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11章 魔修来袭〔捉虫〕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另一边,正在闭关的左丘宁却是眉间一皱。

    他睁开眼来,手中漂浮着一抹破碎银光。

    这抹银光晶莹剔透,氤氲着浓厚的灵气。

    “危机……”左丘宁手中一握,点点银光飘散于地,刹那间消弭无踪。

    这抹银光是左丘宁设在那支明心簪上的禁制,一旦白子笙遇到生死危机,便会一瞬破碎,传唤于他。

    然而白子笙方才练气,应当还在宗门之内闭关修行,又怎会遇上生死危机?

    不、不对,白子笙本身资质极好,又有传奇仙法在身,练气境界势必耐他不得。白子笙极有可能已经出关了。

    而白子笙若是出关,想来必定是遇到了瓶颈,那么他势必会去找寻突破的机遇,所以他极有可能已经出宗历练了。

    这般表现……莫不是子笙在历练当中遇上了大危机?

    “轰——”的一声响动,封闭了这个石室五年之久的巨石瞬间化作堙尘。

    闭关而出的左丘宁此刻仍是浑身缭绕着丝丝寒意,脸色冷肃。

    他走出石室,神识扫过冰凌峰所在,没有发现白子笙的踪迹。

    他浑身气息更加冰冷,脚下一踏,便往功德殿而去。

    既然白子笙不在冰凌峰之中,那势必是去接了宗门任务——

    是了,白子笙如若遇上筑基瓶颈,突破不得,势必会去游历一番的。而他初来仙宗,机缘尚浅,定然会去接受宗门任务磨砺自身,寻找契机。

    若是如此,那么功德殿势必有他领取任务的记录,届时只要稍一查询,便可知道白子笙往何处去了。

    白子笙乃是他带回来的师弟,他作为师兄,理应好生照应一番,这般生死危机,他是不能袖手旁观的。

    而内宗之人则是看见,那冰凌峰的煞星正是向功德殿疾掠而去,气息冰寒,威压深重。

    “冰凌峰那煞星,竟是已突破金丹了吗!”

    一名内门弟子惊喝一声,引得周围之人惊异不已:“什么什么?!冰凌峰那煞星突破了?莫不是玩笑?”

    “不是说他所修大道难以结丹吗!”

    “唉……看来那冰凌峰,又要在十年之后的八峰际会上大出风头了,只是不知幽冥峰作何感想哈哈哈!”

    ……

    下方之人的所思所言,左丘宁并不曾加以理会,他本就是心思无垢之人,当下里只一心往功德殿掠去。

    到了功德殿外,他神通一收,不去理会甚么,便往殿内去了。

    他一脚将将踏入殿内,一名管事便迎了上来:“不知左丘……”那管事感觉到左丘宁磅礴的真元震荡,心中一惊,这般威能,只有金丹之上的强大修士方才具备呵!

    “不知左丘真人到来,真是失礼。在此祝贺左丘真人突破金丹,不知真人此次前来有何要事?”

    左丘宁沉默一瞬便道:“寻冰凌峰第二亲传弟子白子笙之踪迹。”

    那管事听闻左丘宁之言,脸上却是微微有些讶异。

    观其面貌,不正是那曾经接待过白子笙的李姓管事么!

    左丘宁看其面色变化,便知其中定是有些因缘,当下里也不急于去翻找卷宗记录,便询问起这李管事来。

    ————

    这厢天色已晚,端坐于榻上的祁修站起身来,一手紧抓方炎,另一手中灵光氤氲,便是拍出了两道灵符。

    两道灵符荧光大盛,随即便是化作了蓬蓬堙粉。

    而方炎与祁修,身形早已消失,连一丝气息都没有留下。

    宿臻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脸上神色莫名。

    他站立片刻,转过身来说道:“祁修二人前去探路,我等留在此地,便好生打坐一番,说不得夜里会有一场苦战。”

    白子笙站于木瑶身前,自然也是看出了宿臻的不对劲。

    这情之一字……最是世间磨人之事,便是修士也堪不破。

    然而白子笙这厢心中看他人看得最清,却怎知堪不透自身?

    天道,最是莫测。

    宿臻说了一句,便也不去理会白子笙等人的反应,自顾自地上榻盘坐修炼起来。

    白子笙三人相看一眼,也自去寻了个地方,好生修炼起来。

    几人功法流转,气息吞吐间,修为时刻保持巅峰。

    仙来居中静悄悄的,仿佛鬼域一般,没有一丝声息。

    蓦然,空气一阵扭曲,仿佛多了许多微不可察的气息,犹如鬼魅一般悄无声息地把仙来居包围起来。

    一道夹杂着浓烈魔气的黑光袭来,宿臻瞬间睁开双眼,目中精光湛湛。

    他冷哼一声,“鬼蜮伎俩。”便飞身而出,一手接下那黑光,另一手轰出一记掌风直击向空中一片蕴染着浓稠黑色的角落。

    而白子笙等人亦在宿臻出声之时便站起身来,相视一眼,皆看见对方眼中的后怕。

    他们修为确实太过低微,丝毫没有察觉那黑光的攻击,若是没有宿臻在此,那黑光势必会击中他们,届时魔气入侵,便会仙途尽毁。

    而后,众人亦不多言,只身形一动,往仙来居外而去。

    只见黑云遮月,四周仿佛撒满幽幽魔光,那凝聚着最浓重黑色的角落里,缓缓地显现出一个身披黑袍的邪恶男子。

    他面容虽是俊秀,但是眼神淬毒,掺杂着贪婪,以及……令人恶心的欲念,生生把一张好面孔衬得阴森可怖,无比邪恶。

    此时他那肮脏淫.邪的眼神在木瑶身上肆无忌惮地扫视着,一边挥动衣袍,接下了宿臻的一记巴掌。

    “金丹魔修!”宿臻轻喝一声,带着一丝惊异。

    “桀桀桀,想不到吧,”那金丹魔修狞笑一声:“今天那凡人来报,本尊便怀疑你们了,如今果然有诈,正好一锅端了,以尔等肉身神魂祭我大道,助我修为突破瓶颈才是。”

    宿臻冷哼一声:“谁端了谁还不一定呢!”

    便再次欺身上前,灵力吞吐间雷光阵阵,晃得四周恍若白昼。

    他腾身而起,便与那金丹魔修战作一处。

    他们这厢于空中激战,那在黑暗中隐藏着的魔修亦纷纷闪身而出,形成包围之状。

    这次来袭的竟有两筑基四练气!

    白子笙眼神微眯,不做他想,只腾身一跃,便与一个练气十层的魔修对战起来。

    他双手掐诀,万千水线交汇,聚成一张大网,向那魔修笼罩而去。

    那魔修嗤笑一声,面带不屑,也不躲闪,只以魔气化爪,抓向看似脆弱不堪的水网。

    然而,待他看见那魔爪在触碰到水网的瞬间,便如泥牛入海般消融时,终是忍不住变了脸色。

    然而术法可不会看人脸色,那水网片刻不停地兜头罩来!

    便是那魔修脸色铁青,却也是不得不在水网即将罩下之际,双手连连挥动,几近化作残影,终于与水网硬抗一招,在水网停滞的一瞬中闪身而出。

    此时,他已是脸色惨白,再无先前的不屑。

    而白子笙脸色不变,甚至带着一丝温文笑意。

    然而他手中蓝光幽明,却是酝酿着与他形象不符的凌厉杀招。

    他紧盯着魔修,神态怡然,手中术诀一定,一条长及五丈的水蛟轰然出现,仿佛有横扫千军之势,往那魔修所在之处飞掠而去。

    魔修瞳孔一缩,正要再次躲闪,但白子笙自《混元归一*》中领悟的《业水化龙诀》怎会如此不堪?

    那魔修自是未及躲闪便已被水蛟庞大身躯紧紧缠绕,待得蛟身一绞,血肉崩离,顷刻之间便化作漫天血雨。

    浑身闪烁着蓝色灵光的水蛟昂首长吟,在白子笙的操控下又倒头往另一个练气魔修冲去。

    可怜那魔修尚且与木瑶苦斗,未及防御便已被水蛟蛟尾扫过,倒飞而去。

    木瑶抓住时机,一个木刺插入魔修心腑,结束了他的生命。

    而另一边——</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