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14章 商定计策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左丘宁半搂着白子笙踏空而立,强大的神识夹杂着无与伦比的寒意往四周扫去,像极了他这个人,冰冷又强大。

    白子笙则是伏在左丘宁的肩上,双目黯淡,只凭借着本能往左丘宁的怀里靠去。

    左丘宁的怀抱,并不像他看起来那么寒冷,而是温暖的,充满着他特有的冷冽味道。

    巨大的安全感似乎让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的白子笙十分依恋。

    他的脸轻轻摩挲几番左丘宁坚实的胸膛,一颗漂浮不定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左丘宁感觉到白子笙的动作,身体微微一顿,眉心微皱,眼中闪过一抹思虑。

    随即他又轻轻摇头,不过是个孩童,怕是骇得紧了罢。

    这般想着,他手臂轻动,把白子笙搂得更为舒适。

    白子笙感觉到左丘宁的动作,心中不禁有一丝开怀。

    他上一世没能好好珍惜这段友情,如今从头开始,甚至成为师兄弟,关系不说密不可分,却是前进了一大步了。

    这般想法之下,白子笙心境不由越发开阔起来,驱散了神识受创失明的阴霾。

    左丘宁无暇顾及白子笙是何想法,他神识四散神识却是往一座青山延伸而去。

    待扫过整座山脉终于在一处寻到宿臻等人的踪影时,他脚下不动,整个人便已靠近了那青山之顶。

    待得左丘宁身形一动,却已是在宿臻等人周围落下了。

    宿臻早已感觉到有人行来,周身气息动荡,警惕的目光在看到是左丘宁两人时才褪去几分。

    宿臻朝左丘宁微微点了点头,态度算得上是极好了。

    宿臻不是不识事的少年,他能成为金丹真人,本身就是极为聪慧的。

    虽然他与左丘宁二人皆是金丹期修士,且他比左丘宁高两个小境界,但是境界的高低不一定代表着实力的高低。

    他在左丘宁身上感觉到的是一阵深深的危机感,仿佛左丘宁轻描淡写间就可以把他完全镇压一般。

    修真界以实力为尊,即使你仅仅是一个练气士,只要你能够打败元婴修士,那么该有的尊敬和待遇是绝不会少的。

    修仙者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左丘……左丘师弟,有一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他说着顿了顿,在左丘搂着白子笙的手臂上一眼划过,目光中晦暗不明。

    左丘宁脸色不变,似是不曾注意到宿臻的小动作一般。

    他微微颌首:“师兄但说无妨。”左丘宁并非不识人情世故之辈,故而罗雷似有事相求,他自也不会一口回绝。

    “是这样的,我们一行人接了宗门任务来此处除魔,却未曾想任务上传者水映门集体叛变,措手不及之下不曾想起尚有两位同门往城主府去了,至今未有消息。”宿臻说到这里,脸上有些尴尬和忧虑之色,“故而……想请左丘师弟一起去探究城主府,寻找两位同门。”

    左丘略一思索,看一眼白子笙,便道:“可。”

    宿臻心中大石终于落定,有了左丘宁的协助,便是不能铲除魔修,救出祁修两人却是不成问题的。

    他们一行人出来做宗门任务,到最后回去的时候少两个人像什么样子?

    而且若是两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祁修所在的万剑峰和方炎所属的火云峰定不会善罢甘休。

    要知道,以方炎和祁修二人的资质,只要假以时日,必定是一峰之中的中流砥柱。

    白子笙一边听着宿臻与左丘宁的对话,眼睫低垂。

    他可不是什么无知少年,怎地不知宿臻打的什么主意?不过是看着左丘宁修为能力皆是不弱,来用上一用罢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抬起头,双目恍若有流光闪过。

    宿臻与白子笙“目光”对在一处,不禁有些怔愣。

    那双眼睛……黑沉沉的,仿佛有看透人心的力量,让他心中都是一阵紧缩。

    然而他再仔细看了一下,却是发现了一丝违和:“白师弟的眼睛……”

    白子笙和煦一笑:“无碍,神识受损罢了,筑基后便会恢复的。”

    宿臻点点头,爽朗一笑:“那便祝白师弟早日突破筑基啦!”

    白子笙眼睫轻颤,黯淡的眼眸在一瞬间仿佛灿烂起来。他往宿臻说话的方向一拱手,含笑道:“承前辈吉言。”

    宿臻大手一挥:“你我虽修为有别,但既同为内宗弟子,可以师兄弟相称罢。”

    白子笙微微一怔,便含笑应了。

    这时左丘宁却是突然道:“何时去探?”这便是向宿臻问询了。

    宿臻一愣,连忙回到:“不若今夜子时?”

    左丘宁颌首,此时气氛瞬间沉寂下来。

    还是白子笙出言打破了这尴尬的氛围:“既如此,不若宿臻前辈……宿臻师兄告诉我等关于水映门之事,也好有所防范。”

    左丘宁听闻水映门三字,周身寒意涌动:“叛宗无德者,愧修大道。”

    宿臻略做思索,便招手把木瑶和刘闵行唤了过来。

    木瑶等人虽仍是对这传说中的冰凌峰煞星有着一丝害怕,却不如先前未见面时恐惧了。

    待到两人过来站定后,宿臻方才缓缓道:“水映门,原为我归元仙宗的一个附属宗派,因着汉源城地处大陆边缘,距归元仙城极其偏远,故而使其镇守此方,护我仙宗威名。仙宗每百年赐下三阶灵脉一条,每年赐下黄级灵药百瓶,玄级灵药十瓶,使其免生异心。然竟不知其叛心早存,落得如此地步。”

    木瑶等人听闻,也不去在意左丘宁的存在了,脸上皆是愤怒异常。

    仙宗并未亏待于水映门,怎料其竟反咬一口?

    白子笙靠在左丘宁身上,左丘宁微微低头看他一眼,手臂悄无声息地一紧,把白子笙搂得更紧一些。

    白子笙没有注意,他略微沉思,问道:“不知水映门的实力如何?”

    宿臻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白子笙,道:“百年前为一金丹五筑基数百练气。”

    白子笙默然。

    百年前一金丹五筑基,可如今,仅仅是来围剿捉拿他们的人就有一金丹十筑基……

    可以说,他们对水映门的真实情况一无所知。

    这不能不令他感到忐忑,虽说有师兄在此,可师兄一人有怎能阻挡水映门上下不知凡几的修士?

    左丘宁看出白子笙的忧虑,以手略按其发顶:“鬼蜮伎俩,不必在意。”

    白子笙蓦然回神,随即眉心一缓,竟是笑了起来。

    他着实是思虑过了,既有师兄在此,即使是天大的危难,他白子笙亦不会惧怕的。

    况且……这般危机,未曾不是天道考验,若是能够平安闯过,也是一种机缘。</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