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30. 为什么要吃兔兔

时间:2020-09-16作者:尺间萤火

    刚入夜,又有两个诡异赶到,不是鸽子,而是一只巨型苍蝇和一只巨型蚂蚱。

    居然连这种诡异都有!还是巨型的!

    夏怿害怕的抱紧白蛇。

    “你不怕我们,反而怕它们?”黑蛇不服气,它们黑白兄妹,还不如苍蝇和蚂蚱?

    夏怿小声说:“因为你们长得可爱。”

    白蛇和黑蛇对视一眼,不明白他们哪里可爱。

    苍蝇似乎听到了夏怿的说话声,往这里看了眼,那密密麻麻的复眼,让夏怿头皮发麻。

    还好,这只是苍蝇和蚂蚱,如果是蟑螂,夏怿保证自己再也不会来这里。

    苍蝇和蚂蚱继续向前,周围的诡异们纷纷让路,它们一直前进到五色湖边,身子顿了顿,然后步入了水中。

    夏怿惊讶的看向黑蛇。

    褐土解释说:“这是即将老死的神明,它们将自己的身体,沉入到五色湖里。”

    夏怿再看那里,空荡荡的湖面荡着一道道涟漪,苍蝇和蚂蚱已经沉了下去。

    “你们去庭院那里吧。”黑蛇看了眼天色,说。

    争夺战开始后,每个神明都无暇顾及自己的神子。

    夜幕垂下,四周昏暗,庭院后面的屋子全部空无一人,所有的神子都坐在庭院的围墙上,看着远处的五色湖。

    夏怿也紧张的瞧着,他想,白蛇可以抢到五色莲吗?会是谁抢到那朵莲花呢?

    它们会激烈的战斗成什么样子?会流血、死诡吗?

    夏怿看不清诡异们的表情,但可以感觉到它们中间凝重气氛,和散发的煞气。

    那煞气冲天而上,将月亮越顶越高,终于到了中天。

    五色湖的中央,猛地变暗,明明四周没有树木遮挡,月光直射而下,但那一块空间比森林里还要幽暗。

    诡异们来到湖边,它们咬伤自己,将五颜六色的血液,滴入到五色湖中。

    湖中央的黑暗散去,红、黄、蓝、青、紫五种颜色混杂的花骨朵,终于成熟。

    咚!

    地上传来一阵颤动,这是诡异们用力跃起。

    黑蛇和白虎跑的最快,比天上的鹰还要快一些。

    它们同时接近了花苞,黑蛇仗着身子长,先咬住了花苞,它用牙齿咬断花茎,将花苞含在嘴里,速度不减的向着前方游去。

    这一套动作拖延了黑蛇的速度,巨鹰和白虎追上了它。

    白虎一扯它的尾巴,巨鹰给了它一爪,它们两个诡异围攻,黑蛇没有胜算,他遵守游戏规则,吐出花苞。

    巨鹰抓住花苞飞上天,与四个飞行诡异交战。

    就算巨鹰厉害,也不是四诡的对手,它将花苞丢向白虎,一只黑兔跳起截胡,叼着花苞快速跑向远处。

    白蛇嘶叫一声,追上黑兔,它抢过花苞,快速向森林跑。

    黑蛇留下,拦住了白虎和另外两个诡异。

    天空的巨鹰啸了一声,追向白蛇,还有几个和白蛇差不多大的诡异,紧随后面。

    夏怿感觉悬。

    果然,白蛇只占有了花苞半个小时,在和巨鹰的争斗中,让麻雀捡了漏,抢走了花苞。

    战场已经拉远,夏怿看不清那边的情况,晚风吹过,他将脚往虎神袍里缩了缩。

    他看向周围的神子,大家都很紧张,褐土抓住了他的手,握得他有些疼。

    月亮慢慢落下,天际渐渐泛白。

    等太阳升起,日光洒下,他们隐约见到了神明们的位置,那边尘土飞扬,树木一片片的倒下。

    夏怿努力睁大眼睛,想要找到白蛇,但是他只能见到几个小黑点。

    他感觉越来越热,太阳越升越高。

    神子们不再关注森林那边,而是心焦的等待着太阳。

    当太阳到了中间,就是花开的时候,那时候,就会尘埃落定。

    轰——

    森林那边传来很大的声音,甚至还有惨叫声,它们已经争了半天,心焦气躁的情况下,必然下手很重。

    每次叫声传来,都有一个神子面色发白,褐土又抓紧了夏怿的手,夏怿忍着疼,紧张的情绪缓解不少。

    “到时间了。”一个神子说。

    夏怿抬头看去,天阳挂在了最高空。

    所有的神子放松下来,等着神明们回来,但是,那边的争斗久久没有停下。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了?”

    神子们慌乱起来,之前也有这种先例,几个诡异急了眼,直接死斗。

    但那也只是几个,怎么这次全部没有回来?

    神子们叽叽喳喳的讨论,他们着急,但无能为力。

    太阳开始下落,到了半空,争斗停下了。

    神子们等不及,纷纷跳下墙向着树林里跑,夏怿跟在他们后面。

    两方人在森林里相遇。

    夏怿一眼就找到了自己家的白蛇怪,他跑上去,紧张的打量白蛇。

    除了尾尖流血,没有别的伤口。

    那尾尖还是白蛇自己咬的,昨晚在五色湖放血做仪式。

    白蛇低下头,舔了舔夏怿,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

    夏怿伸手摸把脸,手上都是血迹。白蛇没有受伤,但咬了别诡。

    骑上白蛇的脑袋,夏怿找到了那个倒霉蛋,是黑兔。

    他又看向黑蛇,黑蛇狼狈得多,眼角流着血,不过看褐土面色如常,问题不大。

    “谁赢了?”夏怿问。

    神子们都想知道这个问题,她们紧张的看着自己家神明,希望见到它点头,夏怿同样如此。

    白蛇看向了白虎。

    是白虎赢了吗?人家有着身孕,还吊打你们?

    白虎神子大喜过望。

    “没有神赢。”白虎吐出巨大的花苞,“正午花苞根本没开。”

    所以它们一直争斗到现在。

    “怎么会没开?”神子们不知所措。

    它们回到五色湖,白虎将花苞放在地上,大家趴在旁边等待。

    月亮升起,太阳落下,如此三日过去,花苞终于有了变化。

    它枯萎了。

    一阵风吹过,残灰四散。

    诡异们过去五色湖查探,没有收获,只能带着心忧离开,十年后再来。

    黑蛇查探得久,等它回来,岸边只剩白蛇。

    “发现什么了吗?”褐土问。

    黑蛇摇摇头:“湖下面还是一片黑,没有什么异常。”

    “那个花苞会不会是假的?”夏怿怀疑这是阴谋。

    “我感觉那是真的,不过不太对劲。”黑蛇吃了半朵,有一些感应能力。

    白蛇用尾巴敲打地面,有些烦躁,夏怿摸摸它的头,安慰它。

    “我们也回去吧。”

    别诡都找不到原因,他们又能找到什么呢?

    夏怿检查行李,虎神袍穿在身上,******在白蛇肚子里放着,五色珠在口袋里。

    等等。

    他摸着五色珠的手指一顿。

    五色珠是红黄蓝青紫五种颜色,而五色莲也是红黄蓝青紫五种颜色……

    “你们等一下。”

    夏怿跳下白蛇脑袋,走到庭院角落,抓出了小毛球。

    “这个珠子你从哪里拿来的?”夏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