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4章 回宗见师〔捉虫〕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白子笙的气息变动自然瞒不过怀抱着他的左丘宁。

    左丘宁略微一顿,随后把白子笙轻轻地放下,只把手按在白子笙的肩上,使他能够站稳。

    白子笙站在白鹤宽大的脊背上,不禁有些许恍惚。

    好友这是把他直接带走了么?

    想到此,白子笙不由失笑,还真是、真是好友的做派啊……

    上一世他们初识之时,好友亦是如此的耿直,把他直接往肩上一扛便走……

    若不是他当时与人斗法灵力枯竭,恐怕好友当时就要被他打伤了罢……

    而今,他虽然未曾与人斗法,却也是修为低微,好友也不过是改扛为拎,当真是与往事一般了。

    左丘宁见他一脸恍惚,未曾有不虞之色,神情稍缓,手中更是用力精准。

    白子笙抬头看他,见他脸色虽冷然如冰,眉目之间却是稍显松缓的,便知其并无恶意,只是待人冷淡罢了。

    相交多年,白子笙对这好友可谓了如指掌。

    知他心思纯洁无垢,一心追求己身大道,对男女之事浑然不意,上一世也只有他这一个好友罢了。

    而当年他们初识,好友把他劫走,也不过是因着不忍他被邪魔所杀而已……

    只是他白子笙胡搅蛮缠,竟是成为左丘宁的挚交好友,现在想来,竟不禁有些脸红。

    左丘宁见他抬头看向自己,眼中似有迷惘之色,以为他担忧日后修行之路,便以手略按他的头顶,道:“无需担忧,你拜入吾之师门,便是吾之师弟。无人可欺凌于你。”

    说到这,他似乎略顿了顿,又道:“你身具高深功法,若不想修习师门的法典,吾总不会让你为难的。”

    “……前辈,”白子笙仰头道:“您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是的,白子笙很疑惑,虽说他对这前世好友十分信任,但这一世左丘宁应是未曾与他相交的,为何对他的态度好得不似面对一个纯然陌生的人?

    左丘宁皱皱眉,“本心所向罢了。”

    白子笙在他开口之际就屏息以待,听完之后内心更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将心中万千思绪压下,白子笙镇定道:“如此……晚辈也斗胆与前辈说上一句,”

    他想了想,道:“晚辈的确不欲修习师门法典,盖因晚辈曾习得一传奇仙法,不欲再行更换。”

    左丘宁瞳孔一缩,随即深深地看了一眼白子笙,他如此坦然地告诉他,就不怕他见宝起意抢夺仙法么?

    “你不怕我夺你仙法么?”左丘宁语气平常,似乎这让人趋之若鹜的传奇仙法也无法动摇他的心境。

    白子笙微微一笑,“我……相信前辈的为人。”

    左丘宁心中平静异常,他有自己的坚持,本心端正,已经选定大道修行方向,又怎可为一部仙法更改,导致仙途多舛?

    他再次深深看一眼白子笙,道:“日后不可如此轻信于人。”

    白子笙眉目温和,笑容清朗:“晚辈自是知道的。不过是因着前辈气息纯净,应是正人君子,我方才倾心而交罢了。”

    左丘宁手中微动,却不曾开口出言。

    白子笙垂头恍若深思,随即抬起头来轻唤:“前辈……?”

    左丘宁眼中微漾:“吾名左丘宁。”

    白子笙粲然一笑,唤道:“左丘前辈。”

    左丘宁神色如常,颌首应下。

    这般交谈一番,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不少,而归元仙宗所在的归元仙城也近在眼前了。

    归元仙城因归元仙宗而得名,占地十分辽阔。

    城中修士与凡人混居,世代供奉归元仙宗。但凡有天资聪颖的婴儿,皆是送到归元仙宗之中,进行修行。

    而归元仙宗之中,修士所生下的没有灵根的孩子,也会送到这归元仙城内得一世安稳。

    多年下来,归元仙宗与这归元仙城早已相互渗透,正是关系深厚,密不可分了。

    而接近归元仙城中心地带,便是归元仙宗了。

    仙宗山门云气弥漫,终年不散,凡人根本无法看穿云气,进入这仙宗之内。

    而若是有灵根且已踏入修行的人,就可见这归元仙宗奇峰突兀,灵树仙葩比比皆是,神骏飞天,灵气如云。正是一派仙家气象。

    外门弟子躬身耕种灵植,一片忙碌;内门坊市熙熙攘攘,法器法阵琳琅满目。更有许多强大的气息隐匿其中,镇压四方。

    一路上,仙鹤飞行不止,巨大的羽翼遮天蔽日,在归元仙城上投下一片阴影,转瞬即逝。而这归元仙城中的凡人也不曾有甚惊异之色,仿佛不曾知晓一般。

    白子笙自知如今在他人眼中仍是一名无知孩童,便故作好奇道:“宁……左丘前辈,为什么那些人……”他想了想,“看见这般灵鹤也不曾好奇?”

    左丘宁虽是性情冷淡,却并非无礼之人,故而白子笙有问,他也有所回答:“归元仙城上空有吾宗大能布下重重禁制,因此凡人不能窥探空中修士的踪迹,以免仙宗山门被发现。而这禁制,对仙城也有所庇护。并不完全是为了隐匿修士行踪。”

    白子笙作恍然大悟状,心中也不由为仙宗大能手段所惊心。

    封锁空间……可是要凝虚境界的实力啊。

    但……白子笙豁达一笑,只要他勤加修炼,未必没有成为大能修士的一天,届时撼天动地仅在一念之间,又何必为一些不足为道的事情耿耿于怀?

    想通了这些,他的心境不由更加开阔,修为大为上涨。若是闭关一段时日,练气四层的关卡势必突破!

    他身后的左丘宁觉察到这细微的变化,眉峰微动,随即立刻把周身气势放开,对白子笙说:“盘膝坐下,巩固修为。”

    白子笙一愣,依言坐下,运转功法,凝练体内的天地之气。

    他体内的天地之气不断运转,一股股顺着丹田往四肢百骸而去,最后在经脉之中压缩凝练,并且不断捶打扩大经脉。最后回到丹田之中时,天地之气只剩下了一小股。

    但是对比之前的,要更为凝练,颜色更为浓郁,近乎凝结成白絮之状。

    不过运行了一个周天,竟有如此效果!试想,相同的修为,他的天地之气却更为凝练,那在斗法中也将坚持更久!……

    如此运行十二周天后,那天地之气已被压缩得近乎凝固,经脉也拓宽了一丝,白子笙便缓缓睁开双眼。

    此时他才发现,他们所乘之仙鹤,竟已是降落于一座灵峰之下。

    只见这灵峰直插云霄,云气弥漫,山上处处是如冰一般的山石,奇特秀美,鳞次栉比。间或在山石之中点缀着美丽的冰花,花朵流光熠熠,摇摆间灵气盎然。

    更有一丛冰竹冲天而起,一茎一叶皆是寒意袭人,灵动异常。

    而山顶之上却截然相反,满是春光,百花齐放,两者既是相互对立,又有一种和谐融洽之感。

    不多时,白子笙便感觉一股寒意顺着意识流入四肢百骸,自己的身躯逐渐冰冷,好像连修为也要被冻结了一般。

    白子笙大惊,却发现连五感都是被寒意浸满,无法发出声来。

    而此时左丘宁伸出一只手来,握住了白子笙的手腕。

    一股温热的暖流从两人相触之地缓缓流入白子笙的体内,那股入体寒气便化作一丝丝水雾飘逸而起。

    待得那最后一丝寒意从白子笙体内逸出,左丘宁放下他的手道:“山上有师尊所设的寒冰大阵。”又从储物镯中拿出一块精致华美的玉符,“此物与你,可凭此入峰。”

    白子笙不自觉问道:“此物若与我,那前辈你……”

    左丘宁难得解释道:“这正合吾所修大道。与我无碍。”

    白子笙听闻,便坦然收下玉符。

    左丘宁见他收下,便道:“随吾来。”

    伸手一揽,便把白子笙抱在怀里,腾空而去。

    待到山顶,近看更是秀美动人。

    无数灵花异草香气扑鼻,个中彩蝶蹁跹旋绕,拱卫着一个石室。

    石室之上藤蔓围绕,开出一朵朵仙葩,正是神仙洞府的样貌。

    然,细细感受,就能发现那灵花异草奇藤仙葩皆是雄浑真元所化!

    而那彩蝶还不知真假,在其中怡然自乐。

    “是宁儿回来了么?”石室中传出一个缥缈悠远的清脆女声,带着岁月的沧桑,让人仿佛感觉到春风化雨之感。

    左丘宁脸上虽无神色变化,可眼中的尊敬之意却一点也不少。“正是徒儿回来了。”

    说罢,他便放下白子笙,带头往前而行。

    白子笙跟着左丘宁进了石室,只见那石室之中有一蓝衣女子,背对他们盘膝而坐,面前是一朵蓝色冰花,即开即落,循环反复。

    她似是听闻了动静,随即转过身来。

    娥眉不染而黛,发如泼墨,眉目极为昳丽,神情却是端庄而略带寒意,如九天神女,使人不敢造次。

    这浑身冷意缭绕的蓝衣女子,正是左丘宁的师尊,冰凌峰的主人,强大的元婴修士,冰凌老祖——黎葶。

    强大如斯的她,在见到左丘宁之时,却像凡间的女子一般,脸上寒意早已褪去,只余一抹深深的担忧,给她姣好的面容平添一股脆弱,令人心生怜惜。

    “宁儿……莫不是还未曾找到突破金丹的机缘?”</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