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22. 夏怿:同类的味道!

时间:2020-09-12作者:尺间萤火

    夏怿和白蛇一起来到村子,灰石屋子的外面,围了一圈村民。

    是灰石出事了?

    夏怿一时间不知道是坏事还是好事。

    片刻,灰石走出,他不用纠结了。

    灰石和周围村民说了两句话,来到了夏怿面前。

    “什么事情?”夏怿问。

    “是红粉。”灰石低着头。

    白蛇猛地窜了过去,着急的从窗户往里面看。

    红粉是那个小女孩的名字。

    夏怿的脑海中,闪过小女孩被自己弄哭的脸,他顾不得问,快步走入屋子。

    小女孩躺在厅堂中央,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摇着头。

    夏怿走到小女孩身边,女孩的双目紧闭,神色安详,似乎只是睡着,但夏怿一摸她的手臂,冰凉顺着指尖侵入他的体内。

    他摸过不少死尸,但还是手臂一抖,惊吓的松开手掌。

    两秒后,他平静下来,再次抓住女孩的手腕,手臂上的肌肉异常的僵硬,没有脉搏。

    这是怎么了?明明前天还蹦蹦跳跳的。

    在女孩身边,她的哥哥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突然他见到了窗外的白蛇,站起身跌跌撞撞的跑出门。

    之前在白蛇面前,连抬头都不敢的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跪在白蛇面前,目光中满是哀求。

    “蛇神大人,求您救救我妹妹吧!”他用力磕头,泥土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

    白蛇的脑袋微微移动,它在找夏怿,它不知道怎么办。

    夏怿跑出来,拦在少年面前:“节哀吧。”

    那少年不听,还在磕头:“请拿我的命来抵吧!”

    夏怿没有说话,周围的村民看着他,一片寂静。

    少年终于明白,他的妹妹无法复活,他发出沙哑的嘶吼,抬起头,盯着白蛇:“你不是神吗,连一个人类也救不了吗!”

    他抄起一块石头,要向着白蛇砸去,夏怿上前拦他,挨了一脚。

    灰石快速跑来,一巴掌将少年打倒在地。

    白蛇低下头,将夏怿护在下面,瞪着少年。

    “你这个畜生,”灰石坐在少年的身上,左右开弓,一拳又一拳的打着少年的脸。

    将他揍的鼻青眼肿,灰石起身:“全是你的错,你害死了红粉,还有脸和蛇神大人说话!”

    “到底怎么回事?”夏怿揉了揉被踢的肚子,身体靠着白蛇。

    地上的少年要说话,灰石踢了他一脚,让一个村民将他拖走。

    “是他去采黄果,随手放在了家里,红粉没见过黄果,以为是普通水果,就……”灰石低下头。

    原来是那个果子。

    夏怿的心情沉重,他抚摸着白蛇的身体,安慰它。

    白蛇十分安静,它盯着屋子看了一会儿,低头让夏怿上来,回去了山洞。

    它趴在山洞的最里面,夏怿坐在它的身边。夏怿无法出言安慰,那可是白蛇最喜欢的玩伴。

    白蛇颓废了两天,来到后山,将所有的黄果树,都推倒摧毁。

    夏怿立在它的脑袋上,它不让夏怿下来,不让夏怿接触到黄果子。

    一整天过后,后山秃了一片。

    灰石见了没有说什么,昨天村子里又一个小孩误食了果子,好在父母及时发现,没出危险。

    白蛇过去看了看那个男孩,男孩躺在床上,面容憔悴。

    可惜小女孩没有这么幸运。

    夏怿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却发现白蛇成了跟踪狂。

    不管夏怿去哪儿,白蛇都要跟着,就算方便也不例外。

    当夏怿吃苹果的时候,它要盯着苹果看好一会儿,确定那果子是红色不是黄色。

    这天,夏怿过去森林里放水,白蛇又跟在了后面。

    段圆圆看得妒火中烧,要不是白蛇只是一条蛇,她就要以为夏怿和它之间发生了什么。

    一棵瘦弱的树,得到了夏怿给予的加餐。

    白蛇应夏怿要求转过头,只是不时偷看两眼。

    放干净水,夏怿到溪水边洗洗手,在白蛇身上擦了擦,白蛇身上是鳞片,擦不干,还是淤泥怪和肉球怪方便。

    他爬到白蛇的脑袋上,白蛇昂起头,向着东边凝视了一段时间。

    “那边有什么?”夏怿问。

    这已经不是白蛇第一次望向东方,在推倒黄果树回来后,就夏怿见到的已经好几次。

    白蛇将尾巴伸到东边,控制尾巴一蹦一蹦的跑到它面前。

    “有东西要过来?”夏怿紧张起来,“是人是诡?”

    白蛇用尾巴折断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一幅画,那画歪歪扭扭,看不清是什么,不过可以肯定不是人。

    “是敌是友?”

    夏怿更加紧张起来,他是被肉球怪世界弄怕了,在那个世界,只要是个诡异,就是肉球怪的敌人。

    白蛇又在地上画着,它大概师从抽象画派顶尖大师,夏怿一点儿看不出来画的是什么。

    “是敌画线,是友画圈。”夏怿说。

    白蛇画了一个椭圆形。

    夏怿松了口气。

    “没想到你还有诡异朋友。”他看着白蛇,有些不可置信。

    不知道白蛇的朋友,是不是和它一样憨憨的。

    等等,那真的是白蛇的朋友吗?

    夏怿的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场景:

    一只黑色的诡异偷白蛇的食物,怂恿白蛇干坏事,无聊起来还打白蛇,然后假惺惺对白蛇说“我们是好朋友”,憨憨的白蛇点点头,信以为真。

    等那个诡异来了,他一定要给白蛇好好把关!

    如果是坏朋友,就算白蛇闹腾,也要禁止它们来往!

    没让他等太久,三天后的早上,夏怿正对蛇弹琴,从树林里走出来了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兽皮衣服,脸上有一道伤疤,她的裙摆和头发一样短,小麦色的圆润大腿露在外面。

    白蛇和夏怿一齐看向她,她瞧了瞧白蛇,又瞧瞧夏怿,眼中露出好奇的光芒。

    夏怿一眼看出女人不正常,他问白蛇:“这就是你的诡异朋友?”

    白蛇摇摇头。

    不是吗?

    女人听到夏怿的话,笑着说:“我是小白的前妻。”

    夏怿惊愕的看着白蛇。

    白蛇剧烈摇头。

    女人掩面而泣:“我们明明一起睡觉,一起洗澡,你这个负心蛇,怎么提起裤子就不认人!”

    夏怿闻到了同类的味道。

    “你是?”他疑惑的问。

    女人明显认识白蛇,白蛇却说她不是诡异朋友,那她是什么?

    夏怿瞪向白蛇:说,这是不是你外面的风流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