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24. 吃不了硬饭

时间:2020-09-13作者:尺间萤火

    “怎么可能!”黑蛇激动的反驳。

    夏怿由此知道了,黑蛇是一条骄傲的蛇,至少在他的神子褐土面前十分骄傲。

    “那是什么?”褐土问。

    “它想要的神术,是复活治愈的!”黑蛇说。

    夏怿闻言看向白蛇,他想到了死掉的小女孩,白蛇是因为这个,所以想要那种神术吗?

    等等,那个五色莲,可以让蛇拥有神术?

    褐土望了望白蛇,盯住了夏怿:“你有病?”

    吃不了硬饭算吗?

    夏怿摇摇头。

    褐土疑惑的看白蛇:“那你要这种神术做什么?”

    “做什么?给它心爱的人类送温暖咯!”黑蛇的话里带着些阴阳怪气。

    它继续说:“这蛇从小就不正常,大概是父亲血脉低下,弄得它脑子坏了。”

    白蛇冲上前,和黑蛇扭打在一起。

    褐土跳到黑蛇的身上,为了不误伤到自己的神子,黑蛇停下了动静。

    夏怿等白蛇给了黑蛇一记头槌后,才学着褐土来到白蛇身边,制止了它。

    褐土忧心的看白蛇:“你真要为了人类,浪费掉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白蛇看向夏怿。

    褐土跟着将目光投在夏怿身上。

    为了让夏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褐土解释说:“五色莲是一株灵药,吃了之后,可以根据心中的愿望,化出一样神术。一个神明一生只有有一样神术,一般而言,我们都会选……”

    说到这里,褐土看了眼黑蛇,黑蛇扭头看向地面。

    “一般而言会选能战斗的神术,比如变得更大,拥有毒性之类,毕竟在神明之间也有争斗,神明陨落不是新鲜的事情。”

    解释完毕,褐土等待着夏怿的抉择。

    黑蛇和白蛇,也盯着夏怿。

    如果现在是在玩游戏,夏怿会选攻击的能力,这个世界肯定会变得危险,越强越好。

    但这不是他的游戏,白蛇不是他操纵的角色,而是有着自己想法的蛇。

    他摸了摸白蛇的鳞片:“按你自己想的来吧。”

    白蛇高兴的摇起尾巴。

    黑蛇哼了一声,丢下句“我去捕食”,窜入了森林。

    褐土叹了口气,又露出笑容,她走上前,伸手摸夏怿的脸。

    你想干嘛?夏怿警惕的看着褐土。

    褐土的手掌动了起来,狠狠的揉捏着。

    夏怿不好拒绝,褐土是白蛇哥哥的神子,是他的长辈,他求助的看向白蛇,白蛇仰望天空。

    渣蛇!

    看着别的女人欺负自己男朋友,都没有勇气上来阻止!

    我怎么看上了你这种蛇!

    夏怿感到一阵寒冷。

    褐土看了看白蛇,嘴角勾起一个笑容,这笑容一看就不怀好意。

    夏怿心中一慌,想要走开,但他强化过后的身体,居然不是女人的对手。

    褐土用力一拉,他就扑到了褐土的怀里,女人的手掌,环在他的腰间。

    妻目前犯!

    夏怿的身子一僵,急忙去推,褐土抓着的他的两只手一拨,反而让夏怿环上了她的腰。

    “你可真是色急呢!”褐土咯咯的笑。

    我不是,我没有,是你强迫我的!

    夏怿努力挣扎,但挣扎不动。

    这个女人的力气为什么这么大!

    褐土用余光瞥着白蛇,白蛇摇摆的尾巴停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们。

    还差一点吗?

    她把夏怿推倒在地。

    “嘶——”

    白蛇脑袋伸到她面前,鲜红的信子吐出,在夏怿的腰上绕了一圈,白蛇将夏怿拉出,放在身边。

    夏怿抱着白蛇,惊魂未定。

    他差点儿就不纯洁了!

    褐土轻笑几声,达成了试验目标,她对白蛇说:“你还是好好想想,五色莲的神术到底要什么吧!”

    白蛇没听懂褐土的意思。

    褐土再次暗示:“你这么大,他可承受不了你的折腾。”

    说完,褐土进了树林,找黑蛇去了。

    夏怿彻底放下心来,他一踢白蛇:“你怎么不早点儿出舌,还是说你就喜欢这个调调!变态!”

    白蛇歪着头,不能理解夏怿的话。

    它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要卷走夏怿,明明它很喜欢看人类搂搂抱抱。

    夏怿没有追着闹,他的注意力到了另一个地方去,那就是白蛇的舌头。

    刚刚那条舌头,在他腰上绕了两个圈。

    如此灵活!

    夏怿十分心动,不过他再心动,也不能对一条蛇做什么。

    叹了口气,夏怿回想着五色莲的事。

    从之前的对话来看,五色莲需要争夺,夺到手就能增添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神术。

    白蛇之前没参加过,这次想要参加,目标神术是复活或者治愈,黑蛇也会参加,目标神术未知。

    夏怿感觉白蛇争不过黑蛇,那黑蛇一看就是凶的,而白蛇太软。

    回想前两个老婆,淤泥怪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只有自己能触到她的柔软;肉球怪虽然以前软,但在夏怿过去的时候,也已经变成了杀戮果断的诡;只有这条白蛇,是真软得不行。

    希望下一个老婆是个狠的,好好养着他,不用他操心这操心那。

    不对,最重要的不是性格,而是身体。

    一定要来个人形!

    蛇什么的,尤其还有巨蛇,实在没法下手。

    这时候,夏怿想到了黑蛇的话,黑蛇说,白蛇的父亲是一条普通的蛇。

    普通的蛇最多和人差不多粗,它是怎么和巨蛇生下白蛇的?

    夏怿的脑海中,出现了许多马赛克。

    把这些糟糕的东西甩出脑海,夏怿摸着白蛇的脑袋。白蛇要参加五色莲的争夺,证明小女孩的死,给了它很大的影响。

    他将脸贴在白蛇的头上,白蛇伸出舌头,舔了舔他。

    傍晚,黑蛇和褐土走出森林,该规划晚上睡哪了。

    夏怿说:“山洞给你们吧,我和白蛇睡在外面。”

    “嗯?”褐土发觉了不对劲,“你原来和小白一起睡在山洞里?”

    “是啊。”夏怿回答。

    黑蛇的头抬高了半米,它对褐土说:“是这里的习俗吧,入乡随俗,我们也一起睡吧。”

    说着,它用头拱着褐土,向山洞里游去,消失在了洞内的黑暗中。

    夏怿抓了抓脑袋,他似乎送了一记助攻。

    这女人,是白蛇的嫂子?

    怪不得她敢对黑蛇那么放肆。

    日后可以一起,交流交流与蛇相好的经验。

    今夜无月,群星闪耀,夏怿和白蛇躺在洞外,四周寂静。

    晚风吹拂,带着森林里的凉意,夏怿突然醒来。

    他听到了不正常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