥无踪。

    白子笙轻轻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他走过去半扶着左丘宁,看了看隐藏在阴影下的城主府,仰头对左丘宁说道:“师兄有伤,宿臻师兄他们亦是踪迹未明,不如先行回去,待得伤势好转再来一探?”

    左丘宁摇摇头:“不必,此处已无魔修气息。”

    那城主府里的魔修不是被左丘宁杀死便是早已逃窜离去,所以此时的城主府竟是丝毫不见人影,显得空荡荡阴森森的,夹杂着无限的怨气。

    白子笙轻叹一口气:“那便进去?”

    左丘宁微微颌首,脚下已是向府中走去。

    那里面,仿佛有什么在呼唤他……

    两人脚下不停,待进到内府之后,白子笙便小心翼翼地将左丘宁置于一间厢房之内。

    此时白子笙只能庆幸这内府之中灵气尚算充盈,对师兄的伤势也算有利。

    他与左丘宁相对而坐,也竭力运转着功法,希冀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能够给左丘宁提供哪怕一丝丝的帮助。

    于是每每白子笙体内的天地之气饱和,他便抽取而出,把这蕴含了柔和纯净至极的水性气息的天地之气覆于他的师兄周身,助其修复经脉。

    而左丘宁也如鲸吞蚕食一般,贪婪地吸收着天地灵气——他必须尽快恢复实力。

    这件事情还没有得到最后的解决,两个同宗修士踪迹还未寻得,甚至现在连同宿臻,也一并失去了联系,这已不是一件任务那么简单了……

    如此调息了三天后,左丘宁缓缓睁开双眼。

    一缕寒冰在其眸中掠过,最后归于平静。

    他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了四层,其余修为和体内暗伤,只有回宗之后好好闭关一番,才有可能彻底的恢复和祛除。

    他看一眼坐于对面的白子笙,见其脸色惨白,间乎有诡异红光掠过,焉能不知其已陷于梦魇心魔之中?

    他略一思索,便揽过白子笙,与其眉心相触。

    寒气凛冽间,左丘宁的一丝神魂便进入了白子笙的识海之中。

    按理来说,一名修士的识海极其重要,要想侵入堪称困难重重。

    但因着白子笙对左丘宁毫不设防,竟让左丘宁的神识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进去了。

    此时的白子笙确是陷人了魔障之中。

    他的识海翻腾不已,仿佛涌起滔天血浪,要把他扑灭其中。他如沧海一粟,在这滔天血浪中不断沉浮,孤立无援。

    他的耳边不断响起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来吧……来吧……成为魔道至尊……”

    极其诱惑的,充满引诱意味的声音让白子笙不自觉的想要沉沦。

    就在此时,一缕熟悉的冰冷之感瞬间唤醒了他的神智。

    这种感觉,是师兄……师兄!

    白子笙的意识瞬间回笼,滔天血海隐匿而去,识海中只有他自己的意识沉浮。

    他暮然睁开双眼,便与左丘宁相对而视。

    师兄的眼睛……真漂亮啊……嗯?

    此时白子笙才发现,自己竟然与师兄身形相对,眉心相触,呼吸相接……

    他的脸不禁染上了绯色,面带尴尬之色。

    左丘宁见他醒来,虽脸上不知为何染上红晕,但看着应是无事了,也便抽身离开,不无疑惑道:“为何梦魇缠身?”

    白子笙陷人梦魇自是有原因的。

    他在吸收天地之气为左丘宁疗伤之时,一股细碎音波袭来,蕴含无边的怨念,直接勾起了他对白龙府的怨恨,导致心魔入侵,陷入梦魇之中。

    可这般原因,让他如何对师兄开口?

    莫非要告诉师兄他是一个重生归来之人,是要把自家血亲拖入地狱之人?

    他不敢,他不敢告诉师兄。他不能承受师兄奇异的目光,以及疏远的态度——

    像师兄这般的人,一定是很不认同他想要灭杀白龙府的做法的吧?

    于是他稍微顿了顿,便含笑道:“无事,修炼出了岔子罢了。”

    左丘宁皱眉,隐约感觉到白子笙并未说出实言,却不知从何问起。

    于是他只好道:“莫要强撑,有事可与我说上一句。”

    白子笙心中酸涩,很想诉之于口,却分外忧心他的师兄不能接受。一时之间,竟不知作何反应。

    左丘宁伸出手,略略揉了揉白子笙的头顶。

    虽然仍旧是一脸冰寒,却给人一种温情脉脉的感觉。

    白子笙感觉到师兄无言的安慰,心神不由又是一阵恍惚,心中晦涩却是散去许多。

    只是这般兄友弟恭之景未曾持续多久,就被一束诡异黑光所打破。</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