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23. 大舅哥!(昨二更)

时间:2020-09-12作者:尺间萤火

    面对夏怿的追问,女人说:“我只是一个被丢弃的可怜女人罢了,你愿意收留我吗?”

    她趴在了夏怿的身上,夏怿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柔软的身体。

    白蛇还在旁边,夏怿立即推开了女人,女人跌倒在地,用看负心汉的眼神,看着夏怿和白蛇。

    “你们干什么!”段圆圆跑来,敌视的看着女人。

    她连白蛇还没有搞定,居然又冒出来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她又是谁?”女人悲痛的看着夏怿。

    夏怿心想,就算你义正辞严的问我,我和你也没有关系啊。

    “这话应该是我问!”段圆圆看向夏怿。

    白蛇点点头,眼睛盯着夏怿。

    “你凑什么热闹!”夏怿打了白蛇一巴掌。

    白蛇有些委屈,凭什么挨打的只有自己,明明她们先这样干的。

    见夏怿不理自己,女人看着段圆圆:“说,你为什么勾引我丈夫!”

    段圆圆惊呆,她和夏怿都是游戏者,一直待在这里,夏怿哪有时间弄出个妻子来?

    她看了看女人身上的兽皮衣服,感觉到了不对劲,不由望向了主事人夏怿。

    女人眯着眼睛,判断出段圆圆和夏怿的关系并不亲近,不然的话,就算发觉不对,也没有女人能忍下这件事。

    也没有男人,会在这种情况下,不慌忙对心上人解释。

    她走到白蛇身边,摸了摸蛇头:“就算她威胁不大,你也不能掉以轻心。”

    白蛇歪头疑惑。

    这时候,树木折断的声音从森林里传来,一个浑身漆黑的大蛇,一路横行,撞倒路上的树木,游了过来。

    夏怿紧张的站起身,看着过来的大蛇。

    树木一棵棵的倒下,那蛇一看就不是善茬。

    很快,黑蛇来到了空地上,和白蛇对视。

    它比白蛇长一些,身子也更加粗,黄色的眸子看看白蛇,又看看夏怿。

    夏怿伸手摸着白蛇,心跳剧烈,这么大的蛇,有些吓人,尤其还是黑色的,眼神还凶。

    他问白蛇:“这就是你的诡异朋友吗?”

    白蛇摇摇头。

    “我是它哥哥。”黑蛇发出沙哑的声音。

    夏怿吓了一跳,这黑蛇居然会说话!

    不对,诡异说话是常识,有问题的是白蛇。

    他看着白蛇,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话!你和淤泥怪一样吗?

    女人看出了夏怿的疑惑,她说:“我也从没见过小白说话。”

    夏怿看向女人,女人走到了黑蛇身边,将身子靠在黑蛇的身上。

    “它父亲是一条普通的蛇,有点儿残疾很正常。”黑蛇说。

    你说谁家蛇有残疾!夏怿的目光立即变成了敌视。

    女人爬上黑蛇的脑袋,踢了他一脚:“怎么说话呢!”

    她对夏怿笑了笑:“抱歉,他就是这样的蛇。”

    夏怿摇摇头,面上表示不介意,实际上记在了心里。

    “我叫褐土,这是黑蛇,我们……”褐土抓了抓脑袋,“我是他的神子。”

    居然真有神子这个职业?

    夏怿还以为,神子只是故事里编出来的东西。

    他跟着自我介绍:“夏怿,白蛇的神子。”

    褐土和黑蛇惊讶的看他,黑蛇上下扫视了几秒,准备说话,褐土一脚将它的嘴合上。

    “这些人类在这做什么?”黑蛇看向箫力军等人。

    “是旁边村子里的人,”夏怿看向箫力军四人,“你们回村子去吧。”

    他还不清楚黑蛇的情况,所以隐瞒下来。

    空地上,只剩下了两蛇和两人。

    夏怿心想,要不要先请黑蛇进家?可洞窟不大,两条蛇进去太挤。

    都怪白蛇,房子太小了!

    他又想,要不要给黑蛇上茶点?可家里同样没有,他可以肯定,黑蛇不会和白蛇一样吃苹果树。

    夏怿突然感到一阵凄凉,家太小不能进,茶水饭食都没有,他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

    他怎么就跟了白蛇这个穷丫头!

    周围的空气里弥漫着尴尬,他不知道如何打破这份局面。

    褐土给他解了围:“你们两条蛇一起聊,我们两个人到别处聊去。”

    她从黑蛇的脑袋上跳下,砰的一声落在地上。黑蛇昂着脑袋,离地面有三四米,这个高度虽然不算太高,但一个不注意,就会崴了脚。

    褐土毫发无伤,黑蛇神情如常,看来已经习惯。

    这个女人有些野。

    “走吧,我们去洞里看看。”褐土勾住了夏怿的肩膀,拉着他向山洞里走去。

    路过洞口,她看了眼两边的木屋,笑了一声,等进入山洞,她迈着脚步转了一圈,仔细看了边边角角。

    夏怿回想起中学的时候,那些检查值日的学生,也是这么查看的。

    好在他昨天刚扫过洞窟。

    检查完毕,褐土回到夏怿身边:“小白的怪癖很让人无奈吧?”

    “还好。”夏怿拿不准褐土和黑蛇是要干什么,只能一问一答。

    他想着,白蛇不是说过来诡异朋友吗?怎么来了哥哥?

    回想白蛇的话,他发现是自己误解了,那天他问是敌是友,白蛇回答是友,可没有说是朋友,家人当然也是友。

    所以白蛇这些天经常往东望,焦急等待的,是它的哥哥?

    “我刚刚见你在弹琴?介意让我听听吗?”褐土说。

    夏怿自我感觉,买了琴棋书画的技能后,他的琴艺不说顶尖,但也到了一方大家的水准,白蛇和村民不懂琴,遇到懂的,一定可以一鸣惊人。

    褐土主动提出听琴,他以为女人是懂的,还有些兴奋,谁知道他才弹了一分钟,褐土就直打哈欠,虽然褐土每次口一张就及时忍住,但逃不过他的眼睛。

    夏怿叹了口气,知音难寻。

    弹到一半,夏怿停下了手,褐土还以为一曲完了,击掌赞叹。

    夏怿向着洞外看去,两条蛇嘶嘶嘶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放心,他们兄妹关系挺好的。”褐土坐到夏怿身边,大大咧咧的勾住夏怿的肩膀。

    突然,黑蛇暴躁的甩起尾巴,将地面敲得咚咚作响。

    白蛇毫不示弱,盯着黑蛇嘶嘶嘶。

    黑蛇张开大口,露出獠牙,白蛇昂着头,发出咔的威胁声。

    两条蛇扭打在一起。

    夏怿和褐土急忙跑过去,拉开两蛇。

    “你干什么!”褐土瞪着黑蛇。

    “它要去争五色莲。”黑蛇说。

    褐土一愣:“这不是好事吗?你还怕抢不过妹妹不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