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12章 师兄到来〔捉虫〕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宿臻与那金丹魔修修为相近,此时正是陷入了僵持之中。

    两人此刻空中激战,漆黑魔气与湛湛雷光频频相击,造成好大的一番声势!

    那魔修虽只有金丹中期的修为,比之宿臻的金丹后期差了一线,但因着他手段频出,招式狠辣,竟也与宿臻战了个旗鼓相当。

    宿臻目光微冷,浑身雷霆缭绕,虚空之中雷声轰鸣。

    魔修见状,却是脸色一白,手中招式稍为滞涩。

    此番战况激烈,宿臻虽是受了一些伤,却并没有性命之危;反观魔修,虽仍是招招狠厉,脸上却越发苍白,正是灵力枯竭的前兆!

    宿臻瞄准魔修招式滞涩的一瞬,丹田之中灵光暝暝,一柄银色九尺长戬从丹田幻化而出,被宿臻一把握于手中。

    宿臻手握三角戬,真元奔涌间,便以万钧之势破空而去,直插魔修丹田灵府!

    魔修大惊,眼中一片狠厉。

    他右手往心口一拍,脸色煞白,生生逼出一团拳头大小的心头血!

    他以手蘸血,双手极速挥动,勾勒出一个极其玄奥的阵法。

    他的速度极快,便是宿臻极力破空而来,却也被其在三角戬即将插入他丹田之际,完成了那玄奥阵法。

    以血液为媒的阵法,散发着极其邪恶的气息。此时阵法运转间,缕缕黑光萦绕其上,仿佛有万鬼哭嚎,凄厉异常,怨气冲天。

    这,便是荒臣的杀手锏——万鬼暝天阵!

    三角戬甫一接触这万鬼暝天阵,便被阻挡其外。它发出嗡嗡的铮鸣声,周身弥漫起莹莹正气。

    一白一黑,一正一邪,在空中彼此对抗,彼此渗透。

    庞大的力量对抗把天幕撕开了一道大口,露出幽黑深邃的虚空。

    然而这般的力量对抗,却诡异地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只有万鬼凄厉的嚎叫声在幽静的夜里格外明显。

    宿臻闷哼一声,面如金纸。

    驱使本命灵器的消耗极大,加上他的本命灵器也只是初级炼化,与自身联系不够深厚,操纵起来更是极为耗费灵力。

    而那魔修也好不到哪里去,逼出了如此多的心头血,此战过后若是侥幸不死,修为亦会掉落,没有数十年的苦修根本恢复不了。

    而此时他也只是吊着一丝气息,压榨丹田中的最后一丝灵力维持阵法运转罢了。

    可以说,这最后拼的,便是谁的积累更为雄厚,灵力更为充沛!

    终于,那阵法微微一颤,黑光开始黯淡,阵法开始崩溃……

    三角戬上荧光大盛,一阵嗡鸣,便是要冲破阵法了!

    此时的荒臣哪有来袭时的意气?他心中后悔不迭,不应该为了这几个血肉就匆匆而来,落得如今这般局面。

    眼看三角戬就要破开阵法,他眼中闪过一抹狠辣,口中发出奇异的啸叫声,那正在围攻刘闵行的两个筑基魔修以及与白子笙木瑶对战的两个练气魔修便仿佛被什么东西牵引一般,往荒臣之处而去。

    荒臣手掌一捏,四具身体暮然炸开,血肉横飞。

    他立于其中,身上不沾一丝血迹,只吸取着血液蒸腾出精纯的血气,灵力便恢复了一分。

    但是他不可能再继续耗战下去了,且不提宿臻似有再战之力,那边还有另一个筑基修士虎视眈眈。

    他无心恋战,趁着宿臻被阵法牵制,便往刘闵行处打出一束黑光,在刘闵行对抗之际,脚下霎时出现一抹血光,没了踪迹。

    而在他踪迹消失之际,那阵法也被三角戬破开,化作漫天荧光。

    破开阵法之后,三角戬一阵虚幻,便化作一抹银光,重回宿臻丹田之中。

    这三角戬在与阵法对抗之际受到怨气侵染,没有数年温养恐怕是祛除不了的。

    宿臻气力耗尽,径自从空中跌落下来,气息萎靡。

    而白子笙等人亦好不到哪里去,皆是狼狈不堪。

    白子笙虽说根基牢固,比之同修为的练气修士底蕴要厚上几分,然而他施展《溟水化龙诀》,即使只是使出了初层的术法化出了水蛟,却也抽取了体内大部分真元。

    因而白子笙在杀死了两个练气魔修之后,与另一个魔修的对战,便只有自保之力了,再无杀敌之能了。

    “这魔修……委实太过奸猾!”宿臻狠狠道,眼里有着一丝不甘。

    那魔修分明即将被歼灭,却让他逃了,让他如何能够放下?

    宿臻本就是修炼雷霆之力的修士,自身脾气算不得极好,此番魔头从其手中逃脱,便更令他恼恨了

    但他也明白,此时敌情未明,不宜贸然追击,最重要的,是尽快找一个地方好好休整一番。

    他站起身来,原本伟岸的身姿如今竟似有些佝偻。

    强撑着回仙来居,白子笙等人默默看着,没有不识趣地上前打扰。

    天色将明,缕缕金光破开黑云,地上的血污被日光一照,发出嗤嗤的声音,不一会就恢复如常,仿佛从未发生过一场恶斗一般。

    而宿臻为了避免凡人遭殃设下的简陋幻阵亦缓缓崩溃,在日光照耀下归于虚无。

    白子笙回头看了一眼城主府所在的方向,俊雅的面容没有一丝笑意,眼神在阳光下显得有些冷意。

    随即他转过头,便径自回了仙来居。

    耀阳下,门窗洞开的仙来居,仿佛择人而噬的妖兽般,阴霾重重。

    宿臻端坐于榻上,脸色虽仍是苍白,气息却平稳了下来。

    他见白子笙几人气息萎靡,身上伤处不知几何,手中微动,掌中赫然出现了几瓶丹药。

    “此为复元丹,有生肌补元之能。你等服下好生打坐一番,今晚便前往那城主府一探虚实。”

    白子笙把玉瓶握于手中缓缓摩挲,温润的触感唤回了他的神智。

    这复元丹他丝毫不陌生,这是筑基修士乃至元婴修士都常备的丹药,他上辈子也不知吞服了多少了。如今再次拿在手中,也不禁感叹天道无常。

    “多谢前辈馈赠。”他也不多说,道谢之后便与刘闵行等人一同盘坐于地,吞下了丹药缓缓运转功法。

    仙来居中静悄悄的,那些魔修的爪牙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消失得干干净净……

    夜色深沉,月明如水。

    白子笙几人方才从修炼中醒来,还在商议如何潜入城主府,突然宿臻眉间一皱,手中弹出一抹雷光。

    一声惨叫,一群身着碧水云纱的仙修显出身来。

    一金丹十筑基,表面一片仙风道骨,眼底却充满邪恶。

    他们被宿臻识破身形,也不遮掩,手中便施起术法,真元喷薄间便是要把他们一一捉去!

    白子笙眼瞳微缩,这些人……

    却正是此次任务的上传者,水映门的修士!

    谁能想到,依附于归元仙宗几千年的水映门,修士集体叛变了呢?

    ……

    “可……恶!”白子笙被一个水映门的修士轰了一击,倒飞出去,在空中擦出一片噼里啪啦的音爆声,衣衫破碎,簪发凌乱。

    那修士乃是筑基后期的修为,他的全力一击,若不是白子笙身具传奇仙法,神魂稳固,肉身强劲,恐怕便会就此丧命了。

    但即使白子笙扛下了这一击,却已无再战之力。

    难道……今天他就要丧命于此了吗?

    白子笙不甘心,他还没有让白龙府破灭!他还没有让白铮血债血偿!他还没有……与师兄共通心意,仙途长伴!

    他不甘心!不甘心!白子笙眼中爆出一束精光,口中咬舌吐出一抹心头之血,周身水汽盎然,天地之气聚集,竟是想要硬生生突破至筑基!

    尽管这样会留下许多后患,但是他已顾不得那么多了!

    一想到以后白龙府仍然绵延长久,白铮依然顶着天之骄子的名头,师兄身旁站着其他人,他就万分不甘!

    然而在他想要拼命一搏之际,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拍在他肩上,带着无限寒意,把他浑身暴动的气息都是压制了下去。

    白子笙一眼就认出了这只熟悉的手。

    是师兄!是师兄来了!

    白子笙心中大定,功法自然运转,把体内涌动的天地之气缓缓送归丹田。

    可以说,经历了上一世的种种,左丘宁就是白子笙如今唯一的救赎。

    不管什么危机,好像有了左丘宁他都能放下心了。

    白子笙眼中微动,眼底有着毫不掩饰的依赖信任。

    .

    左丘宁在与李玉短暂一谈后,便极力赶去汉源城的方向,即他的师弟白子笙所在之处。

    从任务堂查出白子笙接下除魔任务,左丘宁便是面色沉肃,眉间满布冰霜。

    他身形一动,抛出一叶轻舟,踏空而上,随即轻舟几欲化作流光在天际划过。

    这轻舟名唤迅浪,乃是黎葶倾心所炼,速度极快,从归元仙宗去往汉源城,也不过半日功夫。

    此刻那迅浪舟带着左丘宁直破天幕,犹如天际流光,骤显乍逝。

    左丘宁脸上依旧冷凝如冰,功法运转间不断从丹田之中抽取真元维持轻舟速度。

    而到了距离汉源城不及百余里之处,左丘宁手掌轻抬,消失的那抹银光又现,直指城中一处。

    他收了轻舟,踏入城中,一路之上剑光凛冽,气势冷硬冰寒。

    他沿着银光所指方向飞掠而去,待来至某处,手中银光突然大盛。

    他跨入这名唤仙来居的地方,却不曾想一眼便看见白子笙欲要损坏根基强行突破。

    这般情景让他脑海中隐隐作痛起来,仿佛曾经也有这种类似之事在他眼前发生而他无力阻止……</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