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20. 白蛇的恋爱指导

时间:2020-09-11作者:尺间萤火

    箫力军先夏怿和白蛇一步,已经到了村子。

    夏怿骑在白蛇的脑袋上,让白蛇抬起头,俯瞰村子,在一片空地上,见到了箫力军。

    他和灰石一起,身边还有十多个拿着木枪,正在练习突刺的村民。

    这个灰石村,居然还操练武艺?

    夏怿想到灰石那天弯弓搭箭的事情,这个村子的村风有些彪悍。

    见到夏怿和白蛇,灰石匆忙过来招待,夏怿让他领路,去叫小女孩。

    他领着夏怿,来到了他的家。

    夏怿斜了他一眼。

    这个家伙,见白蛇怪喜欢那只人类幼崽,居然抱到了自己家里养。

    灰石抓抓脑袋:“在我这里方便一些,别家也不愿意养。”

    村民们自己吃饭都困难,自然不愿意多一张口,可要是灰石告诉他们,小女孩深受白蛇的喜爱的话,就是再困难,村民也会争抢。

    “红粉!”灰石大声喊。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她的手上抓着一样东西,离得近了,夏怿发现那是冰糖葫芦。

    “昨天村里去城里买盐,让人带的。”灰石解释说。

    小女孩先将冰糖葫芦递到夏怿面前,用灵动的眼睛看着夏怿:“哥哥,给你吃。”

    白蛇不可置信的看着小女孩:我每天陪你玩,你有吃的居然先给他!

    夏怿心中得意,和村里的歪瓜裂枣比,他可是帅得出奇,小女孩不喜欢他才不正常。

    何况白蛇和小女孩玩的游戏,都来自夏怿,在小孩眼里,会玩才是真正的厉害。

    夏怿咬了一颗糖葫芦,酸得很。

    小女孩又将糖葫芦递到白蛇面前,白蛇张开巨口,将糖葫芦和木签一口吞下,还舔了小女孩的手。

    女孩呆呆的看着空荡荡的手,眼中慢慢蓄起了泪水。

    “哇——”

    她抱住夏怿,大声哭了起来。

    白蛇仰头看天。

    最后还是灰石拿了一块肉,哄好了女孩。

    小孩子不记仇,继续和白蛇玩游戏,夏怿立在一边,灰石邀他进门坐坐。

    咬一口浆果,夏怿问:“你们操练枪术做什么?”

    “早些年的时候,我想带着村民从军,后来才知道从军要关系,不然就是当送死鬼,就算了,但闲着没事也会练一练,用来防备强盗。”灰石说。

    “为什么想从军?”

    “不管朝代兴亡,农民都是最苦的人,我不想我们这一族,一直只做个农民。”

    夏怿点点头,这家伙挺有上进心。

    “对了,地下室里有村里收集的一些新鲜玩意,神子大人要看看吗?”灰石扯开了话题。

    “好。”夏怿站起身。

    他们顺着一个梯子爬下,灰石举着一盏油灯。

    夏怿摸了摸手臂,骤然下降的温度,让他有些寒冷。

    地下室很小,几步就能走完,杂七杂八放着许多东西,有酒有刀有剑,甚至还有扎甲,这可是上战场的士兵才有的东西。

    这群村民看起来憨厚老实,实际上抢劫偷盗、劫人献祭,甚至连士兵都敢下手。

    谁要是小瞧了他们,可要吃个大亏。

    夏怿找了一圈,意外发现了一把琴,他高兴的将琴拿起试了试,音有些跑调,但调一下就能使用。

    抱着琴,夏怿回到上面,他的琴棋书画技能,终于可以用了。

    空地上,他给白蛇演奏了一曲高山流水。

    白蛇打了个哈欠,小女孩倚着一旁的树,睡得很香。

    哎,对蛇弹琴!

    “好,先生大才!”灰石击股赞叹,“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夏怿抬头望了望,没找到梁在哪。

    灰石继续吹捧,什么蓬莱仙乐,此曲只应天上有的词句,不断冒出。

    “你有什么意图?”夏怿问。

    吹捧一下十分正常,但吹捧这么久,明显有问题。

    灰石嬉笑着说:“大人明察秋毫。”

    他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后山猛兽有些多,老虎和熊不时也会过去……”

    “你们要后山做什么?”夏怿问。

    “后山伐木方便,而且黄果能卖出去。”灰石回答。

    黄果?那个白蛇说的,吃一下就肚子朝天的果子吗?

    毒果子可以卖?用来制毒?

    这个世界真危险。

    夏怿问了白蛇,白蛇在周围的山上转了一圈,通过地听技能,找到了老虎和熊的位置,过去威胁一番,让它们远离后山。

    完事后,已经夕阳西下,夏怿和白蛇回到了山洞。

    月亮升起,星星闪耀,夜纱笼在森林上。

    山洞里的白蛇睡不着,抬头看了看外面,又看向夏怿,夏怿侧躺在旁边,睡得正香。

    白蛇用尾巴拨了拨夏怿,将他平躺,摆成大字形,这样才对称。

    夏怿睡得沉,没有反应,白蛇又摆弄他的手脚,弄成各式各样的对称形状。

    不过手脚能摆弄的有限,白蛇很快腻了,它叼起夏怿,用尾巴卷着,放在头上,游出了山洞。

    今天的月光昏暗,森林里一片寂静,白蛇在洞口的空地上游了一圈,去往了村子。

    它游得很慢,怕惊扰到头上的夏怿,等月亮过了中天,才到了地方。

    夜里的村子漆黑一片,村民们都在屋子里睡觉,白蛇看不到一个人。

    它有些失望,用尾巴将夏怿伸出脑袋外的身体拨回去,绕着村子游了一圈。

    突然,它的身子停住,然后快速向着村子后面的溪水处游去。

    溪水距离村子有段距离,前面就是森林,十分阴暗。

    在溪水旁边,传来一阵低沉的哭泣声。

    白蛇将夏怿放在地上,用尾巴盖着,头伸到溪水旁。

    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在树下抱着双腿哭泣。

    见到白蛇,她吓了一跳,连哭声也停止了。

    白蛇默默退后了一些,这个姑娘黑不溜秋的,而且不好看。

    “蛇、蛇神大人!”黑姑娘结结巴巴的说。

    白蛇点点头,作为回应。

    黑姑娘的身子僵硬,靠在树干上一动不敢动,白蛇也不动,就这么看着她。

    过了一阵子,黑姑娘稍稍放松下来,她跪在白蛇面前,说:“蛇神大人,求你帮帮我吧!”

    白蛇看着她。

    她继续说:“我和黄牛从小在一起,情同兄妹,我喜欢他,以为他也喜欢我,可是我今天和他说,他居然说、说……”

    白蛇正听得高兴,猛然感觉到了什么,身子一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