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28. 小毛球天下第一

时间:2020-09-16作者:尺间萤火

    那青年看向褐土,褐土看了看夏怿,说青年说:“你可以去找别人。”

    青年盯着夏怿看两秒:“他还没有完成契约?”

    褐土一愣,没想到青年可以猜出来,她点了点头。

    “那就算了。”青年果断放弃,转身离开。

    夏怿疑惑的看褐土,契约?什么契约?

    褐土来到夏怿身边,解释说:“是神明和神子的契约。”

    神子不是一个虚头衔吗!

    夏怿想到,当初自己说是白蛇神子的时候,褐土和黑蛇都有些惊讶,原来是这个原因。

    他更加自闭了,穷就算了,别人都领证了,他连证都没有!

    渣蛇!

    分手!

    褐土抓抓脑袋,她刚发现的时候没好意思问,等过了那个机会,又不好问了,所以一直没提。

    原本想着等这次活动结束回去说,没有想到在这里暴露了。

    橙色的斜阳在墙上洒下颓然的光,天色慢慢昏暗,黑夜将至。

    庭院后面有房间,神子们可以在那里留宿,也可以和自己的神明一起。

    夏怿睡在了后面的房间里,他和白蛇没有证,怎么能同睡?

    褐土来到黑蛇身边,湖里的五色莲还在成长,再过一天才是采摘的时候,众多巨兽诡异围在湖边聊天。

    就和家庭聚会一样,男人们一桌,女人们一桌。

    老夫老妻的诡异,趁着神子不在肆意吹嘘,好不快活;还没有神子的诡异不时向着庭院看一眼,有些羡慕;新婚的诡异也总是往庭院瞧,它们心中记挂。

    白蛇就是第三类中的一员。

    见到褐土出来,白蛇迫不及待的问夏怿哪去了。

    褐土将事情告诉了白蛇。

    白蛇呆住。

    “契约的事情,等争夺结束,你回去契就是了,现在的问题是宝物。”黑蛇幸灾乐祸,“我还以为你准备了,居然没有,哈哈哈。你惨了!”

    褐土打一下黑蛇:“重要的不是商品,是契约!”

    “啊?契约随时能契,有什么重要的?”黑蛇不解。

    “你不懂。”褐土不屑的说。

    “明明是宝物更加重要嘛!”黑蛇不服气。

    褐土不与它辩论,她拍拍黑蛇的肚子:“行行行,宝物重要,你快吐出来给你妹妹。”

    “哈?你让我把东西给它,让它去讨好它的神子?哪有这种好事!”黑蛇不愿。

    “那我也去屋子里睡了。”褐土转过身。

    “哇——”

    黑蛇吐出一个蛇脑袋大的包裹,这是黑蛇原来准备的宝物,因为路上捕捉了一只乌鸦,所以没拿出来。

    褐土对白蛇说:“你先用这个去哄他吧。”

    白蛇看看东西,摇了摇头。

    “你不准备哄?”黑蛇用看勇士的目光看着白蛇。

    白蛇又摇摇头,它游向了森林的更深处。

    “你干什么,你该不会准备去找那些家伙的麻烦吧?”黑蛇慢了一步,白蛇已经窜入了森林中。

    它用尾巴搔搔脑袋,对褐土说:“你去看着点儿那个小子。”

    它说的是夏怿。

    褐土回到庭院,睡在了夏怿隔壁。

    月亮爬上树梢,诡异们都在湖边睡下,夏怿辗转反侧,气白蛇居然不来找自己。

    回去就分手!

    等月亮爬到中天,他终于进入了睡眠。

    小毛球从他身后的阴影里冒出脑袋,看了看他,抓抓脑袋,又沉了下去。

    金色的太阳窜出了地平线,褐土首先从睡梦中醒来,她来到外面,顺着神子与神明的感应,在树林里的偏僻处找到了黑蛇。

    黑蛇正在喷水。

    白蛇在一旁,它身上脏乱,黑蛇喷水给它洗身子。

    “抢到了?”褐土问。

    白蛇吐出一个一米高的灵芝。

    黑蛇嘶了一声,上下打量着白蛇:“我是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仁慈还是残忍。”

    它继续说:“说你残忍吧,你从来不伤兽性命,说你仁慈吧,人家守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东西,你说抢就抢了。”

    不是所有的诡异都在人类世界晃悠,走神子契约的道路,还有一部分诡异喜欢隐居森林,守着一株天材地宝等成熟,走服药强化的道路。

    白蛇这是去打劫了一只诡异。

    褐土绕着白蛇转一圈,发现白蛇毫发无伤,只是有些狼狈。

    “你怎么做到的?”黑蛇问。

    除非实力相差悬殊,不然那些诡异肯定不会乖乖交出东西。

    白蛇嘶嘶嘶的解释。

    褐土听不懂,黑蛇翻译:“它说是直接到那个神面前,说自己没有恶意,只是找它玩,然后趁它不注意,叼了灵芝就跑。”

    褐土目瞪口呆,森林里的诡异都比较单纯,这种骗局它们肯定没见过。

    “你怎么这么坏!”她不能想象,自己家纯洁的白蛇,为何变得如此狡猾。

    白蛇沉默两秒,嘶嘶嘶解释。

    黑蛇古怪的看向庭院:“它说是那个小男人,用这个方法骗了一个人类小女孩。”

    褐土没有多问,让白蛇赶紧去找夏怿。

    日上三竿,夏怿刚走出房间,白蛇的脑袋就伸到了他的面前。

    它放下灵芝,嘶嘶嘶的解释。

    夏怿听不懂,顾及明天就是五色莲争夺,怕影响到白蛇的心态,没有多说什么。

    他捡起灵芝,问白蛇:“契约呢?”

    “回去就契,我看着它!”褐土过来,给白蛇解围。

    让白蛇离开,褐土说了昨晚的事情,告诉夏怿白蛇不收黑蛇的东西,亲自去抢了一株灵芝给他。

    昨晚她怕白蛇失败,所以没说。

    夏怿听了心情稍稍恢复,他回到房间,将灵芝放在桌上,盯着看。

    一想到,这是白蛇送他的第一件礼物,他不由露出笑容。

    这时候,小毛球从他的影子里钻出,它跳到桌上,将一颗珠子递给了夏怿。

    那珠子上面绕着红、青、蓝、黄、紫五种颜色,发着蒙蒙的光芒,有夏怿拳头大。

    “给我的?”夏怿惊讶的看小毛球。

    小毛球点点头,它坐在桌上,将珠子放在面前,做出摆摊的样子。

    这是让夏怿今天用来摆摊,这样就不用怕只有乌鸦羽毛,显得捉襟见肘。

    夏怿瞥一眼白蛇送的,只是个头大的灵芝,再看一眼就能瞧出不凡的五色珠,刚刚的感动消失无踪。

    他抱住小毛球mua一口。

    狗白蛇一点用都没有,还是女儿贴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