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33. 饿了,想吃蛇

时间:2020-09-23作者:尺间萤火

    和神明缔结契约之后,神子会拥有两项变化。

    一项是与神明共享生命,这共享不是平分,对神明而言,寿命的变化微小。

    这个世界的神明就是兽生的诡异,一般都有三五百年的寿命,这些寿命化作生命值,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神子会与神明共享这个生命值。

    如果说神明存活一天,需要花费100点生命值,那么神子只需要花费1,所以对神明的影响微弱。

    第二项变化是身体素质的变化,会变得超出人类的水平,但也不会太夸张,最多比一只棕熊强一些。

    这项变化,需要服用神明的血液。

    契约当然不只对人类方有好处,不然之前也不会有一只乌鸦神嫉妒的袭击神子。契约对神明的影响只有一个,但作用很大。

    想要服用五色莲,就必须拥有神子,不然就会在获得神术后,慢慢变得疯狂,失去理智。

    争夺五色莲的神明里,有一小半没有神子,它们都是有神子的神明请来的外援,夺得了五色莲也不会自己服用。

    夏怿估摸着,失智的事情应该和五色湖下面的黑暗有关。

    还好这个世界的诡异不通巫术,不然和淤泥怪世界的骷髅一样,引出黑暗就麻烦了。

    话说肉球怪的身上的恶,也是一种黑暗,应该说不愧是诡异吗,总是和黑暗扯上关系。

    白蛇的神术进步很快,夏怿经常骑着它在森林里晃悠,找受伤的动物给白蛇试验,刚回来的时候,治皮外伤还得好几分钟,现在对深可见骨的伤口也手到擒来。

    下面断腿的兔子,就在白蛇的绿光中,愈合了伤口。

    不过它的断腿并没有再生,距离复活神术,白蛇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要走。

    天色已晚,夏怿和白蛇回到山洞。

    夏怿拿出虎牙大刀,进行着每日锻炼,沉重的大刀此刻在他手上,已经和树枝差不多。

    他将刀收在腰间,猛地向前一挥:“风之伤!”

    白蛇默契的吹出一口气,前面的草纷纷伏倒在地。

    夏怿收起刀,满意的摸摸下巴:“我的奥义又进步了。”

    白蛇连连点头,你说得对。

    夏怿又举起刀,找了一棵树练习基础刀术,******十分锋利,刀身上的血丝随着舞动而晃动,不一会儿,树就千疮百孔。

    夏怿最后挥出一刀,树应声而倒。

    放下刀,夏怿去一边的水桶里泡澡。

    白蛇来到树前,用尾巴扶起地上的树干,头上亮起绿色的光芒。

    树干与树桩的断裂处慢慢合在一起,树干上的伤痕也慢慢消失,甚至树枝上凋落的树叶也重新长了出来。

    十分钟后,树完全恢复了原样,白蛇满意的点点头,这样就可以循环利用了。

    叼着******,白蛇回到山洞,夏怿已经洗完澡,他趴到白蛇的身上,进入睡眠。

    早上,鸟雀的叫声唤醒了夏怿,他揉揉眼睛,坐起身。

    白蛇的身子是圆形,他没有坐稳,歪向一边,眼看就要掉到地上去。

    一条蛇信子及时拉住夏怿,将他放在地上。

    夏怿握住了白蛇的舌头,捏着玩,舌头上有一股苹果的香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蛇苹果树吃多了。

    可惜白蛇是蛇神,如果是人身就好了,他就可以每天吃苹果。

    看着蛇信子的分叉处,夏怿叹了口气。

    这个样子的舌头,可以把玩,但不好下口。

    就算想下口,也没有办法,这信子可是有他的手腕粗,根本塞不进去,只有分叉处稍微细一些。

    他不由摸了摸分叉处。

    单身久了,看条舌头都眉清目秀。

    夏怿心想,他前几天鬼使神差的咬了白蛇的舌头,一定是身体空虚久了的原因。

    求助,女朋友不行,如何是好?

    白蛇用舌尖舔舔夏怿的脸,收回了信子,它低下头,让夏怿上来。

    “你有地方要去?”夏怿爬上蛇脑袋。

    白蛇慢慢点头,它小心的游出山洞,向着村子的方向游去。

    不多时,他们就到了村口。

    灰石进城去了,黑姑娘跑出来,迎接白蛇和夏怿。她是除了灰石之外,唯一和白蛇还有夏怿有交情的。

    “蛇神大人想要去哪里?”黑姑娘问。

    白蛇有着目的地,它径直游到了一户人家前面。

    夏怿皱眉思考,这户人家怎么了。

    屋子里的村民急忙出来叩拜,夏怿见到那个面色苍白的男孩子,明白了原因。

    那男孩是吃了黄果病倒的,现在还没有康复。

    “你上前来。”夏怿指向男孩。

    男孩的父母大惊失色,他们伏在地上,哭着乞求。

    父亲说:“还请蛇神大人饶他一命,他肉少,还有病,让我替他吧!”

    母亲说:“村尾有那些外乡人,他们本来就是祭品,蛇神大人吃他们去把!”

    旁边的爷爷举起拐杖,用力给了儿媳妇一下:“神子大人不要怪罪,她是失心疯了!”

    父亲愿意用命来换儿子,母亲为父子两寻替罪羊,爷爷护着儿媳,对他们而言,是和谐友爱的场景,但对夏怿而言,只是一场闹剧。

    因为这一家子的爱,和他,和白蛇都没有关系。

    夏怿看向白蛇,白蛇的神情没有变化,它的眼中有见到喜爱之物的高兴。

    夏怿怀念那个小女孩,小女孩分他们糖葫芦,是真把自己和白蛇当做村里人。

    静静等着这一家说完,夏怿向男孩招招手:“过来。”

    他的冷漠,让男孩的父母爷爷不敢再说什么,爷爷将孙子推到了白蛇面前。

    看着蛇头慢慢靠近,男孩闭上眼睛,大哭起来。

    男孩的父母也闭上了眼,不愿见到这血腥的一幕。

    只有男孩的爷爷,面色如常的看着,不过他握着拐杖,用力到泛白的手指,表示他并没有那么平静。

    白蛇的头上冒出绿光,男孩憔悴的面容,苍白的面色,慢慢恢复。

    爷爷激动万分,他用力磕头:“多谢蛇神,多谢蛇神!”

    男孩的父母睁开眼,见到这样的场景,惊讶得张大了嘴。

    一分钟后,治疗结束,白蛇抬起头。

    与白蛇缔结契约的夏怿,隐约可以感觉到白蛇的情绪,它很高兴。

    夏怿摸摸它的鳞片,心情跟着好了些,不管村民到底是什么样,白蛇开心就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