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15章 夜探魔窟〔注意作者有话说〕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于是白子笙抬头对左丘宁微微一笑,面上毫无惧色:“有师兄在,我自是不怕的。 ”

    左丘宁自是脸色不变,八风不动:“你亦是冰凌峰之弟子,吾自是不会置你于险地的。”

    白子笙笑容不变,眼中却是一暗,随即没入眼底。

    虽然早知道以左丘宁的性子,不可能这么快就视他为友,但仅仅把他视为宗门弟子才加以看护……

    宿臻看他们师兄弟之间原先的圆融气氛仿佛有了一丝诡异,却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白子笙方才黑沉沉的双眸,一时之间竟觉得仿佛被压制了一般。

    许是宿臻的目光太过炽烈了,即便是失明的白子笙也是转过头来:“宿臻师兄?”

    宿臻回过神来,脸上仍是爽朗笑容:“左丘师弟可从未如此爱护一人,白师弟与左丘师弟果真感情深厚。”

    白子笙脸上略带愧色:“子笙无知,却是劳烦师兄看护,心中当真是……”

    左丘宁看他一眼:“不必如此,吾既寻你入宗,便要护你周全。”

    又看一眼宿臻:“同是宗门弟子,便是从未相识,也是要救的。”

    宿臻笑道:“那是自然!”心中却想:若是别人,你这煞星会主动来寻?分明是担心自家师弟,却不肯轻易言明罢了。

    这般想着,他又一拱手:“如此,便在此调息打坐,恢复灵力,今晚便直捣黄龙,除去魔头,救出道友们罢。”

    说完,不待左丘宁与白子笙回话,便大步往另一方而去,身影仿佛带着几分志得意满。

    白子笙目光黯淡,遥遥向着宿臻行走的方向,心中阴郁稍散。

    方才是他魔障了,他的师兄在他遇险之际赶来,其关护之情已显露无疑,又何必去追寻言语上的肯定呢?

    左丘宁微微偏下头来,看着白子笙的发顶,目光幽深。

    良久,他手臂轻抬,却是把白子笙的长发抓起,轻轻拢作一束后,掏出那支明心簪,将其簪于发上。

    动作期间,左丘宁仍是一言不发。

    而白子笙早在左丘宁动作的时候便已僵住不动,素来带着温润笑意的脸上此刻是掩饰不住的惊愕。

    他的师兄……在给他簪发……

    左丘宁仿佛没有看见白子笙的不自在一般,簪好发丝之后便说:“前去汇合罢。”

    白子笙僵硬地点了点头,被左丘宁拉在身后往宿臻他们所在的地方行去。

    他感觉着手腕上温热的触感,黑沉沉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流光。

    这厢两人似乎温情脉脉,那厢木瑶等人却是惊奇不已。

    他们早就在宿臻动身之时便匆匆跟上,丝毫不敢与左丘宁久处的。

    但他们身为修士,耳聪目明,却是把这边状况看得清清楚楚。

    然而他们也只能慨叹,这传说中的煞星左丘宁当真是十分疼爱他的师弟的。

    约摸走了百来步,左丘宁便停下了。

    他松开白子笙的手腕,手中青锋骤现。

    失去牵引的白子笙本能地停了下来,仿佛有所感应一般,注视着左丘宁的方向。

    左丘宁并未注意,他放眼一看,随即抬手一斩,呼啸着的剑刃便击中了一处巨石,生生把巨石削去了一半,石块迸裂。

    然而留下的那一半石面却是光滑如镜,打眼望去宛然一个巨大的石台。

    他回转身来,把白子笙带至石台所在,手臂轻揽将他放置其上,随即坐于白子笙前方:“你可好好调息,感悟大道。”而后便阖上双目,沉入大道长河之中。

    白子笙任他动作,嘴角含着一缕笑意。

    听闻他所说,便沉下心神,全心参悟筑基壁障。

    一时之间,这汉源城外的青山只余下风声呜咽,虫鸣鸟语。

    而山上的一处巨大石台之上,两个姿容不凡的青年相对而坐,两人一白衣一蓝裳,端的是风姿玉秀,气质过人。

    他们之间似互不相容,又似联系万千。隐隐约约之间,契机相近,呼吸相接。

    ——————

    子时将至,石台上的一人暮然睁开双眼,其内精光湛湛,气势磅礴,正是已恢复至巅峰状态的左丘宁了。

    他往白子笙方向一看,见其神色平静,呼吸间形成两条气息长龙,一乳白一淡蓝,一进一出间气息攀升不止,一股小小的纯净的天地之气萦绕其身。

    左丘宁略一计较,抬手打出数道灵符,形成隐匿之阵,又留下一丝本命寒意萦绕其身,布下道道强力禁制,又取出在功德殿兑换的种种防御之物置于白子笙周围。

    这般动作之后,只要来者修为不是元婴之上,白子笙必能平安无事。

    他定定看了白子笙一会,随即留下一抹神识,便化作一抹白影,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这山腰之上。

    待左丘宁来至山脚之处不久,宿臻的身影便出现于此处。

    这一次夜探城主府,原是考虑众人一同前去,然而顾及到白子笙的伤势与木瑶等人的修为,左丘宁便决定只与宿臻前去。

    宿臻得到左丘宁传音之时,分外诧异,但略一考虑,便觉极好。

    此次任务已变得分外危险,不说修为低弱的木瑶等人,即便是他与祁修,恐怕也讨不了好处。

    此刻留下木瑶他们,一是为保他们安危,二来若是他二人战败被俘,也有人禀告仙宗前来援救不是?

    于是他便设法把木瑶等人留下,做了各种隐匿防御之事,就于山下等待左丘宁前来。

    不过……想来他还是低估这个年轻的金丹修士了,他分明比此人先行一步,此刻却是左丘宁在等待着他。

    要知道,他可是用上了仙雷峰的不传身法,即使尚处于初段,却也是比一般金丹修士的速度快上不少的。

    然而他这个左丘师弟却……

    他定定心神,遥遥地对左丘宁微微颌首,一招手,便在前方飞掠而起。

    左丘宁身形不变,人却已跟上了宿臻的脚步,不疾不徐,姿态如闲庭信步,速度却是极快,把空气划出道道裂缝。

    而他方才所站之处,依稀有着一个冷峻的身形。

    待空中他之身影化作乌点,山脚下的那个身形才缓缓消散——竟是一个残影!

    而青山之上,白子笙仍然沉浸于修炼之中,木瑶他们则是睡眠正酣,丝毫没有发觉宿臻和左丘宁已悄然离去,前往那汉源城府之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