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08. 捏来捏去小毛球(第二更)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之前的记忆,对夏怿来说,就如同是一场梦,加上时间久远,他需要仔细回想,才能想得起来。

    他趴在白蛇身上,努力回忆当初梦里见到的场景。

    他看见的的确是一条大白蛇,就和身下的白蛇一摸一样。

    这白蛇,是肉球怪和淤泥怪的转世?

    这很好确定,只要他再使用通灵看看就可以。

    夏怿抱着白蛇,刚准备发动能力,白蛇就动了起来。

    它转过头,竖瞳盯着夏怿。

    夏怿松开手。

    白蛇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洞外,似乎十分纠结。

    没等夏怿问,它用尾巴拍了拍夏怿的脑袋。

    白蛇巨大,就算它收了力道,夏怿还是被尾巴砸得脑壳疼,他捂着脑袋,看着白蛇钻入了树林中。

    应该是去觅食了。

    白蛇离开后,小毛球从影子里冒出来,它扑到夏怿怀里,看着他。

    夏怿可以意会小毛球的意思,如同心灵感应一般,小毛球是在问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回答说:“你可能要多个妈了。”

    等白蛇回来,他就用通灵来验证。

    小毛球:“???”

    没有去理小毛球的疑惑,夏怿突然担忧起来。

    关于和他好的诡异,淤泥怪是第一个,没什么好说的,他们是十分正常的恋爱。到了肉球怪,等夏怿知道她是淤泥怪转世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已经水到渠成,他根本没有做出努力。

    现在遇到了白蛇怪,要怎么办?

    如何攻略一条白蛇?在线等,挺急的。

    比起如何攻略,更让夏怿担忧的是,淤泥怪是淤泥怪,肉球怪是肉球怪,处在不同的坏境里,她们的性格和身体都不相同,白蛇怪也是如此,它是淤泥怪和肉球怪的转世,但并不等于她们。

    等于说,夏怿想要靠近白蛇怪,就要从零开始。

    谁知道最后是攻略成功,还是被咬掉头。

    可恶,为什么我要这么早发现白蛇怪的身份!

    夏怿烦躁的抓着头发,肚子也吵闹起来。

    他低头看向小毛球:“我饿了。”

    在前两个世界,夏怿有淤泥怪和肉球怪喂食,现在尽管她们都不在,夏怿还有小毛球。

    小毛球手舞足蹈。

    “村子太远?我一个人不安全?”夏怿摇了摇头,“没事,死了正好。”

    小毛球继续手舞足蹈。

    “白蛇怪不杀我,所以不用死了?”夏怿摸了摸下巴,小毛球说的似乎有道理。

    他之所以寻思,是因为知道打不过诡异、躲不开诡异,所以早死早超生,既然诡异不杀他了,他也没必要死了。

    而且白蛇怪是转世。

    见夏怿不再坚持,小毛球指了指旁边摆放整齐的果子。

    夏怿剧烈的摇着头:“那是白蛇怪含在嘴里的,我不吃。”

    小毛球歪头看夏怿:你吃淤泥怪妈妈还有太岁妈妈嘴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小孩子哪来那么多问题!”夏怿恼羞成怒。

    小毛球只能退步,拿了两个苹果,去不远处的河边给夏怿洗洗。

    它只能拿两个,拿多了没法使用影中穿梭。

    山洞里,只剩下了夏怿。

    夏怿走出山洞,坐在草地上,这草都病恹恹的,估计是白蛇总是游来游去,压了的原因。

    他想,淤泥怪是真的有着身体,太岁是可以化作人类的身体,这个白蛇怪,可真的是一条蛇啊!

    不对,说不定白蛇怪也会变身呢?

    不对,变身了也不一定和我有关系。

    不对,不是不一定,是基本不会和我有关系,攻略诡异什么的,我根本不会!

    夏怿深知自己的能力,在现世,他母胎单身,在诡异世界,淤泥怪是自己凑上来的,肉球怪也是莫名其妙凑上来的,他只会躺赢,不会自己努力。

    各种消极的想法,在夏怿的脑中纠缠着,他躺在地上,决定放弃。

    管它东西南北风,他只是一条咸鱼而已,咸着就完事了。

    他躺了几十秒,小毛球就带着苹果回来了。

    夏怿看着它的新造型,抓了抓脑袋。

    小毛球之前是个球样,而现在头顶凹了进去,是个杯子样,杯子里,盛着满满的水。

    小毛球舞了舞手。

    “给我喝?”夏怿有些感动,不愧是他的好女儿。

    不过河水他是不会喝的,用来洗浆果吧。

    夏怿端着小毛杯回到山洞,将浆果丢到里面泡着,先咬了苹果,苹果有些酸,不太好吃。

    他又咬了浆果,浆果更酸,还不如苹果。

    他有些想念肉球怪和淤泥怪,她们在的话,绝不会让他吃这样的东西。

    夏怿咬着苹果,苹果的涩,代表了他的心情。

    苹果吃完,夏怿将小毛杯里的水倒掉,捏着小毛球玩。

    小毛球在上个世界碎了,是太岁用太岁肉补了起来,所以现在的小毛球,也有太岁的变形能力。

    不过小毛球比上个世界的夏怿还要废,夏怿好歹还能变骨头变毛发变肉,小毛球只能变影子,而它原来就是影子构成的,等于没变。

    太岁的能力到了小毛球的身上,只能用来变形,比如变成杯子盛水。

    夏怿将它当做橡皮泥,捏出了一个馒头。

    馒头上长出手脚,小毛球怕夏怿吃它。

    夏怿克制住自己加工的**,将小毛球捏成了一条蛇。

    可惜他的技术不行,这蛇怎么看怎么像一根打结的绳子。

    早知道积分应该用来换捏泥人精通,琴棋书画在这里根本没法施展。

    等等,也不是不能施展。

    夏怿将小毛球捏成棋盘,和它一起下五子棋。

    到了中午,树林里传来动静,是白蛇回来了。

    小毛球立即变回球样,钻入了夏怿的影子里,夏怿站起身,看着洞口。

    白蛇的速度比昨天还快,一转眼就到了夏怿之前躺的草地上,它见到夏怿还在,放慢了速度。

    它没有进洞,而是趴在地上,对夏怿摇了摇尾巴。

    夏怿走出山洞,来到白蛇面前,白蛇翻了个身,将肚皮露给夏怿。

    这是要做什么?

    夏怿疑惑的看向白蛇的肚皮,他不禁后退一步。

    白蛇肚皮上的鳞片缝隙里,沾着血迹。

    蛇也有那个?我要怎么办?有蛇用的大创口贴吗?

    夏怿慌了一阵,发觉事情可能没有这么复杂。

    大概是从哪沾了血,想要我清理一下。

    他看了看四周,没有可以用来擦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