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3章 测试灵根〔捉虫〕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无人应声,只有一股清风拂过,带动层层纱幔。

    白子笙用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浅薄神识一扫,只发现门外站着那貌美女婢,除此之外并无他人。

    但是……

    白子笙皱皱眉,他分明感觉到有人暗中窥视,却找不出那人……

    这只能说明,那个人的修为,比之于他,高了太多了……最不济,也有筑基修为。

    而他所谓的父亲,白龙府的掌权人,白龙吟,也不过是金丹中期的修为罢了……

    若非他功法奇特,想必也是发现不了的。

    那个人究竟是谁?他在暗中窥视有何目的?

    白子笙脑海里不断出现怀疑的人又不断否定,稚嫩的脸上一片冰冷肃杀,道心动荡。

    一时之间,白子笙亦不知如何是好,他虽然有上一世的记忆,却不曾有关于这件事的记忆。

    此时白子笙终于清楚地意识到,不同了,这一世因为他的重生,许多事情都发生了偏转,再也不如上一世那样发展了……

    把这件事压下,那人既然只是暗中窥视,那必然是对他没有杀害之心,他又何必沉浸其中,导致道心不稳?

    “二公子,婢子给您送来了衣物,是否需要婢子进去吗?”门外女婢听到白子笙的叫声,却不敢轻举妄动,只在门外求问。

    白子笙缓缓起身,揉揉眉心,淡淡道:“进来罢。”

    那美貌婢子托着一件华美衣袍进来,正要过去帮白子笙穿上,却被白子笙制止了:“出去。”

    穿上那身华美的衣袍,白子笙的嘴角翘起一个冰冷的弧度。

    真是他的好父亲,竟是连一身衣袍……都不放过。

    衣袍是华美的深紫,其上流光溢彩,价值不凡。但是在白子笙的眼里,实在是令人嗤笑。

    衣服上那明晃晃交错的阵法痕迹……这么简陋明显的东西,还真当他白子笙仍然是那无知小儿么?

    不过虽然白子笙感到好笑,却并没有去动它。

    有了这个阵法,白龙吟应该对自己放心一些了吧?他需要通过这个法阵去麻痹白龙吟,消除他的戒心才是。

    白子笙面上全是惊喜之色,手上小心翼翼地抚摸着那华美的衣袖。

    暗中用阵法看过一遍的白龙吟眼露一丝鄙夷,果然是个小家子气的。

    本来以为这个庶子能在他面前不卑不亢,是个可造之材,但是现在……这般姿态,恐怕才是他真正的面貌罢!

    同时他也打消了自己刚才内心的疑虑,便说这样的贱种,怎么会有那样令他发寒的杀气呢。

    .

    第二天一早,白子笙便跟随那女婢赶到了白龙府平时不予开放的白龙殿内,与其他支脉的少年少女童子童女们安静地在外殿等待着。

    稍后,便有一位浑身灵光湛湛的中年大汉从内殿阔步走出,来引他们进入内殿。

    这人,乃是深受白龙吟器重的一名客卿,在这白龙府内颇有权势的韦杰。

    而这韦杰……也正是上一世断他后路的人之一。

    待得韦杰把他们带入内殿之后,座上的白龙吟发话了:“祭法阵——”

    蓦然,这恢宏殿顶上的白龙消失不见,只悬挂着一幅太极图,黑白流转间,撒下点点玄奥的光芒。看久了,仿佛连识海也要被穿破了去。

    而此时,一位白眉长须的长老也在法阵中渐渐显露出了身型。

    老者手中掐诀,太极图随着他掐诀的时间而转动得越发迅速。

    待得那老者一诀完成,太极图也在众人面前投下了一片混沌的光幕。而那老者,气息早已萎靡不振了。

    白子笙内心略忧,盖因这老者在当年白龙府对他的围剿攻击中,曾为他尽力阻止。

    算起来,也是欠了他一分恩情的。

    对于这样有恩于己的人,白子笙一向是温和关心的,而此时老者气息疲惫,就不由得有些许担忧。不过老者只是真元透支,想来也无甚大碍。

    而这时,韦杰就向前一步,接过老者的工作,朗声道:“白家支脉白天赐,向前检测灵根——”

    众人之中就走出了一个约摸十岁的男童,相貌略显平凡。

    他眼中略带敬畏和恐惧,在韦杰的示意下,穿过那混沌的光幕。

    瞬间,混沌的光幕上显出一片五彩之色。

    “白天赐,五灵根——下下资质。”白天赐脸色一白,明白自己再无可能进入上宗。

    ……

    白龙府十二条支脉的年轻一代全都检测完毕,能够留下来的不过寥寥十几人。

    而这十几人里,白子笙认识的只有第一支脉的白帆,第三支脉的白倩和第十二支脉的白铭。

    这几个人都是曾经为他求过情的人,白子笙自然不会忘怀。而其他人……都参加了围剿他的行动之中。

    当年的白子笙因为是单水灵根,比之这些白龙府的年轻一代走得更远,可惜……

    白龙府为了洞天秘境,以雷霆手段围攻杀死了他。特别是……

    白子笙看向光幕。里面的一个少年正在接受检测。这少年虽年纪尚小,却已有大家风范,一举一动皆是大气。

    而这少年便是白龙吟的嫡子,白铮。

    他却是水木双灵根,比之其他人的三灵根好上不少,评价也是上等资质。

    而此时的白铮脸上一片恭谨谦虚之态,眼中却含着高高在上的傲然之色。

    毕竟还是少年心性,即便如何沉稳,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显露出心思……

    白子笙微微一笑。待听到那韦杰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却是淡定地走进光幕之中。

    只见光幕之上呈现出一片澄澈的蓝,毫无杂质。

    “这、这是……单水灵根!”韦杰失色喊到。

    周围的人也面带惊异,白铮更是眉头紧锁。而白龙吟却是若有所思。

    白子笙自然也是面带愕然,以示自己内心的震惊错愕。

    良久,韦杰反应过来,朗声说道:“白龙府嫡支庶子白子笙,单水灵根,资质上上——”

    白龙吟目光幽深,直直看着白子笙,通身气势磅礴,许久才平息下来。

    白子笙脸上欣喜若狂,内心却平静不已。看见白龙吟的那番作态,他微微低头,眼中划过一丝几不可见的讥讽。

    白龙吟朝韦杰淡淡看了一眼,那些无缘进入仙宗的少年童子,就被韦杰带出了殿外,遣回了各自暂住的院子。

    他站起身来,气势威严,道:“尔等三灵根及以上者,可随上宗来使进入仙宗。而你等在仙宗中的地位只能由你们的修为决定,我等家族不会插手。望诸君好好修炼,踏上那无上仙途!”

    白龙吟顿了顿,又道:“尔等可能有所疑问,家族为何不早先就传下法典给大家修炼。然,法典乃家族珍藏,若是随便赐下,万一流露出去,恐对白龙府不利。如今,尔等借助上宗法阵测出灵根,可进入仙宗拜得名师。乃是我白龙府的根基。此时家族将会赐予尔等每人一部黄级功法,可供诸君修炼至练气十层。而练气三层就可进入内宗学府,届时尔等就有权利学习仙宗法典,在修行之上更进一步。”

    众人心中感激,纷纷行礼。

    白子笙嘴角微翘,这般收拢人心的手段,白龙吟倒是用得炉火纯青啊……

    多亏上一世让他知道了隐藏修为的法门,不然以他如今练气三层的修为,一定会引人怀疑的。

    暮然,一声悦耳的清啼从天外传来,白子笙心中一动,便看见白龙吟沉肃的脸色。

    他袍袖一卷,步履不停,沉声道:“随本尊来。”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激动喜悦——这般情景,可不是上使到来么!于是一个两个,紧随白龙吟脚步鱼贯而出。

    待看见上使到来的情景,众人才知道自己以前有多么孤陋寡闻。

    便是连白子笙,也不禁有些惊异。

    上一世……可没有这般的阵仗。

    只见空中飞来数只仙鹤,身形巨大,灵光湛湛,头顶不同于一般仙鹤鲜艳的红冠,而是和白羽一般的颜色,端得是清雅异常。

    此时这些仙鹤翱翔九天,昂首啼鸣,声破虚空,正是神威赫赫。

    而鹤上之人,男子或英武洒脱或儒雅俊秀,女子或姿容清丽或相貌绝艳,但无一例外都是气质出尘之辈。

    他们驾于九天仙鹤之上,神情自若,一派仙家气象。

    一众少年稚童如今正是纯洁无垢的年月,见此情景不由赞叹连连,心中敬畏。

    而白子笙,却早已被一头仙鹤上的那个如冰峰一般的身影夺去了所有心神。

    只见数只仙鹤之中,有一只略为庞大,其上立着的如冰一般的男子,可不就是他白子笙上一世辜负之人,这一世心心念念的故友左丘宁么!

    “宁兄……”白子笙不禁呢喃出声,内心却疑惑万分。

    左丘宁若有所感,偏头看来,与白子笙的目光直直撞在一起。

    左丘宁目光微微一顿,随即收回,恢复古井无波的模样。

    白子笙恍若惊醒,垂下头来,脸上神色不明。

    只听见白龙吟恭身行礼道:“附属家族白龙府拜见上宗使者!”众人见状,亦纷纷行礼。

    那上使一行随仙鹤落下,平地踏云而来。

    其中似是这行人的领头,一个身着青色法衣的俊朗青年拱手笑曰:“白龙府主别来无恙!”

    随即目光一扫,笑容更加可亲:“这次的苗子都很不错,白龙府果然人才济济。”

    白龙吟笑容满面,连称不敢。

    这边正是其乐融融,那边左丘宁却突然出言道:“那个小童……我冰凌峰要了。”

    只见他所指那人,正是白子笙!

    俊朗青年似乎有些诧异,这一心修行的左丘师弟不仅反常地跟来选拔弟子,更是主动出言索去……这,可真是有意思极了。

    左丘宁任那些同门打量,脸色不变,仍是一脸冰冷。

    “既然师弟出言,想来也是一个缘分。只是这些新收弟子往往是安置于外门之中,教以口诀,待得练气三层之后进入内门学府再由各峰挑选。若是这般给了师弟,未免不妥……”俊朗青年温声道,却是并无为难之意。

    “他之灵根与我冰凌峰有缘。”左丘宁冷声道。

    俊朗青年一愣,“灵根?”

    此时白龙吟回到“此是吾之庶子,白子笙,为……单水灵根。”

    俊朗青年大奇:“竟是单水灵根么?!”

    他苦笑着左丘宁说到:“果然是与你等冰凌峰有缘。罢了罢了,想来这小童就算是进入内门学府,也是要被你们冰凌峰带走的。”随即叹了口气,“天灵根啊……资质绝佳的天灵根啊……”

    他不是没想过暗中把白子笙带回自己一脉,可是自家山脉功法不合,而冰凌峰的煞神也已开口索要,他也不好下这个手了。

    况且那冰凌峰的功法环境,也的确是单水灵根的好去处,他也不能为了一己私欲白白糟蹋了一个好苗子。

    那边左丘宁得了答复,也不说话,径自把白子笙拎在手中,踏上仙鹤踏空而去。

    众人看见,免不了又是一阵目瞪口呆。

    俊朗青年对白龙吟微微笑道:“这是在下师弟,为人不善言辞,乃是一名筑基巅峰的冰灵根修士,实力堪比金丹。他所属的冰凌峰是宗门水系术法最为厉害的山脉。而府主的庶子正是水灵根资质,与其十分契合,正是难得的好去处。”

    白龙吟从最初的惊愕中醒来,连声道:“此乃小儿之幸,小儿之幸。”

    而他心目中作何感想,就不得而知了。

    此外,还有一人目光晦涩不明,紧盯白子笙离去的方向。

    此人便是水木双灵根资质的白铮。

    然而在俊朗青年目光扫过之际,他已低下头来,状似恭谨。

    而另一边,白子笙与左丘宁同乘一鹤,瘦小的身子还依偎在左丘宁的怀中,微微垂眸,遮挡住了一番复杂的心绪。

    白龙府……</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