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98. 夏怿之头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严处随着调动,来到了新的总部研究所,这研究所的任务,是破开一个金属盒子。

    那盒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又坚固,又耐腐蚀,不管他们用了什么方法,也不能破开。

    严处疑惑,这盒子为什么要交给他们?他们可都是研究诡异的研究员。

    难道说,这个盒子也是一个诡异?

    这样不危险,不伤人的诡异,为什么要抓起来研究?

    又一天的研究时间结束,严处收拾好研究室,和助理道别,向着宿舍走去。

    路上,他和遇到的研究员们打着招呼,有人叫他晚上一起,他拒绝了。

    他对两个男人在一起玩没有兴趣。

    离开喧闹的走廊段,他收起了客套的笑,没了秦年罩着,他不敢乱得罪人。

    想到秦年,严处的心中一沉。对策部的人抓了秦年,将他关进了监狱,罪名是与诡异通女干。

    严处不相信这样的罪名,听着就感觉可笑,与诡异通女干?秦师兄是这样的人?这是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他宁愿相信秦年久旷之下,忍不住对海豚下手,也不相信秦年会对诡异下手。

    一定是秦师兄手上抓了哪个高层的把柄,被陷害了!

    可怜的秦师兄。

    要是夏怿在就好了,他是杜所长的外甥,可以托所长求求情。

    夏怿哪去了呢?

    新研究所的宿舍门,比之前的研究所更有人情味,上面画着花纹,而且不再是冷冰冰的银色,而是木色。

    但严处的心,没有一点儿被温暖到。

    他打开门,走了进去。

    一道黑影突然落下,冰冷的刀锋,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严处惊恐万分,急忙捂住了嘴,如果叫出声,只会死得更快。

    “你很聪明。”

    一道女声,在他的身后响起。

    “你想要干什么。”严处小声问。

    宿舍的隔音效果很好,他本不用这么小心,但他怕万一隔壁听到,身后的黑影会杀他灭口。

    他还年轻,他还想找到夏怿,想带着夏怿一起,去监狱询问秦年,为什么会背上那奇特的罪名。

    “我在找一个银色的箱子,一个难以打开的箱子,它在哪?”

    女声的声线平稳,冰冷冷的没有感情。

    严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们正在研究的箱子,他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我已经去了两个研究所。”女声突然说了暂时不相干的话。

    说这话,是为了威胁严处:“那两个研究所的研究员没有答出来,他们都死了。”

    严处的脑子颤抖起来。

    不知道,就会死!

    “你也不知道吗?”

    随着女声话语的落下,严处感觉,脖子处的刀刺破了他的皮肤。

    “我知道我知道!”严处急忙说。

    “带我去。”

    “这不可能,你一定会暴露!”严处说。

    身后没有传来回答,架在他脖子上的刀,也收了回去。

    严处小心翼翼的向后看去,发现原地没有人影,只有一个厚厚的笔记本。

    那刺客走了?严处松了口气。

    这个笔记本又是怎么回事?

    严处俯身去捡笔记本,笔记本上突然多出了一张口:“走。”

    严处吓得腿一软,跌倒在地。

    “诡、诡异!”他哆哆嗦嗦的指着笔记本。

    他刚刚明明感觉背后是人影,怎么突然就变成了笔记本诡异?

    严处的脑中,闪过一道灵感,他瞪大眼睛:“太岁!”

    “看来你是想违抗我的命令。”太岁化出了一把大刀。

    “没有没有!”严处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

    他不敢直接去碰太岁,用一个手提包将笔记本装入里面,走出卧室。

    太岁将笔记本的拉链拉开一条缝,看着严处。

    严处不认识她,但她认识严处,严处是她男人的儿子,四舍五入就是她的儿子。

    太岁本来想告诉严处,自己是他妈,然后问他知不知道他爸的下落,但她的心情很差,不想与别人客套,就选了直接威胁。

    她说去了两个研究所杀了人,是在骗严处。

    她的身子染上了恶,不能沟通之前的躯体,但还可以感觉到之前躯体的大致方位,她感觉到了箱子在这里,是直接过来寻找的。

    研究所很大,严处走了十分钟,才到了地方。

    那是一个被钢铁大门关着区域。

    “这里必须有身份卡才能通过,而且旁边有着监控,如果刷卡的人不对,门也不会打开。我没有身份卡。”

    严处想着,自己已经没有了作用,太岁应该会放了自己,另找他人吧?

    不过她会不会杀了自己?

    想到这里,严处立即改口:“我知道谁有身份卡,我可以带你去找他!”

    他正好看不惯一个为非作歹的高级研究员,可以祸水东引。

    “不用。”太岁刺破手提包,从里面钻了出来。

    “不用?这个钢铁门可不是一般的坚固,就算你是太岁,也不可能……”

    严处的话没有说完,太岁伸手向门上一按,一道呲声响起,门上就出现了一个大洞。

    “你说什么?”太岁看向严处。

    “我说就算你是太岁,也不可能打不开!”严处立即改口。

    研究所里响起了警报,太岁腐蚀门的场景,被旁边的监控拍下。

    太岁丝毫不慌,走进了门内。

    严处在原地转了两圈,也钻了进去。

    他作为带路人,死定了!

    谁能想到这只太岁居然这么莽,他还想着慢慢计划脱逃方案!

    门里面还有两道门,太岁一一破开,其中一个守卫被她轻易解决。

    最后一个钢铁房间的正中央,放着一个密码箱。

    她走向密码箱,两边的墙壁翻起,五挺机枪向她扫射,子弹触碰到她的皮肤,化作了一滩滩铜水,落在地上。

    她伸手按住了保险箱,又一个管子冒出,喷了她一身的水。

    那是岁水。

    见到岁水,太岁又想起了仇恨,她将手化作巨刀,切断了地下的机关。

    严处站在第一扇门里,紧张的往里面看着,太岁拿着那个不知名的金属箱子,走了出来。

    “武装人员马上来了!”严处焦急的说。

    太岁毫不理会,她摸了摸箱子,箱子动了起来。

    严处瞪大眼睛,研究了这么久,他很好奇里面究竟是什么。

    金属的箱子,变成了白色太岁肉,太岁将手伸入里面,拿出了一个人头。

    “这这这!”严处忍不住惊呼。

    这是夏怿的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