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29. 老鸽子了

时间:2020-09-16作者:尺间萤火

    中午,夏怿来到庭院里,摆摊还在继续,他将灵芝和五色珠往面前一放,底气顿时足了许多。

    他晋升到了富人阶级,不再是穷人。

    一米高的灵芝已经是难得的宝物,但散发着五种光芒的五色珠更加奇特,不少人聚在夏怿面前,讨论五色珠是个什么东西。

    “我用冰蚕神的丝和你换可以吗?”一个神子看中了五色珠。

    夏怿拒绝。

    又一个人想要换灵芝,夏怿同样拒绝。

    他没准备将灵芝和五色珠交换出去,这些可是白蛇和小毛球送他的礼物,他要留着收藏,放出来只是炫耀一下。

    不只是他,很多神子都是这样,真正达成交换的只有几个人,换的还是药材和金银玉石之类普通的东西。

    这根本不是摆摊,只是借着机会,炫耀一下自己的收藏而已。

    夏怿深感这些神子的虚伪,然后他找了一个更显眼的地方,放他的五色珠和灵芝。

    感受周围神子一闪而过的羡慕与嫉妒,夏怿得到了虚伪的快乐。

    他拿着五色珠,在手心把玩。

    一双鞋,进入了他的视野,夏怿抬头望去,发现是昨天那个青年,要不是他,夏怿还不知道契约的事情。

    青年还拎着他那把刀,他对夏怿说:“用刀换你的灵芝可以吗?”

    夏怿摇摇头,他对打打杀杀没有兴趣,不需要刀。

    “再加上一件虎神袍呢?”青年又问。

    夏怿直接说:“除非特别吸引我的东西,不然我不会换。”

    他其实根本不准备换,特别吸引的东西只是一个理由,除非是五色花,不然没什么好吸引他的。

    青年又说:“再加上我的血呢?”

    夏怿眉头一皱,昨天青年也是想要他的血。

    “血有什么用?”他好奇的问。

    “可以让你的神明补一补。”

    青年知道他是新晋神子,解释的很详细:“我的血里有我白虎神的力量,对没喝过的神明有用,不过也只能补补,一般受伤的情况下服用。”

    “你们在聊什么?”褐土走过来,她靠在夏怿身边,防止他上当受骗。

    青年将刚刚的交换条件,说给褐土听。

    “看你看不看得中,这些东西肯定不亏。”褐土对夏怿说。

    在市场不发达的情况下,买卖是看两人的实际需求,没有固定的价格。

    夏怿摇摇头。

    青年遗憾的转身离开。

    夏怿一拍身上的蚊子,现在是夏季,这里靠近水潭,树木又多,蚊子自然也多。

    这让夏怿十分烦恼,昨晚睡得晚也有这一部分原因。

    这个问题不是离开这里就会消失,灰石村附近一样一群蚊子。

    褐土叹口气:“虎神袍其实挺好用的,穿上的话身上会有一道老虎的威严感,普通生物不敢靠近。”

    青年闻言转过头,期待的看夏怿。

    夏怿还是摇头,青年失望离开。

    夏怿又拍死了一只蚊子,这时候,一道灵光闪过他的脑海,他看向褐土,小声问:

    “蚊子也能威吓吗?”

    褐土点点头。

    “等等!”夏怿叫住了青年。

    青年转过身。

    夏怿对虎神袍十分心动,但他之前接连拒绝,现在突然答应,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他于是问:“你为什么要灵芝,之前还要我的血?”

    他准备随便找个新的理由同意,这样就不是他出尔反尔。

    青年犹豫了一会儿,说:“我家白虎神怀孕了,我想让它补补。”

    夏怿的手一颤,差点儿将五色珠抖出去。

    在这里的诡异,都是没有吃过五色莲的诡异,就是说,那只白虎神肯定是巨大化的样子。

    他回想外面的诡异们,脑中闪过那只白虎的模样,那是第一梯队的一员,和黑蛇一般大。他又看青年,青年和他一般高。

    夏怿捂着额头,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这体格差距……,青年是使用了什么姿势,才能让白虎怀孕?

    夏怿在心中组织语言,想让青年教教他。

    “咳,”褐土打断了夏怿的思考,“谁的孩子?”

    夏怿一愣。

    青年说:“是黑虎神。”

    什么啊,原来不是你的!

    夏怿索然无味。

    因为褐土和黑蛇的关系,他还以为所有的神明和神子,都是情侣关系。

    现在看来,神明和神子只是友好的伙伴这个层次,有些神明会将朋友拉到床上去,有些神明不会。

    虽然知道了这一点,但夏怿看向青年的头上,还是感觉那里带着绿。

    青年的神明怀了别神的孩子,他还得四处买补品。

    太惨了。

    “血就不用了,给我刀和袍子就好。”夏怿将灵芝递给他,并决定,让白蛇重新送一个礼物给他收藏。

    青年大喜过望,他放下刀,脱下身上的白袍,抱着灵芝连连感谢。

    白袍就是虎神袍,是用白虎神的毛发做的,夏怿握在手上,袍子轻薄、光滑,还有些微凉,十分适合夏季。

    洗洗再穿。

    把袍子放在一边,夏怿拿起******,刀和他一般高,白色刀身上的血丝摄人心神。

    夏怿不喜欢打打杀杀,但刀除了打打杀杀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帅。

    拿着这把刀,就算是矮挫肥,也有一种王者的感觉,何况夏怿长的不差。

    他心中欣喜,情不自禁的举起刀舞了两下。

    咚——

    刀落在地上,夏怿喘着粗气,这刀好重。

    “两下就不行了啊。”褐土咯咯笑。

    夏怿当做没听见。

    “没关系,回去和小白干了那种事之后,你就能舞得动了。”褐土故意说得十分暧昧。

    夏怿不理她,将五色珠放在口袋,刀丢到白蛇肚子里存放,去水潭边洗了白袍,放在白蛇身上晾。

    白蛇伸出舌头舔他。

    “别动舌动口的,回去再找你算账!”夏怿抓住白蛇的舌头,准备丢在一边。

    但他捏了捏手掌,感觉舌头手感不错,于是放在手里玩。

    白蛇无奈的看着夏怿。

    “低头。”

    夏怿爬到白蛇的头上,看向湖心的五色莲,那绿茎上的花骨朵,已经十分饱满。

    “等到今天夜里,花骨朵就可以采摘,再到明天中午,花骨朵就会绽放,到时候就可以吃。”黑蛇说。

    褐土坐在黑蛇的脑袋上,见到夏怿玩蛇信子,逼迫黑蛇也吐出来,黑蛇幽怨的看夏怿。

    夏怿捏捏蛇信子的分叉处,心想,就是说抢到花骨朵的诡异,还得守半天,才能吃到花。

    比起抢夺,如何守住半天才是最艰难的。

    夏怿看向天空,上面有五只飞行诡异:“要是让它们抢了,岂不是没有你们的事了?”

    陆地上的诡异又不会飞,到时候就是飞行诡异内部争夺。

    “我们上不了天,但是在陆地上,它们也抢不过我们。”褐土说,黑蛇的舌头还在她手里,没法回答。

    她将黑蛇的舌头绕在手腕上:“一般而言,陆地会和天空的搭伙,拿到手就一人一半。”

    夏怿明白过来,原来黑蛇吃了一半,是和飞行诡异组了队,他还以为是黑蛇只抢到一半。

    “哪个是你们的队友?”夏怿看向天空,有蝴蝶、鹰、麻雀、甲壳虫和蜻蜓。

    “灰鸽神。”褐土回答。

    “在哪?”夏怿找不到。

    “不知道为什么它还没来。”褐土叹了口气。

    “……”

    不愧是鸽神。

    “没了伙伴,想要夺取五色莲很难。”褐土对这次的争夺已经不抱希望。

    夏怿看向白蛇,黑蛇都没希望,白蛇怪更没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