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17章 恐怖神识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然而虽是惊异,左丘宁手下却是丝毫不停。 心念转换间,那两个寒冰风暴渐趋渐近。

    那两个寒冰风暴受到主人的命令,瞬间合二为一,化作一个巨大的龙卷风暴!

    真元流转间泄露出来的丝丝气息,令人战栗不已。

    那与风暴抗衡的三支魔箭也在风暴融合时瞬间向左丘宁逼近!

    左丘宁脸色冷峻,龙卷风暴悍然进攻,带起一片仿佛可以冻结天地的冰冷寒意。

    那三支魔箭在接触到风暴的那一刻就被瞬间冻结,最后被风暴迅猛吞噬,不曾留下一丝一毫。

    而另外的三支魔箭也在冰河的不断消磨间崩离溃散。

    此时冰河虽然被削弱了不少,但仍然弥漫着恐怖的气息。

    它猛然向逍枭扑去,森森寒气把空间都冻出了丝丝裂痕。

    此刻的逍枭早已失去了最初的那抹魅惑和漫不经心,他此时脸色惨白,幽暗的眼眸涌动着嗜血,惊惧,以及战栗。

    他狠狠咬了一下牙,目露怨愤。随即仿佛决定鱼死网破一般,面带决绝地抛出一件散发着幽幽魔光的魔器。

    魔器见风即长,化作一个钟形魔器,瞬间把众人罩在其中。

    左丘宁所操纵的冰河毫不停歇,直击魔钟。

    “铛——”的一声巨响,魔钟被冰河狠狠撼动,钟面卡啦啦爬满了厚厚的寒冰,冰霜结界一阵动荡。

    钟内的逍枭心头一痛,嘴角流下一丝殷红的血迹,灵力几近崩散。

    这钟形魔器本是他以极珍贵的上品灵器祭炼而成的,浇筑了数百凡人精血和数十筑基修士的本命精血,不仅如此,里面还有一丝元婴老祖的心头之血,是他耗费大量资源换来的,其防御能力极其强悍,堪称逍枭保命底牌。

    然而于此相对的,使用它的代价也是极其巨大,轻易不得动用。

    如今,为了应对这样一个看起来与他境界相近的金丹修士,他硬生生以本命精血驱使,伤了根基。

    逍枭眼瞳缓缓晕上了殷红的痕迹,连带着本是异常魅惑的眼睛变得诡异起来。

    他勾起一抹诡笑,染上乌黑的长指瞬间发难,那两个水映门的金丹修士在毫无戒备间被掏出金丹,死不瞑目。

    滴溜溜的金丹在逍枭手中旋转着,没有一般仙修金丹的圣洁纯粹感,而是金红交错,间歇闪过丝丝魔气。

    “哼,为魔主而死,也算你们的幸运了。”毫不犹豫地,逍枭一手紧握两颗金丹,汲取其中的丝丝真元。

    而荒臣与秣陵两人,仿佛司空见惯一般,也不去理那两个金丹修士的尸体,强忍着体内经脉抽痛之感,抽出自身仅剩的真元便灌入逍枭体内。

    而在逍枭夺取金丹之时,左丘宁也亦在不断攻击。他身形挺拔,不断释放着磅礴灵力驱使冰河撞击魔钟。

    冰河散发着无边寒气,间或闪过缕缕荧光,美丽……而又危险。

    在汉源城上空,莹莹灵光与幽幽魔光各占半分天幕,相交之处空间扭曲。

    一边,是寒气森然灵气满满的冰河;一边,是魔光暝瞑邪气十足的魔钟。究竟,谁能够坚持到最后的胜利?

    下方的宿臻感觉到空中弥漫的恐怖气息,神魂震荡。

    若是此次没有左丘宁的到来,就凭他与祁修等人的修为,岂不是白白给这魔修送来仙修精血么!

    他深吸一口气,一边给自己身上拍了几张御灵符,运起周身灵力纵身一跃,便进入了城主府中。

    原来,那六品灵阵因是残缺不全,有一角又是被左丘宁以寒冰风暴冲击许久,早已破了一个口子,正好容一人进入。

    进了城主府内,宿臻感觉到一股阴冷怨毒的气息萦绕,仿佛不知凡几的怨魂被禁锢与此地,生成了浓烈的怨气。

    他不去注意这诡异的气息,而是放出神识,小心翼翼地一寸寸探查着城主府,不放过一丝地皮。

    他的神识顿了顿,一处假山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假山怪石嶙峋,仿佛浑然天成,可宿臻却感觉到了一丝丝异常。

    他双手一动,一股强大的气劲直轰而去,假山瞬间化作堙尘,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那洞口冒着丝丝凉气,夹杂着细微的腥臭气味,令人不禁心生恐惧。

    宿臻细细感受一番,眼瞳一缩——他在这里面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祁修和方炎,就在此处!

    他略一迟疑,分出一丝神识与左丘宁,便纵身跳了黑洞之中。

    黑洞在其进入之时闪过缕缕黑气,随即归于平静。

    而另一边,左丘宁与逍枭的拉锯战也到了最后时刻。

    荒臣与秣陵两人的真元已耗尽,逍枭仅剩的一分真元也不足以维持魔钟的形态。

    而左丘宁此刻亦不好受,为了施展冰河,他已经消耗了太多的真元,饶是他根基雄厚,也即将真元枯竭。

    就在左丘宁使出的冰河即将快要消散之时,那魔钟一阵虚幻,便幻回原本的小巧形态,正是逍枭灵力枯竭了!

    已经虚幻得近乎透明的冰河抓住时机,便直向逍枭等人缠绕而去。

    就在冰河即将缠身三人之时,异变突生!

    冰霜结界轰然破碎,不知何处伸出的一抹强大神识,在此刻狠狠地向左丘宁撞击而来,所过之处纷纷染上滔天的血气和怨气。

    感觉到如此强悍的力量冲撞而来,左丘宁面色沉静,手中当机立断,立刻把冰河唤回,疯狂压榨金丹中的真元防护自身。

    那抹神识与冰河悍然相撞,两者在空中一阵胶着。

    真元早已匮乏的左丘宁终是不敌,在那抹神识再一次加大力量的时候,冰河瞬间崩离溃散,化作漫天荧光,在月光下瑰丽异常。

    左丘宁被余波狠狠抛出,身躯受创,血流不止。

    然而那抹神识似乎并没有解决左丘宁的意思,击中左丘宁之后便调转方向,夹带着已陷入昏迷的逍枭三人远遁而去。

    左丘宁跌落在地,白衣染血。他此刻浑身经脉受损,正是凄惨不堪。

    “师兄——”在陷入昏迷的那一刻,左丘宁仿佛听见了白子笙凄厉的喊叫声。然而此时的他,已经没有气力去回应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