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6章 左丘成丹〔捉虫〕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左丘宁朝黎葶微微颌首,“弟子先把子笙带去安置了。 ”

    冰凌老祖面上浅笑,并未阻止,甚至袍袖一卷,把白子笙与左丘宁送到了山腰之上。

    左丘宁自是八风不动,白子笙沉浸在与好友成为师兄弟的惊喜之中,亦未曾有所反应。这般表现又让黎葶有些讶异了。

    她并未表现出来,面上还是带着笑意。

    她不得不承认,虽然她对白子笙有些不意,但是左丘宁突破有望,忧思多年的心结得以开解,她的心情总是欢喜的。

    一时之间,心境更加开阔,周身气息动荡,寒意飘忽,正是要突破至元婴中期的契机到了!

    她略一思索,却是传音于白子笙,简单交代一番,便运起灵力封住洞口,闭了死关。

    白子笙得到冰凌老祖传讯,不由一怔,随即有些好笑。

    盖因他那师尊传音之中分明提到,让他把师兄性子改上一改,莫要再如此“沉默是金”。

    左丘宁看了一眼兀自笑得开怀的白子笙,淡言道:“何事如此失态?”

    白子笙正了正脸色,道:“师尊机缘,已是闭了死关了。”

    左丘宁沉默一番,却未曾深究。只把白子笙一拎,真元喷薄间,便是到了他的洞府所在了。

    把白子笙轻轻放下,左丘宁并指如刀,寒意森然,转瞬间便在洞府之旁又是开辟出一个石室来。

    白子笙细细打量了一番师兄的洞府,果然如其人一般,冰寒至极。石壁光滑如镜,内中只一石床,都冒着森森寒气。

    “此后你便居于此。”白子笙转头,看到左丘宁开辟出的石室。

    这石室亦是极大,却没有那种冰冷入骨之意,甚至是温暖如春的。

    白子笙心中一动,便知是他的师兄所特意为之。

    他轻轻走进石室之内,左丘宁一顿,亦是跟随入内。

    石室里空空如也,地上还残留着一些石砾和灰尘。

    左丘宁袍袖一拂,便是清理得干干净净。随后他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一口灵泉,打入石室中间,言道:“此物于你有用。”

    又把石室整理了一番。虽说是整理,却也不过是添了一张石床罢了。

    白子笙任他施为,眉目含笑。

    且不说他如今修为低微,做不到开辟洞府之事;就凭师兄对他的一片关怀之意他也不欲阻止。

    左丘宁回首,并不曾注意到白子笙的神情,只道:“你可沐浴休整一番。”

    便从戒中拿出一件蓝色法衣交与白子笙。“衣上阵法虽已破,但亦是失了灵性,换一件罢。”

    白子笙一愣,方才想起白龙吟曾给他的衣上布了监察阵法,却不知何时被师兄破了?

    似是觉察白子笙疑惑,左丘宁微微拧头,言道:“早已察觉。”

    白子笙心念一转,便不再纠结于此。自己一个练气三层都能够察觉的阵法,更何况师兄一个筑基巅峰的杰出修士?

    左丘宁眼神平静的划过,从储物袋中拿出几瓶丹药并一支古朴大气的灵簪交于白子笙手中:“此为补气丹,可补天地之气不足;明心灵簪,可保识海清明。”

    白子笙愣了一下,伸手接过了这些事物,不曾言语。

    左丘宁见他无事,交代一句好生修炼,便往自己洞府而去。

    白子笙尚且呆滞,便未曾挽留。

    师兄他,这是何意?

    待想起左丘宁的冷冽姿态,白子笙便知,这番动作,恐怕只是为着师兄弟的情谊罢。

    不过……

    他转过身,褪去那华而不实的紫袍,泡于灵泉之中,感受着*被滋润强化的惬意。

    然而,他并没有多泡。

    只稍稍享受,便从泉中起身,换上了左丘宁给的那一身蓝衣。

    那蓝衣似是极大,穿于白子笙身上后却是自动调整,再是合适不过。

    他手上拿着那支古朴发簪,轻轻摩挲一番,便小心翼翼地簪于发顶。

    一股清流从发顶传来,心台仿佛都清明了几分。

    他微微一笑,于石床上盘膝而坐,亦是坠入了大道之中。

    ……

    五年之后,白子笙从修炼中醒来,却是已到了练气十层。

    在修炼之中,他感觉到了一层膜横亘其中,阻碍着他突破至筑基,想必就是所谓的瓶颈了。

    白子笙略一思索,决定出关寻找突破契机。

    他走至师兄洞府之外,发现门外巨石封堵,便知其未曾出关。他也不去打扰,便径直去了宗门的功德殿,寻找任务磨练自身。

    而此时的左丘宁,却是陷于无尽迷妄之中,凶险异常。

    左丘宁自安置好白子笙后便封了洞口,闭了死关。

    他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条下品灵脉,将它打入石室之下。一时之间,灵脉蕴含的浓郁灵气充满了石室,几近凝成云雾。

    他盘膝而坐,功法运转间灵气凝成一股冲进他的体内流转至四肢百骸。此时他周身寒意森然,气息不断攀升,竟是将要成丹之像!

    左丘宁所修大道为通天万冰大道,万千寒意会于一身,虽能领天地之意,修通天之能,但在结丹之际却极为容易陷于万千寒意之中,从此神魂冻结,连转世重修都是再无可能了!

    此前他迟迟未曾突破,不过是为着心中似有未完之事困扰,若是贸然突破,心境不稳之下定会迷失大道,此后仙途无缘。

    然而,白子笙的出现却仿佛补上了他自己都未曾知晓的那抹空缺,使得他此刻心境趋于圆满,体内腾跃的真元再是压抑不住了!

    左丘宁虽是不知为何,却能明显觉察,在他遇见白子笙之后,一直横亘心中的阻涩感已变得似有非有,体内真元亦是澎湃异常,极欲突破。

    可以说,左丘宁的丹田早已圆满,只差一个引动契机罢了。

    而白子笙,便是那个引动之人。

    在察觉丹田异象之时,左丘宁便开始有意识地引导体内雄浑的真元冲击结丹。

    汹涌澎湃的真元不断在功法的运转下流经四肢八脉,冲刷浑身筋肉,撼动金丹壁障。

    然而即使有了引子,他在第一轮冲击之后还是被万千寒意反扑,迷妄于大道长河之中,起起伏伏,意识不清。

    这样的感觉……就仿佛他的神魂里缺少了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导致结丹虚妄。

    他的丹田已被寒意侵袭,他的*已被寒意禁锢,而他的神魂……已沦丧在万千大道之中。

    若是不能度过这一劫,他便会神魂冻结,再无修行可能。

    而意识模糊之间,似乎有一帧帧虚无画面掠过,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一帧画面闪过,模糊间仿佛是有一看不清眉眼的白衣剑修,正手挽剑花,与一群人进行激烈斗法。

    有一帧画面,却又是那白衣修士,与一蓝衣修士立于江海之上,似乎正叹咏天道奥妙……

    无数画面一一划过,却如同罩着一层迷雾,无法触及。

    识海中,左丘宁淡漠地看着,眼中却是一片冰寒。

    这些画面带来的冲击,是他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尽管模糊不清,却仿佛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的周身寒意更盛,仿佛要冰冻万物一般。左丘宁在意识混沌中,唇间微微翕动,发出了细微的呢喃……

    蓦然,左丘宁睁开双眼,眼内一片冰蓝之色,寒意湛然,只在眼底留存着一丝清明。

    那一帧帧模糊不清的画面仿佛填补了他自己都不曾知晓的空白,一种坚定的信念陡然从他心中升起,凝成一把信念之剑,这剑支撑着他,牵引着他,让他于万千寒意之中寻得一丝出路。

    他伸手握住,挥剑斩下,刹那间寒意消弭。

    丹田内的筑基灵塔一时之间虚虚实实,经由左丘宁的细细引导之下,缓缓化形为一块椭圆形的内丹。

    在金丹雏形出现那一瞬,左丘宁猛地一压,那堪堪成型的金丹剧烈颤动一番,随即便安静地悬浮于左丘宁丹田之中。

    左丘宁不急不躁,细细凝练,椭圆形的内丹被压缩打磨成鸽蛋大小的金色圆核。

    终已成型的金丹猛然绽放出一阵璀璨的金光,蕴含着恐怖的力量。

    经历一番神魂挣驳,左丘宁,终成上品金丹!

    天道馈赠,降下法则,助他巩固修为。大道梵音,润泽神魂,助他领悟己身大道。

    他默默吸收着天道的馈赠,为日后修行打下坚实的根基。他在大道梵音中默默领悟术法,为日后仙途留下更多保障。

    他想留存方才所见的一切,然而那些画面却是越发模糊……</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