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21. 出事了(昨二更)

时间:2020-09-12作者:尺间萤火

    白蛇转过头,看向身后,夏怿正悄悄伸出手,摸着它的尾巴。

    它抬起尾巴,并敲了一下夏怿的脑袋。

    见自己已经暴露,夏怿站起身,遗憾的叹了口气。

    黑姑娘见了他,又磕头行礼。

    夏怿摸着白蛇的脑袋,对黑姑娘说:“蛇神不是爱神,你想要许恋爱的愿望,要去找月老或是丘比特才行。”

    “月老?丘比?”黑姑娘不知道这两个词的意思。

    “总之,蛇神帮不到你,与其想着神明帮忙,不如自己努力。”

    夏怿看了眼对岸的森林,又看看后面有些距离的村子,黑姑娘深夜待在这里,怕不只是心情郁结,还有了寻死的念头。

    可惜,白蛇已经将后山划做了猛兽们的禁地,能来袭击她的,只有松鼠。

    “神子大人教我!”黑姑娘趴在地上,请求夏怿的帮忙。

    在古代,男女之间的风气比较严,就算是在乡下,也没有什么你追我我追你的恋爱伎俩。

    夏怿摸了摸下巴,作为有着两个老婆,一群孩子的人,他对这题很有经验。

    他低头思考,自己当初是怎么追淤泥怪和肉球怪的来着?

    这一思考,就是五分钟过去。

    他好像什么都没有做。

    那么换个方向,淤泥怪和肉球怪是怎么追他来着?

    嗯,首先劫持自己,然后好吃好喝的养着,让自己只能接触到她们,半点见不到别的人类,这样在孤独的驱使下,自己就会喜欢上她们。

    “!!!”

    想不到她们居然如此恶毒!

    亏我还以为她们都是好孩子,结果都是这么套路我的!

    夏怿扭头看白蛇:“你不能学她们!”

    白蛇歪过头,不知道夏怿在说什么。

    黑姑娘抬起头,期待的看着夏怿,以为夏怿是想到了方法。

    夏怿哪有什么方法,他总不能教对方学监禁吧?

    好在他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你先要弄明白,他为什么拒绝你,然后对症下药。”夏怿说。

    黑姑娘感激的点点头:“我明白了!”

    她告辞离开,回去了屋子。

    夏怿转身看白蛇,今天的事他还没有找白蛇算账。

    这条白蛇怪,居然趁他睡觉,随意摆弄他的身体,而且将他带到了野外!

    没想到你是这种蛇!

    “给我摸尾巴。”夏怿伸出手。

    白蛇不理他,将夏怿卷起放在脑袋上,回去了山洞。

    夏怿扭捏的说:“死鬼,吵架就拉我回家睡觉,你很懂嘛!”

    白蛇一脸茫然。

    夏怿经常说它听不懂的话,它已经习惯,让它在意的,是黑姑娘的事情。

    明明都一起玩,情同兄妹了,为什么还要说喜欢的话,要结婚呢?

    天亮后,它没去找小女孩玩,而是待在村子旁边,“悄悄”观察着黑姑娘的情况。

    夏怿站在它的脑袋上,见黑姑娘出了门,向一个方脸憨厚的老成青年走去。

    那应该就是黑姑娘说的,名叫黄牛的人了。

    这些村民的名字,总是带着颜色,不知道是什么习俗。

    黄牛见了黑姑娘,大惊失色,他用力跨出脚步,跑向了后山。

    黑姑娘立在原地,夏怿可以想象她内心的崩溃。

    我喜欢的人,见到我就跑,应该如何是好?

    她一咬牙,也跑了起来,直追过去。

    夏怿和白蛇跟在后面,等着看戏。

    黄牛身体壮硕,黑姑娘身体瘦弱,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眼看黄牛就要将黑姑娘甩开。

    夏怿让白蛇游到路前面,推倒了一推树木,想要拦住黄牛,谁知道黄牛几个跳跃,就翻过了障碍,反倒是后面追的黑姑娘,在这里摔了一跤。

    夏怿心想凉了,却发现黄牛折返回来,扶起了黑姑娘。

    哦豁,有戏。

    为了不打扰到他们,夏怿和白蛇的距离有些远,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只见到黑姑娘在哭,她盯着黄牛的眼睛,似乎在逼问他为什么。

    黄牛急红了脸,过了许久,才说了句话。

    然后黑姑娘转悲为喜,抱住了黄牛,黄牛一把推开她,她快速的说着什么,最后两个人抱在一起。

    他们腻歪了十多分钟,黑姑娘牵着黄牛的手,来到夏怿这里道谢。

    “我家家庭比他好,所以他不敢答应,我父母可是从没有嫌过他。”黑姑娘和夏怿解释说。

    夏怿点点头,原来如此。

    是觉得女方条件好,自己配不上,所以拒绝。

    想到这里,夏怿看向白蛇:你的房子车子,还有存款呢!

    没有这些,别想我进你家的门!

    白蛇看着两人,他们手牵着手,约好回去拿工具,到后山摘黄果。

    如果是现代,两人说不定已经**的好上了,但这是古代,牵牵小手,抱一抱,就是了不得的事情。

    “看什么?”夏怿拍了下蛇脑袋,“你也要去找你的小情人牵手?”

    白蛇摇了摇头,它带上夏怿,去了山洞旁边的苹果林。

    夏怿弄不懂白蛇的意思,他随手摘了几个苹果,来到溪水边,将脚放到溪水里,一边乘凉一边吃。

    溪水边没有树木遮挡,太阳直射而下,有些晒人。

    夏怿将白蛇挡在太阳的方位,得到了一片阴凉。

    他满足的躺着。

    白蛇低头看着他,夏怿没有和他一起玩,但它却感觉到了,和小女孩一起玩时一样的快乐,这个快乐似乎有些不同。

    它将尾巴垂在水里,画着圈。

    傍晚,他们回到山洞,段圆圆用充满怨念的目光,看着他们。

    这几天,夏怿一直和白蛇腻在一起,段圆圆一点儿没有靠近的机会。

    如果是白蛇拉着夏怿,段圆圆还能接受,可事实是,夏怿和白蛇情投意合,连睡觉都一起。

    她,还不如一条白蛇吗?

    一定是夏怿为了大家的生命,所以努力的讨好白蛇,她不可能会输给一条蛇!蛇什么也做不了!

    “夏兄弟!”箫力军从森林里跑来,他的自愈天赋很强,腿已经彻底好了。

    夏怿和白蛇看着他,他跑得很急,喘息声很大。

    “出事了。”箫力军立在白蛇面前,神情纠结,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什么事?”夏怿紧张的问。

    是这个世界的节点要来了吗?血腥的场景要开启了吗?

    “那个、我、哎,你和白蛇去村子里看吧!”箫力军一跺脚,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