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18章 黑袍虚影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一轮打坐参悟结束,白子笙睁开双眼。看小说最新更新来网,

    他失去光泽的眼中此刻流光湛湛,显然在先前的修炼中得了不少好处。

    只是那目中光华仅仅出现一瞬便仿佛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一般,硬生生地消敛不见,一双灿烂如星空的明眸再次黯淡了下去。

    白子笙姿态好整以暇,显然丝毫不曾在意。

    他微微一笑,略显稚嫩的面容仿佛有着奇异的吸引力。

    如今他已窥得筑基壁障,虽然那时强行突破对根基有了些许损害,但只要好生修养一番,突破筑基便是水到渠成之事。

    待到突破之后,想来这《混元归一*》的过人之处也要展露出来了。

    一时之间,便是白子笙这般重获活一世之人,也不由得喜形于色。

    然而当他习惯性去追逐左丘宁的身影时,却发现附近已然没有了左丘宁的气息……也就说,左丘宁离开这里了。

    白子笙眉头一皱,他们分明说好子时一到便去夜探城主府,师兄怎地不见了?

    等等,夜谈城主府?!想到这里,白子笙暮然一惊,也顾不得什么了,当即就双眸阖动,运起术法。

    只见原本的漆黑双眸,此时已大为不同。

    其一为蔚蓝之色,恍若涛涛不绝之活水生机氤氲;另一为幽暗深沉,却是一片黑暗寂寥之意的死水,死气缭绕。

    他抬眼而看,天上繁星点点,却隐有黑云蔽空之相,正是子时已过,魔气盛行之时!

    再略略扫过周身,看见师兄给自己留下的层层禁制和防御法宝,白子笙焉能不知师兄是抛下自己独自一人前去了?

    不……师兄很有可能会带上宿臻。

    怎么可以……师兄怎么可以抛下他!

    脑海之内仿佛翻腾着无限怨念,不断地想要侵蚀白子笙的意识。

    此番魔念一起,白子笙的神魂又是一阵动荡,仿佛有魔音入耳,邪恶诱惑。

    他面上微微失神,随即惊觉不妥。

    不说师兄不带上他是因为忧心他修为不足,且就说宿臻,与师兄并无关系才是。

    但……即便如此,他仍是不能接受左丘宁把他抛下于此的事实。

    原来……他对师兄的执念已经这么深了么?

    白子笙微微低头,随即发现师兄的一缕本命寒意萦绕周身,转动间空间震颤,带着师兄一如平素的冰冷。

    白子笙微微一笑,眼中仿佛带着幽幽瞑光一闪即逝。

    没关系的,师兄没有带上他,他可以自己去寻找,总不会让师兄能够摆脱他的……

    他站起身,扬手收了那抹寒意。

    寒意荧光流转,仿佛知道此人不可伤害一般,静静地停留在白子笙手中。

    白子笙手握那抹寒意,手上一挥,那众多法器感受到寒意所携带的左丘宁的气息,纷纷靠拢,便被白子笙收于手中。

    握着手中足有七八件闪耀着盎然灵光的法器,白子笙心中稍稍一定。果然,无论如何,他的师兄总不会置他于绝地的……

    抬步跃下石台,白子笙那双明明黯淡不已的眸子仿佛能够看见一般,撇了一眼另一处毫无知觉的木瑶两人,心下便知他的师兄确是与宿臻一同留下了他们三人,去了城主府。

    白子笙摇摇头,也不去叫醒木瑶等人,只面无表情地腾身而起,往城主府方向掠去。

    此时此刻,如何能让人相信他是一个失去目力神识受创的练气修士?他分明行动敏捷,毫无迟滞之态呵!

    事实上,白子笙那般作态,不过是为着瞒过宿臻等人之眼,不过分把自身底牌暴露出来罢了。

    这自是因为……白子笙对宿臻等人仍是心存警惕,不敢放松了。

    而今宿臻不在,木瑶等人昏睡不醒,他尽可放开姿态,用出那由《混元归一*》所衍生而来的《幽水煌瞑经》。

    这术法专修双目,修至极致时可陷人于生死轮回的幻境之中,不得解脱。如今他虽仅习得皮毛,但用于回转视力却不成问题。

    白子笙面色冷凝,以往柔和的气质逐渐趋于冷硬。

    ——白子笙重生之后的真正性格,隐藏在温润外表下的冷漠锐气,如今才初露端倪。

    星光下,被白子笙忽略的那抹神识,微微的震颤着。

    ————————

    白子笙竭尽全力地飞掠而去,只是他虽是根基雄厚,但毕竟仍是练气修为,不借助术法踏空而行甚为勉强,更不必说速度极快了。

    而若是使出《离水诀》,消耗太过巨大。汉源城魔修众多,体内天地之气不足对己身安全极为不利。

    白子笙知晓自己是鲁莽了,但是他重来一世,左丘宁便是他不愿放过救命绳草,如今被硬是抛下,他又如何冷静?

    白子笙强压下心中升腾的魔念,以最大努力赶了半个时辰路,终于隐隐约约看见了汉源城中心。

    那处冰霜盖顶,魔气冲天,黑云坠城,一条莹白的冰河缠绕于一个黑光明灭的魔钟之上,把天幕分割成两个正邪极端的阵营。

    毫无疑问,那条看上去便深觉危险的冰河是师兄所属,上面传来的气息异常熟悉。而那魔气氤氲的魔钟……便应是那魔修所有了。

    下一瞬,白子笙却是目欲眦裂!

    只见那魔钟一阵虚幻,师兄的冰河就要趁机除灭魔修之际,冰霜结界却暮然破碎,仿佛有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冲此处而来,魔修被救走。

    而师兄……被硬生生地击中!尽管有冰河阻挡一瞬,师兄仍是倒飞而出,白衣染血,凄惨异常。

    白子笙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脑中一片空白——上一世也是这样,师兄被硬生生击中,白衣染血,修为溃散……

    “师兄——”白子笙形容凄厉,脚下不停,往左丘宁所在飞身而去。

    附身轻轻把左丘宁扶起,白子笙怀抱着宛如命悬一线的左丘宁,仰头长啸,“啊——”他的眼中爬满诡异的血红,一身蓝衣在暗夜的笼罩下仿佛化不开的浓重暗色,如神似魔。

    ————

    一个黑袍虚影把逍枭三人毫不留情地抛于地面,粗噶的声音响起,带着不可忽视的冷意和邪恶:“没用的东西!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汉源城都搞不定!还要本尊出手救援,再有下次,便献身魔主罢!”

    逍枭三人本是虚弱不堪的模样,听闻献身魔主一句后,竟不觉抖了一抖,脸上也带上了恐惧的神色,仿佛听见什么极度恐怖的事情。

    逍枭强忍痛意和恐惧,恭声道:“还请魔使宽恕,此次实乃意外。那白衣修士虽是金丹修为,却实力强劲,我等奈何不得,方才如此凄惨。”

    听闻白衣修士四字,那虚幻黑影仿佛顿了一下,声音再次响起时,已带着微不可察的惊惧:“此次便罢。至于那白衣修士……尔等此后莫要招惹。”

    逍枭瞳孔一缩,那白衣修士究竟是……

    虚幻黑影不耐烦地挥挥手,抛出三个血玉瓶:“此乃元婴修士的本命精血,对尔等伤情极为有利。尔等虽是办事不利,但念尔等忠心耿耿的份上,魔主特赐与尔等。以后可莫要忘记魔主的恩德才好。”

    逍枭接过血玉瓶,欣喜异常。

    元婴精血极其难得,里面蕴含着元婴修士的磅礴灵力,有滋补身躯填充灵力之效用,对他们来说的确是极为合适的物事了。

    逍枭三人面上惊喜,握紧了手中玉瓶,恭声应是。

    那黑袍虚影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对逍枭几人哑声道:“那白衣修士……不可轻易叨扰,尔等要护他无虞。”

    逍枭眼神微眯,心中万分疑惑:“尊者,这是为何……”</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