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7章 任务历练〔捉虫〕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左丘宁眉心微皱,却无法把那些画面一一铭记,只好沉下心神,参悟大道。

    他之大道,为至繁之道,窥天下万物,修万千寒意。稍不留意,就会坠入无尽迷妄之中,神魂沦丧。

    只有道心稳固,不为外物所侵,才能坚守大道,仙途无尽。

    大道长河滔滔而过,弥漫着万千寒意。

    丹田之中金丹熠熠生光,在一次次旋转中抽出缕缕灵气。

    那灵气沾染了万千寒意,竟是带了一丝冰蓝之色,流动间寒意逼人,仿佛连修为都能够冻结一般。

    这便是左丘宁所修功法的奥妙,将己身大道的意念灌输于灵气之中,斗法之时只要沾染一丝,便会冰冻丹田,禁锢灵气。

    左丘宁之所以未曾对白子笙的传奇功法动心,除却大道已定外,还因他功法亦是不同。

    他所修亦非冰凌峰的镇山大典《玄冰化春*》,而是其自创功法《万冰通天*》。

    虽只是初具其形,却万分契合其大道意境。以其万冰之寒,取通天之能。

    左丘宁悟性奇佳,观天下万千功法,融合己身大道,创造出这《万冰通天*》,虽如今只具雏形,但随着他修为的精进,*也将趋于完整。

    待到*完成之日,便是他飞升之时!

    如今他意识沉于大道之中,领悟大道深意,又融意境于功法,正是互补互助,同消同长。

    ……

    白子笙去往功德殿,却不曾想在路上遇到了那白龙府所谓的天骄,他上辈子的杀身之人,白铮。

    此时的白铮跟于那日前去白龙府的俊朗青年身后,修为已然是练气五层。

    或许是几年来的修行,白铮脸上的傲气已经收敛得几不可见,整个人显得稳重不少。

    只是他看见白子笙之时,眼中还是透露出了一丝压抑极深的厌恶。

    白子笙微微笑着,袖中双手猛地一握,面上仍是一片濡沐之情:“师兄,大哥。”

    俊朗青年哈哈笑道:“白师弟果然资质过人,竟已是达到练气十层了。”又转头与白铮说道:“阿铮可莫要落后于弟弟啊!”

    白铮朗笑一声,脸上毫无阴霾:“常师兄且放心!白某必不会懈怠的!”

    白子笙赧然:“此番遇见师兄与大哥,本不应先行而去,但……”

    常抉也是个妙人,一听便顺着说道:“你我皆是修行之人,何来这些繁礼缛节,且去吧!”

    说着,带着白铮便踏空而去。

    白子笙微笑着目送两人,袖中指节泛白。

    “白铮……”

    他初时与左丘宁相携而去,又经历了一番拜师与闭关,却不曾知道白家一行人在这归元仙宗中是怎样的处境。

    如今一看,他的“大哥”似乎活得很不错呢……

    白子笙唇角微掀,随即转过身来,踏步而去。

    .

    功德殿极其庞大,外表厚重古朴,而内里却一片漆黑,无法探寻。

    白子笙知晓这是宗门为了防止窥探而设下的禁制,也就淡然处之了。

    他静静凝视了片刻,便提步向大殿走去。

    然而甫一踏入,白子笙便察觉到一股神识在他身上扫过。

    那神识虽是陌生,却并无恶意。于是白子笙只是微微皱眉,却并未出手。

    他打眼望去,便看见有一管事模样的中年修士,那股神识所带气息便是他之所有。

    此人……是筑基初期的修士。

    那人看见白子笙望来,便知其发现了自己的窥探。心中微微差异:此少年仅练气十层修为,竟能发现他的窥探?

    尽管他并未刻意隐瞒,但是作为一个筑基修士,他的神识比之练气者不知高了多少,却被此人如此轻易地察觉……

    思及此,他对白子笙不由看重几分。但,也就只是几分罢了。

    白子笙略一沉吟,便抬步向管事走去。

    他初入师门便闭关修炼,对宗门的一概事物不甚了解,这管事虽是用神识窥探于他,却并无恶意,如今被他发觉,去问上一问,应是无妨。

    “这位……管事,”白子笙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语气恭谨有礼道:“晚辈乃是冰凌峰冰凌老祖第二亲传弟子,白子笙。冒昧求问,”他顿了顿,“这宗门任务是个什么章程?”

    那管事也并未因修为较高而倨傲,毕竟论起身份……白子笙可是比他高了不止一筹半筹。

    此时他虽说不上态度热忱,却也是有问必答:“不敢称一句前辈,你我本同是内宗弟子,若是不弃,道友可唤我一句李师兄。”

    他停了停,又道:“方才以神识窥之,实乃宗门要求,第一次进入功德殿之人,皆要经过神识探索确定是宗门弟子后才可放入。还望道友莫怪。”

    他看出白子笙骨龄方才十二,却已是练气十层的修为,堪称资质非凡,想来宗门也会加以重视,他不过是顺水推舟买个好罢了。

    白子笙微微一惊,随即温和一笑,衬着他如今长开了的俊雅容颜,说不出的温和可亲。“如此,便斗胆称一声李师兄了。”

    那李管事也是个妙人,听闻其称呼道友亦是回了一声,“白师弟方才问及宗门任务,莫非……是要出宗历练?”

    白子笙颌首,“正是如此。”

    那管事沉思片刻,便道:“如此,师弟可去任务堂一趟。那任务堂发布着各个等级的任务,可根据自身需求挑选任务,最是合适不过。黄色为黄级任务,黑色为玄级任务。而地级任务和天级任务,则是红色与蓝色了。”

    说到此处,他顿了顿,又道:“自然,若是在任务堂寻不到合适的任务,亦可去悬赏门一趟,但是那里发布皆是一些极其艰难的任务,白师弟若是有兴趣,可待修为更加精进之时前去。”

    白子笙笑着点头,“多谢李师兄。子笙……先行告辞。”他拱拱手,便转身欲走。

    那管事也不挽留,只言一句:“祝师弟圆满完成任务了!”

    白子笙脚下一动,便往任务堂疾行而去。

    他如今修为不高,方才李管事对他态度不差也不过因着他是元婴老祖的亲传弟子,自身资质也是极好,结个善缘罢了。否则一个筑基修士,怎会对一个练气小儿如此和善?

    然,白子笙并不介意,没有人刁难总是好的,何苦纠结于他为何这般?

    到了任务堂,却是不同于功德殿的摆设。

    只见其中空空旷旷,毫无精致可言,而空中却是悬浮着诸多颜色不一的光团,许多弟子正细细挑选着。

    白子笙神识一扫,便往一个黄色光团抓去——那正是一个黄级任务。白子笙轻轻打开卷轴,脸上带一抹轻快笑意。

    这任务乃是一个依附于归元仙宗的小宗门,汉源城唯一的修仙门派水映门上传的。

    言及有一众邪魔在汉源城肆虐,为首三人乃是金丹修为的邪魔,而水映门门下众修士修为皆是不高,无法除去邪魔,希望上宗施以援手。

    归元仙宗得此情报,便作为任务发布,希望内宗弟子接下任务,历练一番。

    而这任务是一个组合任务,分为黄级、玄级。黄级任务由练气与筑基修为的弟子接下,他们的任务是除去邪魔手下练气、筑基的喽啰;而玄级,便是发布给金丹修为的内宗弟子了,他们才是任务的重中之重,任务是除去邪魔头领。

    白子笙刚刚突破练气十层,正好接下这黄级任务,好好磨砺自身,使境界更加稳固,甚至……窥得筑基的壁障。

    念及此,他神识一动,那令牌便疾驰而来。

    他伸手一抓,那令牌便安静躺在他手中。他往令牌中输入一丝神识和气息,便代表接下了这个任务。白子笙把令牌一抛,令牌便回到空中,等待下一个弟子。

    白子笙出了任务堂,便去往接下这任务的弟子所会面之地。因为三天之后,便是除魔队伍出发之时。白子笙来到约定的明月楼,租下了一个房间,便在床上打起坐来。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

    一道传音符夹带着阵阵气劲破空而来,在即将击中白子笙的时候暮然停下,静静地漂浮着,闪着莹莹灵光。

    白子笙缓缓睁开双眼,微微一笑。随即伸手一抓,灵符飞入手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