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34. 蜜月旅行?

时间:2020-09-23作者:尺间萤火

    村外,灰石一行人坐着空牛车回来,他们将这几天猎到的的动物,拉去城里卖了。

    村民们一起聊着天。

    “那商人家里真繁华。”

    “那么大的屋子,要用多少木材,要建多久啊。”

    “还有那些仆人,你们看到走过的丫鬟了吗?和那些外村人一样漂亮。”

    “听说他们不用下田种地,每天就待在家里。”

    村民们羡慕商人的生活。

    一个村民说:“我们本来也能,不过蛇神不让。”

    “住口!”灰石制止了他。

    讨论神明,是大不敬的行为。

    他摸了摸脖子,那窒息感如影随形,让他不敢放肆。

    村民们改而谈丫鬟的屁股。

    牛车在土路上摇摇晃晃,颠簸的厉害,灰石从车上下来,自己走路。

    他没有加入村民的讨论,但脑中也想着丫鬟,比起屁股,他对下面更加在意。

    可惜那裙子太长,遮得严实。

    一行人都在想着事情,没有人注意到后面窜来的狼群。

    虽然他们及时反应过来,驱赶了狼,但还是有一个村民受了严重的伤,肚子破开了。

    将伤员抬上牛车,灰石用衣服裹上他的伤口,血根本止不住。

    灰石摇了摇头,没救了。

    一个与伤员相熟的村民,赶着牛车要回城:“羊大夫可以治,他去年就治了一个!”

    “羊大夫让陛下召去皇城了,而且等你一路颠到城,他已经失血过多死了。”灰石抓住了村民。

    牛车转回方向,村民们走在牛车旁边,闭口不言,只有牛车上伤员的痛呼声,在四周回荡。

    村子的影子,在树木中间显现,牛见到目的地,步子加快,车更加颠簸,不过车上的伤员已经无力喊叫,他面色惨白,只是哼哼。

    过来迎接的村民,见到这样的惨况,都面色发白。

    一个老人走过来,扑在牛车上大哭。

    黑姑娘听到那边的哭声,她看看白蛇,白蛇正在看两个小孩玩过家家,看得津津有味,夏怿在白蛇的脑袋上打盹。

    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陪着蛇神才是最重要的。她想。

    不过那哭声太过悲戚,让她心神不宁。

    好在两个小孩也听到了声音,他们好奇的跑过去凑热闹。

    白蛇跟在他们后面,黑姑娘松了口气,小跑前进。

    到了村口,印入黑姑娘眼帘的,是灰石拿着一把刀,要刺入伤员身体的场景。

    “你们干什么!”她着急的冲过去。

    灰石放下刀解释:“他已经不行了,与其这么痛苦下去,不如给个痛快。”

    这是伤员老父亲的提议,他不忍听到那压抑的呻吟声,他的儿子闭上眼睛,默默点了点头。

    灰石握紧了刀,他杀过人,但从没有对自家人动手过,他必须赶快,不然他怕自己下不了手。

    “等等!”黑姑娘想去阻拦,周围的村民拦住她,七嘴八舌的劝,还挡住了她的视线。

    等她再看,灰石已经举起了刀。

    “他还有救!”黑姑娘喊。

    灰石不相信,他调整角度,对准心脏,务求一击毙命。

    伤员睁开眼睛看了看,又重新闭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两秒内,眼看着伤员就要死于刀下。

    “干什么呢?”夏怿打了个哈欠。

    灰石立即收起刀,不敢忽视夏怿。

    夏怿从白蛇脑袋上下来,拨开人群,来到灰石旁边,瞧了瞧伤员:“这人和你有仇?”

    “神子大人,他是一条汉子,与其苟活片刻,不如直接上路。”灰石回答。

    “谁说他只能苟活片刻?”夏怿问。

    灰石和周围的村民愣住,村民对白蛇还有些惧怕,所以没有看到白蛇治疗小男孩的场景。

    夏怿看向白蛇,白蛇将头伸到伤员的上空,绿光亮起。

    伤口不算大,两分钟后,白蛇抬起了头,夏怿解开伤员伤口上的衣服。

    村民们搔动了一下,被夏怿的大胆举动,被即将显现出的血腥画面而惊吓。

    但是,衣服下并不是他们想象中,血肉模糊的样子。

    夏怿扯过灰石的衣服,在伤员身上擦了擦,血迹退去,完好的皮肤,出现在他们面前。

    伤员感觉有些痒,他睁开眼睛:“怎么还没动手?我已经疼得没有感觉了!”

    灰石指了指他的腹部。

    “啊这这这这——”

    趁着村民震惊,夏怿骑上白蛇,离开了村子。

    他摸摸白蛇的脑袋:“你这个样子,肯定会有很多人盯上你。”

    白蛇嘶了嘶,夏怿听不懂它的意思。

    他爬到白蛇的嘴边,俯身将手伸了进去,拔出了白蛇的舌头。

    把玩着舌头,夏怿说:“如果是淤泥怪的话,一定会听我的,肉球怪也是。”

    白蛇的身子一顿,它盯着夏怿。

    淤泥怪和肉球怪是谁!

    “你不是不在乎的吗?”夏怿拍了一下白蛇的眼睛,蛇没有眼皮,眼睛上有一层薄膜覆盖。

    白蛇嘶嘶嘶的不知道在讲什么,又不肯比划。

    夏怿懒得去琢磨,他想着另外的事情。

    这次的任务是存活三年,就是说,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是三年内发生。

    他决定将黑蛇叫来,这样万一有事,也有照应。

    再看看黑蛇有没有信得过的朋友,一齐叫来,至于报酬,就用五色莲来付,小毛球那里还有七十多颗呢。

    五色莲对没有神术的诡异十分重要,相信它们不会拒绝。

    夏怿也想过直接用五色莲雇佣诡异,但怕祸端反而让五色莲给招来,所以放弃。

    到了山洞,夏怿对白蛇说:“我们去黑蛇那里看看吧。”

    白蛇歪着头,明明他们和黑蛇刚分开几天。

    “有件事情找它,我们立刻、马上、明天就去!”夏怿叉着腰,不容白蛇反驳。

    要不是天色已晚,夏怿今天就要上路,在很多影视作品里,主角就是拖延症发作,没有及时行动,才导致了严重的后果。

    白蛇不明白原因,但它可以感觉到,夏怿的心中的焦虑,这份焦虑和它有关。

    虽然它感觉不会出什么事,但既然夏怿要求,那么就去好了。

    找了黑蛇,能让他平静下来就好。

    它点点头。

    夏怿抱住它的脑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