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10. 不是我,我没有!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箫力军和短发女生还没有反应过来,只以为白蛇是要对夏怿不轨。

    短发女生离得近,忙拉夏怿的手离开。

    箫力军拄着木棍不方便靠近,大声喊:“快走!”

    短发女生索性扛起了夏怿,向着远处跑去。

    夏怿:“???”

    白蛇见有人拐跑了自己的清洁工,急忙去追,它拦在短发女生面前,短发女生往后跑,白蛇用身子将她围了个圈。

    短发女生绝望的放下夏怿。

    箫力军站在不远处,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进的话,他不是白蛇的对手,上去就是送死,退的话,现在夏怿和短发女生还没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在他犹豫的时候,他见到白蛇将脑袋伸向了夏怿和短发女生。

    短发女生闭上了眼睛,但疼痛没有到来。

    她睁开眼,见夏怿正摸着白蛇的脑袋。

    白蛇将脑袋搁在地上,模样亲昵,一点儿没有凶兽的气势,如果不是它那巨大的体型,短发女生就要以为,白蛇是夏怿养的宠物。

    等等,谁说巨兽就不能是宠物了?

    她震惊的看着夏怿:“你你你收服了白蛇?”

    “我没有!是朋友!”夏怿只是一条咸鱼,不想被误会。

    他对白蛇说:“把尾巴收起来吧,白蛇怪。”

    白蛇收回了围着的尾巴,这过程又将短发女生吓得不轻。

    为了证明白蛇的无害,夏怿爬到了蛇脑袋上:“没事的,这是一条好蛇。”

    “是这样吗?”短发女生鼓起勇气,伸手去摸白蛇。

    白蛇转头看向她,她惊叫着后退,见白蛇没有追上来,才冷静下来。

    她再次伸出手,终于摸上了白蛇,她没敢摸头,摸的是身子。

    白蛇没有躲闪,仍由短发女生摸。

    夏怿看了看短发女生的手,低下头,盯着白蛇的眼睛。

    没想到,你居然是一条这么随便的白蛇!

    还以为你给我摸,是因为我们命中注定,没想到你对别人也是这样的!

    分手吧,渣蛇!

    夏怿从蛇头上跳下来,正遇上过来的箫力军。

    箫力军见到生命垂危的夏怿和短发女生,竟然开始玩蛇,吓得不轻。

    他以为白蛇要大开杀戒,谁知道他们居然玩得挺开始的样子。

    他十分好奇,所以壮着胆子,过来看看。

    见夏怿从蛇头下来,他羡慕的伸出手。

    啪——

    白蛇一尾巴抽在他的身上。

    箫力军手上的木棍飞出,人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稳住了身体。

    好在他的断腿用树枝固定得好,不然这一下,就要伤上加伤。

    夏怿吓了一跳,急忙去扶他。

    箫力军悲痛的看着夏怿:“为什么你们摸得,我摸不得?”

    “因为你是公的。”夏怿给白蛇点了个赞。

    箫力军大吃一惊,狐疑的看着夏怿:“你居然是女的?”

    “我是特殊的。”夏怿自豪的说。

    白蛇不是一开始就让他摸,刚刚见面的时候,白蛇还是用嘴叼的他,十分粗暴。

    后来他成了白蛇的男仆,才得到了摸摸的机会,再后面借着帮白蛇洗身子,才骑上了白蛇。

    “特殊?你是双性?”箫力军的思想歪了。

    “我说的特殊,是关系的特殊,不是我身体构造的特殊!”丢下箫力军,夏怿回到白蛇身边,摸着它的脑袋。

    乖蛇。

    短发女生将脸贴在白蛇的鳞片上,她的害怕,变成了喜悦。

    就好像路上遇到了一只野猫,伸手过去的时候害怕它抓人,摸到手上之后立即沉迷。

    她看向蛇头,脑海中闪过夏怿骑在蛇头上的场景,她心动了。

    伸出手,她摸向了蛇头。

    白蛇晃了晃脑袋,不让短发女生摸,头这个部位太重要,不是亲近的人不能摸,万一摸的人突然袭击,难以抵挡。

    夏怿露出笑容,他爬上蛇头,给了短发女生一个胜利者的笑容。

    这条蛇,只有我能骑!

    短发女生没有意会到那笑容的意思,从她的角度来看,是夏怿骑在白蛇上,对她灿烂一笑。

    她的心脏砰砰跳动着,夏怿的姿色不错,那天晚上还从胖子手上救了她,她怎么能不心动。

    别人家的王子骑白马,她家的王子骑白蛇,不仅不差,而且更加酷炫。

    “先回山洞吧。”夏怿说。

    白蛇游到了山洞里,箫力军和短发女生跟在后面。

    山洞昏暗,白蛇在里面休息,夏怿三人坐在洞口,说着情况。

    夏怿说:“我前天晚上发现白蛇十分温和,所以一直和白蛇在一起,没什么好说的。”

    箫力军和短发女生对视了一眼,由短发女生说:

    “我们前天逃出去之后,因为害怕跑了好远,在树上度过了一夜。昨天早上,我们准备回来看看,结果遇到了狼群,好不容易摆脱它们,又在森林里迷路,所以现在才过来。”

    “这样啊。”夏怿点了点头,他就奇怪两人怎么隔了一天才来,原来是因为狼群。

    “我们现在怎么办?你有想法吗?”箫力军问夏怿。

    趴着休息的白蛇,闻言抬起了头。

    夏怿扭头看了眼它:“我打算和白蛇一起。”

    “和白蛇一起也好,安全。”箫力军和短发女生点点头。

    白蛇就是诡异,还有什么地方,比待在诡异身边,由诡异庇佑,更安全的呢?

    “你们也留下吧。”夏怿发出邀请。

    白蛇不说话,每天就是吃了睡,还有强迫症,他很无聊。

    如果他和白蛇现在有,或者将来可能有夜生活,他不会让两人碍事,但白蛇明显无法进行夜生活。

    短发女生立即答应下来。

    箫力军想了想:“今天是第三天,明天村民就会把我的最后三个队友,抬到这里来,先接了他们再说吧。”

    夏怿这才想起,他还有三个队友。

    那个晚上夜袭短发女生,在拐杖村民的测试下,指了别人当替死鬼的胖子,也在那三个人里。

    夏怿正想着要拿后面三个队友怎么办,白蛇突然窜了过来。

    它抬起尾巴,指了指夏怿的衣服。

    因为短发女生扛着他跑,红色新郎官服十分不整洁。

    这触发了白蛇的强迫症。

    夏怿一边整理,一边想,白蛇的强迫症看来并不严重,无聊了才会发作,之前一点儿没有提衣服的事。

    等夏怿整理完毕,白蛇转过头,看向短发女生。

    短发女生的衣服虽然脏,但还算整齐,白蛇注意的不是那里,而是女生的脑袋。

    短发女生的头发上,有一个发卡。

    “怎、怎么了?”女生害怕的看向夏怿。

    “你的发卡,”夏怿说,“白蛇喜欢对称、整齐的东西。”

    发卡只夹了左边,右边没有,所以不对称。

    女生立即摘下发卡,丢了出去。

    白蛇满意的点点头,最后看向了箫力军的腿。

    箫力军低下头,他的一条腿骨折,一条腿完好,很不对称。

    他面露惊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