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9章 金丹修士〔捉虫〕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众人甫一踏入这桃茗院,便感觉一股极其醇厚的灵气涌入天府之中,随即流入周身经脉,滋养肉身。

    虽说只有筑基修为之上的修士才能把灵气化为己用,但若是心志坚毅不畏经脉断裂之痛,却也是可以在练气之期便纳入些许,用以辅养丹田。

    而白子笙乃重生之人,心底暗藏滔天怨意,为护持自身报得大仇,他势必要快快提升修为,那般痛苦,自然是不能阻挡他的步伐的。

    至于木瑶,她本身是木灵峰峰主之女,身上灵器法宝不知几何,自然也是不惧怕那等苦痛的。

    当下,方炎等筑基修士放开体内穴窍,贪婪地吞噬着这般几近凝结成云的灵气,而白子笙及木瑶两人虽不能吸收炼化,却也皱紧眉头,试图捕捉灵气锁入丹田,到以后细细感受一番。

    他们深知,若能在大道之中埋下一粒灵气种子,将来突破筑基,把体内的天地之气转化成灵气之际,大道中的灵气种子就会自发引导天地之气的转化。

    如此一来,便能省下许多水磨功夫,快人一步。

    而此地的灵气醇厚无比,正是适合作为一枚灵气种子埋入丹田之中。

    于是白子笙体内功法悄然运转,强大而无形的吸力悄然把灵气纳入体内,层层镇压于丹田之中。

    待感觉体内丹田之中灵气已趋于饱和,再吸收下去恐怕会有反噬之意,白子笙便停下功法运行,把不知何时闭上的双眼睁开——

    除却修为微弱的木瑶,另外几人亦是从修炼之态中回过意识,皆是忍俊不禁。

    “这可太过放肆了,这若是去晚了,也不知祁修前辈是否会怪罪。”方炎轻叹一声,语气中却并无太多担忧。

    白子笙观其神色,兀自含笑不语。

    方炎也不过感慨一声,便又担负起了带路的职责,一路前弯右拐,把人带到桃茗院一个幽静的园子。

    不同于桃茗院外环绕着的十里桃花那般华美鲜艳,这个园子十分清雅,怪石嶙峋,泉水叮咚,点缀几株灵草仙兰,使人一时之间不由得心境平和下来。

    这便是桃茗院主人专门开辟出来给接受任务的弟子会面商讨的院落——幽兰汀了。

    方炎径自走到一个八角亭旁,双手掐诀,放出一只纸鹤。那纸鹤笼着一层濛濛灵光,倏地就往天际飞去。

    做完这一切,方炎转过头来对白子笙等人接释道:“前辈修为高于我等,为了以示尊敬,不可让前辈久等,故而我等先行来此,静候前辈。”

    修真界以修为说话,修为高者,是众人尊敬谄媚的对象,而修为低微者,则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了。

    他们一行人修为最高不过筑基中期,怎么可能让金丹修士等候于他们?自是他们早早恭候了。

    白子笙暗笑,便说为何方炎语气中并无担忧,原来是这般打算,倒也是……聪慧。

    正说话间,一抹银光倏然出现,便现出一个年轻修士的身影来。

    来者面如冠玉,周身金气锐利,杀意凛然,瞧着竟是一名剑意高深的剑修!

    方炎似是与此人相识,一见此人脸上便带了一丝喜色:“祁修前辈!”

    那剑修展眉一笑,杀意消弭——

    不,不是消弭,而是敛入了气息当中,微不可察。

    白子笙眉梢一动,此人……对气息的控制当真厉害。

    看见祁修目光在他身上停滞了一瞬,他心中微缩,脚下上前几步,态度恭谨却不拘谨,落落大方:“晚辈白子笙,见过祁修前辈。”

    祁修眉间微皱,却不知心中那丝怪异因何而来,便也微微颌首,算是应了。

    被白子笙的话语一惊,木瑶等人立刻从金丹修士的威慑中回过神来,亦是纷纷见礼,而祁修亦是一一应了。

    “还有一人。”祁修出言,声音如玉石相击,温润却含一丝高傲,清脆而带着奇妙的韵律。

    方炎大笑:“晚辈等候前辈乃是理所应当之事,只是苦了祁修真人也要一起等候了。”而祁修略一摇头,眉目更舒展几分。

    半个时辰之后。

    “哈哈哈,宿臻来迟,祁修真人久等了!”伴随着一束雷光,一个身着紫衣眉目周正的青年倏然出现。

    祁修冷哼一声,双指一弹,一抹银光向青年刺去,带着丝丝缕缕锐利之气。

    而那青年不躲不藏,看似单薄的身体紧绷,表面雷光腾跃,竟是凭借肉身硬接了祁修一招。

    “祁真人怎地这样大的火气。”青年咧嘴一笑,“还是莫要胡乱发火才好。”

    祁修睨他一眼:“行了,宿臻。还是好好执行任务吧。”

    说到任务,宿臻脸上的嬉笑之色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认真之色。

    祁修冷冷瞥一眼宿臻,见其脸上毫无轻视之色,心中稍定。

    此人修为不在他之下,若是不服于他,恐怕多生波折。

    “根据水映门传来的求助讯息,三个金丹魔头手下有三筑基,十练气。若是稍有不慎,我等皆有性命之危。且魔头在汉源城捉捕凡人用以修炼,修为必定有所提升,万不可大意。”祁修脸上浮现一抹沉重,语气极其严肃。

    白子笙等人也脸色肃穆,凝神倾听。事关自身性命,众人是万不会大意的。

    他又道:“虽说敌众我寡,但是我等既号称归元仙宗的内门弟子,未必没有几分手段。届时希望诸位切莫留手,否则……”他眼神冷冷划过众人,威压深重。

    金丹修士强大的威压弥漫整个幽兰汀,白子笙等人被压制得脸色一白,勉强言道:“还请前辈放心,我等必不会留手。”

    祁修微微一笑,威压尽消,气质瞬时柔和,端的是光风霁月:“三个金丹魔修交与本尊与罗道友,至于筑基练气等十人则交与尔等四人!即使不能除去,也一定要压制拖延他们,不可让其相助魔头。尔等可明白?”

    白子笙等人自是应声称是。

    “如此,便去了!”祁修打出一块玉符,桃茗院上空的禁制仿佛有一瞬消失,而祁修则是取出一把剑型灵宝,袍袖一卷,便把众人带上剑身,飞驰而去。

    在他们离去之后,桃茗院上空的禁制重新覆盖其上,威压深重。

    一路之上,灵宝速度极快,仿佛一道银光划破天际。

    宿臻咧咧嘴,他惯是和祁修不对付,但他身法速度皆不是祁修的对手,也就只能默默容忍祁修在小辈面前大出风头了。

    一行人相顾无言,只默默调动功法,把状态提至巅峰。

    ……

    待到了距汉源城几百里之地,祁修收了灵宝,道:“我等且隐匿修为探索一番。”

    众人自无不从。

    白子笙与木瑶本无需隐匿,然祁修却道:“白师弟可将修为压至练气五层。否则以白师弟这般年纪有此修为,势必引起魔修注意。”

    听闻祁修所言,白子笙心念一动,气息瞬间弱了下来,正是练气五层的修为。

    祁修眼神一动,却并未再次出言。

    如此,祁修便化作了一个筑基初期的剑修,宿臻变成了一个筑基中期的炼体修士。

    方炎与刘闵行则皆是把修为压至与木瑶一般的练气十层。而白子笙则是练气五层的修为。

    宿臻撇撇嘴,手中打出一块深紫色的驭兽牌,牌上闪过一抹莹莹灵光,一只三阶灵兽暮然出现于众人面前。

    宿臻率先踏上灵兽,笑道:“此为三阶灵兽风雷兽,可御风而行,用以代步最是适合不过。”

    祁修微微挑眉,脚下一点,灵力吞吐间已站立于雷兽背上。

    白子笙等人亦纷纷各使手段,站立其上。

    待至宿臻一声长啸,那雷兽便如脚下生风,瞬间便到了汉源城附近。

    白子笙眸中一片水色,清清楚楚看见汉源城上空魔气成云,有浓厚血气混杂其中。

    而祁修身为剑修,对邪秽之物再是敏感不过。

    此时他眉间一片杀意,显然也是发现了汉源城上空那浓重的血气。

    祁修冷哼一声,便抬步向汉源城走去。

    进了城门,白子笙眉间不由皱起。

    白子笙乃水属修士,对生机与死意异常敏感。

    而此时他发现,那汉源城的凡人身上似是被魔气所侵,生机消弭,死气氤氲。

    这里究竟……</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