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97. 鲸岁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武装部队跟丢了小毛球。

    他们对付诡异的经验充足,但母从淤泥怪的小毛球,就算在诡异里也是诡异的存在,小毛球不露面的时候,这些武装人员拿它丝毫没有办法。

    虽然小毛球每隔一会儿,会上来抖抖身体,防止整个球被影中的黑暗侵蚀,但地面上的影子很多,它可以选的冒头地点很多,武装人员根本无法把握。

    为首的武装车停下,副驾驶上的队长打开门,踢下属泄愤。

    他张口骂:“该死……啊!”

    一道白光闪过,他的骂声变成了惨叫,他的眼眶如同打开的水龙头,涌出大量的血液。

    他倒在了地上,同时倒下的,还有所有暴露在天空下的武装人员。

    天上,一个白色光团掠过,它向下看了眼,继续向小毛球的方向追去。

    小毛球的目标,是远处的大海。

    它路过一条小河,从河底的阴影里钻出,想要休息一下。

    哗——

    一只身上缠着水草的猴子,突然窜出,伸手捉向它手上的肉球。

    好在小毛球警惕想,及时躲入了影子中。

    离开河流,水猴子没有跟来,但天空上,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团。

    白色光团通过感觉,锁定着小毛球,它一直等着,等到小毛球到了一片漠,它放出了大量的光芒。

    那光芒有种异常的穿透力,将周围所有的影子,都磨削干净。

    影中世界的小毛球的看着上空,那一道道影子,对它而言就是一道道门户,现在所有的门都不见了。

    影中的黑暗挤压着它的身体,再不上去缓解一下,它就要沉入黑暗。

    它绝望的继续前进,惊喜的发现前面还有一小块阴影,那阴影足够它出入。

    它来到阴影下,感觉不对。

    为什么别的阴影都消失了,就这一块好的?

    这是陷阱!

    它向后退去,但周围的压力,又将它挤到了阴影下。

    它已经不行了,必须上去。

    已经够了吧?它看了看怀里的肉球,犹豫了两秒,钻出了影子。

    面对冲来的白色光团,小毛球丢出了肉球,光团立即放下小毛球,追上了肉球。

    它散发出亮眼的光,光化作一根矛,插入了肉球的体内。

    肉球的表皮崩裂,发出砰的一声。

    地上落下了一小块皮,如同被刺破的气球一般。

    这根本不是太岁,只是一团肉皮而已!

    白色光团一愣,回头去看,哪里还有小毛球的身影。

    小毛球快速逃窜。

    早在刚出包围圈的时候,它就把太岁放下了,如果太岁还在,它怎么可能跑这么远,最多跑个几百米,就会无力倒下。

    这些傻瓜。

    小毛球得意着,它找了一个隐蔽的影子,钻出来透气。

    一道白光闪过,追来的白色光团,用光矛将它钉在了地上。

    咔——

    小毛球的身体碎成了五块。

    白色光团轻蔑的看了眼小毛球的尸体,飞了出去。

    山崖间的缝隙中,小毛球的尸体,就这样躺着,一阵风吹过,崖上的树木摇晃着。

    太阳慢慢落下,傍晚时分,三只鸟飞到了这里,它们好奇的看着影子碎片,用嘴去啄,可捉了个空。

    常鸟哪里啄得到影子。

    其中两只鸟放弃,但剩下那只不服气,它用力啄向了地面。

    松垮的石块,在鸟坚硬的喙下崩裂,一个石片飞出,那块石片上,带着一小块影子,地上的一块影子碎片上,出现了一个小洞。

    小毛球的影子碎片,是附在石头表面上,破坏了石头表面,就能破坏影子。

    那鸟高兴的蹦着,又低下脖子。

    它漆黑的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尖锐的喙距离影子碎片越来越近。

    叽——

    一小块白色的东西,突然跃出,钻入了那鸟的嘴里。

    鸟张大嘴,扑腾翅膀挣扎了两下,倒在地上,口中流出汩汩的鲜血。

    另外两只鸟吓了一跳,立即飞了出去。

    鸟剧烈抽搐了一会儿,没了动静。

    它白色的腹部隆起一块,一个指头大的太岁肉,从里面钻出。

    这块太岁肉,就是刚刚伪装成太岁的那一块,白色光团忙着追小毛球,没有注意它。

    太岁肉来到小毛球碎片的前面,默默守着。

    ……

    太岁收回了小毛球那边的视线,她的内心刺痛,她的仇恨高涨。

    她想要发泄,想要去锤旁边的树,但她不能。

    有一只鼻子很灵的诡异,发现了她,正跟在她的后面,那是一只狗头人。

    “你跑不掉的!”狗头人举着一棵树,用力砸向前面的太岁。

    太岁变成滚轮,快速滚出了树的攻击范围。

    狗头人又一个横扫,太岁变成麻雀,想要上飞,可见到了上面的盘旋的鹰。

    那也是一个诡异。

    她一迟疑,树干扫在了她的身上,将她击飞出去。

    狗头人兴奋的举起树干,还要追击,太岁顺着树干的力道快速翻滚,滚入了一边的河流中。

    狗头人束手无策,它只是最低级的诡异,只是身体强了一些,嗅觉灵敏了一些。

    天上的鹰发出一声嚎叫,顺着河流盯着太岁,太岁变成游鱼,快速顺着水流游下,不是它不想藏起来,而是一旦拖久了,过来的诡异会越来越多。

    鹰的叫声,引来了一条黑蛇,黑蛇钻入水流,咬住了太岁化身的鱼。

    太岁脱了一层肉,从黑蛇的嘴里逃出。

    前面,就是大海!

    太岁加快了尾巴摇摆的速度,终于感觉周身一轻。

    “你就是为了进入海里?你不会以为我下不了海吧!”黑蛇发出刺耳的声音。

    太岁没有理它,借地形躲闪着,她的目光,焦急的在周围寻找。

    终于,她找到了她要的东西。

    那是一条鲨鱼。

    她向着鲨鱼游去,鲨鱼不假思索的吞下了她。

    “哈哈哈,你逃到这里,就是为了不死在我的手上?”黑蛇嘲笑太岁。

    它冲向鲨鱼,要将鲨鱼撕碎,它才能放心。

    哗——

    鲨鱼突然翻滚起来,它张大嘴,口中鲜血冒出。

    它的皮肤凸起,光滑的身上满是肉丘,肉丘颤动着,终于突破了鲨鱼的皮肤,整条鲨鱼,变成了一块一米直径的惨白肉球,那肉球上,有着一道淡黑的纹路。

    黑蛇大惊失色,急忙向后逃,肉球张开巨口,将它吞入了漆黑的体内。

    “不,杜之珠说你不能吃生物的!”

    黑蛇的惨叫,在水下回荡。

    太岁吞了黑蛇,身上又添了一条淡黑纹路,她丝毫不管,冲着不远处的鱼群冲去。

    她变成巨网,所有的鱼,都被她困在体内,成了她的养分,她身上的淡黑纹路不断增加。

    这是吞噬其他生物的恶,恶会侵蚀她的身体,一条纹路,便是一条生命。

    这过程痛苦,她在水下挣扎,痛苦化作愤怒:

    “杜之珠!”

    几条鲨鱼被周围的血迹吸引过来,它们张开大口,尖利的牙齿咬向太岁,太岁张开比它们更大的口,将它们包裹、吞噬。

    从岸上跃下来一个个诡异,过来追杀太岁,也都化为了太岁的养料。

    海上,一船渔民看着海下不断扩张的黑色巨物,惊恐的叫喊:“这是什么!”

    轰——

    一道水波涌起,宛若黑色巨鲸的太岁,从海面钻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