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96. 舞蹈的姿势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夏怿感觉浑身灼热,身体如同要化成水一般。

    这就是灭岁剂的效果。

    这样痛苦,不如趁早结束算了。

    他勉强睁开眼睛,看向太岁,这一看,他心中的死意,就消散了干净。

    这世界上总会有几个人,你只要看看她,心中的委屈、痛苦与绝望,就会消散干净,只想将她拥在怀里。

    太岁今天的模样,是一个银发红眸的女孩,因为她的一半肉用来做了岁肉球,所以身高陡降。

    夏怿伸手抱住了她。

    “你高兴什么。”太岁快急得哭出来,不能理解夏怿怎么还带着笑。

    “因为你可爱啊。”夏怿的语速缓慢,他凑过去,蹭太岁的脸颊。

    太岁的脸,立即红了起来。

    夏怿蹭得更厉害了:“我家肉球怪也会因为这个不好意思了。”

    “不要扯开话题。”太岁推开夏怿,严肃的看着他。

    夏怿收起勉强的笑,他的身上很痛,感觉周围湿漉漉的,可能已经开始化了。

    低下头,他想去看自己的身体,太岁夹住了他的脸。

    “姿势是什么意思?”太岁看着夏怿的眼睛。

    夏怿一愣:“什么姿势?”

    “就是你说的,‘一种姿势都没有尝试过’的姿势!”

    “你看我日记了?”

    夏怿在日记中写下了,因为一种姿势没有尝试过,所以不想就这么死这种话。

    “看了又怎么样!”

    见夏怿总是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太岁怒向胆边生,一把按住他,咬上了他的嘴唇。

    直到夏怿因为岔气而咳嗽起来,太岁才松开了夏怿。

    “说,姿势是什么!”太岁继续问夏怿。

    “你要满足我的愿望吗?不过我抬起手都费劲,完成不了的。”

    夏怿转过头,看向旁边的日记本,他连写日记的力气,也没有了。

    太岁掰着他的头,面朝自己。

    “嗯?”夏怿疑惑看女孩,她精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太岁低下头,又咬住了夏怿的唇。

    夏怿以为,太岁又是在索吻,他闭着眼睛,开始享受。

    这过程比以往强烈,他感觉什么东西从他这里离开,又有什么从太岁那里过来,他突然发觉,自己身上的疼痛慢慢消失,手掌渐渐有了力气。

    他猛地睁开眼,推开了太岁。

    “你干什么?”

    他坐起身,泛红的皮肤恢复了原样。

    太岁露出笑容:“没什么,就是和你换了一些肉。”

    太岁将有毒的肉,换一些到自己的身上。

    “这样没有用,外面的毒已经很浓,可能都撑不了两天,我就会又会倒下。你本来中毒不深,现在是害了自己。”

    “但是,现在你有力气了。”

    太岁伏在夏怿的胸口,用红色的眼眸看着他:“告诉我,姿势到底是什么?”

    夏怿沉默半分钟,抱着太岁打了个滚,将她按在身上。

    “这可是你要我告诉你的!”

    ……

    2020年6月24日,半岁人的身体的确好用,一天下来,只有一点点疲倦。

    2020年6月25日,让肉球怪收回了外面的岁肉球,这样她就可以变出更好的身材。肉球怪没有反对,反正时日无多,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放肆。

    2020年6月26日,院子里的花草都枯死了,我也将要上路。可惜还有好多想玩的,没有进行尝试。

    太岁趴在夏怿的身上,看着身体发烫,已经陷入昏迷的夏怿,她重重的咳嗽着。

    她前天又偷偷换了一次肉,现在也已经病入膏肓。

    “还可以尝试的。”太岁眼神迷离,摸着夏怿的脸,“那些好玩的,我们还可以慢慢尝试。”

    小毛球从影子里钻出,拍了拍太岁的肩膀。

    “我知道了。”太岁的目光逐渐清明,凶历的寒光蕴在其中。

    她扬起手,插入了夏怿的胸膛。

    夏怿身上的肉剧烈蠕动起来,大量的肉回到了太岁的身上,他的身体,只剩下一个脑袋大小的肉球。

    这是夏怿所能变成的,最小的太岁单位,身上的肉少于这个,他就会死亡。

    将夏怿的肉球小心的放在地上,太岁也变化起来,她分成了两份,一份抱起了夏怿的肉球,还有一份再次分出拳头大小的本体,被小毛球捡起。

    抱着夏怿的那份肉留在屋内,抱着太岁本体的小毛球也立在门边,剩下那一份肉,冲出了屋子。

    它变成了一个钻头,向着地面钻去,尘土飞扬,只是一秒,它就钻到了一米深!

    轰——

    一身低沉的吼声响起,大地震颤,一条五米长的巨大沙虫,从地下跃出,它咬住了那块太岁肉。

    四散的土块将屋子周围都笼罩在其中,杜之珠的监视手段,无法看到屋子发生了什么!

    这是现在!

    抱着夏怿本体的太岁肉,跃入了井中,下落过程中,太岁肉包裹夏怿,不断变化,成了一个黑色的金属箱,这是太岁所能变出的,最坚硬的物质。

    噗通,金属箱落入井中。

    同时,小毛球抱着太岁的本体,钻入影子。

    它快速向着村子边缘而去。

    轰——

    杀虫拥有大地的力量,它察觉到了小毛球的离开,立即去追,但它肚子里的太岁肉,竭力的闹腾起来,拖延了它的脚步。

    小毛球到了村子的边缘,为了节省体力,它从一个影子跳到另一个影子,不在影中世界停留太久,但接下来的部队营地,它不能再使用这个办法。

    从河对岸的影子里钻出,小毛球休息一秒,做好了准备。

    它抱着太岁,潜入影中。

    因为这个世界没有黑暗井,没有淤泥怪,影子内部不是松软的淤泥,而是坚硬的土。

    小毛球一个人还可以勉强穿梭,它的身体天生适合影中世界,但它的手上还有太岁,尽管太岁只有拳头大小,也严重阻碍了小毛球的穿梭。

    就好像在一片海中,小毛球是浮木,不管海浪多大多急,它也可以轻松飘荡,而太岁,就如同一个铁球。铁球挂在浮木的身上,浮木得奋力与海做斗争,一不小心,就会和铁球一起,坠入危险的海底。

    带上夏怿的时候,小毛球只是穿过了一条河,穿过了二十米,身体就变得稀薄起来,动弹不得。

    虽然太岁只有拳头大小,但小毛球需要穿梭距离,远不只二十米。

    杜之珠看着监控,手掌颤抖起来,她惊恐的说:“追上去,快!”

    她快步离开监控室,拨通了一个电话:“我把太岁的行踪分享给你们!”

    这电话,是打给别的诡异,活捉太岁的计划已经失败,这次太岁逃出去,一定会向她复仇,她必须自救,就算那些诡异会将太岁杀死。

    挂掉电话,她稍稍冷静了一些,吩咐武装人员进入村子,查看情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