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93. 钢铁直女小太岁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夏怿犹豫着,他要怎么回答?

    看着太岁紫色的眸子和可爱的脸,他严肃的说:“那就按你想的做吧。”

    “真的?”太岁惊喜的问。

    夏怿点点头。

    太岁的身子于是裂开,将夏怿整个人包裹在了里面。

    夏怿毫无惊讶,他早就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这孩子没救了,只有他主动才行。

    他感觉身上有点儿痒,向着那边摸去,入手一片小触手。

    “吞就吞了,不要在里面制造触手摸我!”夏怿抗议太岁的行为。

    太岁收回了小触手。

    在太岁体内待了两分钟,感觉差不多了,夏怿拨开了太岁肉,从太岁的肚子里钻了出来。

    “才两分钟。”太岁依依不舍的看着夏怿。

    “你这个小混蛋还想要多久!”夏怿不为所动,出了卧室洗漱。

    今天是个好天气,太阳挂在湛蓝的天空中,空气带着灼热。

    夏怿摸了摸小腹,他听见了胃的呻吟。

    他已经将家里翻了个遍,杜之珠做的很绝,连一片饼干也没留下。

    不过村子里,并不只是只有他一家。

    夏怿走到了邻居家,那是一个四合院,三间正房对着门,两边还有两间耳房、一间厨房、一间浴室。

    屋子虽小,但明三暗七的布局,一点儿不含糊。

    夏怿先去了厨房,厨房里别说吃的,连调味料都没有,更过分的是,水池上的洗洁精也没了。

    我就是再饿,也不会喝洗洁精的好吧!

    出了厨房,夏怿走入厅堂,厅堂相当于客厅和餐厅的混合,祖先牌位和菩萨也在这里。

    厅堂的最里面,有一排靠墙的柜子,夏怿将柜子一一打开,毫无收获。

    “你在找什么?”太岁跟在他的后面,见他失望,于是问。

    “我找着玩。”夏怿回答。

    他没有告诉太岁自己饥饿,太岁肯定会用肉变出东西给他吃,不是必要的话,他不想吃太岁,太岁现在在虚弱期。

    “我可以变给你啊,不过游戏机和手机不行。”太岁说。

    不,我不想要游戏机和手机,我想要吃的!

    夏怿感觉自己的胃揪了起来,扭曲在了一起。

    他试着将胃变成普通的肉,但饥饿感还在,不是胃在喊饿,是全身都在喊饿。

    好在他可以控制自己的**,不然肚子就要叫出声,让太岁察觉。

    搜了厅堂,他又去南北两间厢房搜了搜,找到了一颗落在角落的小白兔奶糖。

    这么小,吃下去会更加饥饿。

    将奶糖放在口袋,他走出门,去另一家。

    半天下来,他搜了村子里的一小半人家,唯一的收获就是那一颗奶糖。

    剩下的没有搜寻的必要,一定也没有任何吃的。

    憨憨的太岁没有发现夏怿的异常,真以为他只是随便找找,毕竟太岁不会饥饿,她以为半岁人夏怿也是这样。

    小毛球发觉了原因,它脱离了夏怿的影子,向剩下的屋子窜去。

    夏怿没有发现小毛球的离开,他找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那是一个充气泳池。

    将泳池搬到自己家院子里,夏怿让太岁吹满了气,放入井水,跨进里面。

    冰凉的井水包裹了他的身体,烈日洒下的炎热败退,夏怿舒服的叹了口气。泳池里除了没有靠背的地方,十分完美。

    太岁满是敌意的看着充气泳池。

    “来啊,肉球怪。”夏怿向太岁招了招手。

    充气泳池挺大,可以躺一个五口之家,夏怿躺在东边,太岁从西边跨入,两人中间隔了好些距离。

    夏怿划水到了西边,躺在太岁的身上。

    这样靠着就舒服多了,充气的边缘太低太直,靠着不舒服。

    他突然的亲密让太岁不知所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夏怿牵住她的手,环在自己的腰上,她才平静下来。

    头枕在太岁的身上,夏怿渐渐有了睡意,他感觉越来越舒适,如同睡在床上一般。

    床上?

    夏怿直起身,回头看太岁,太岁变成了一张床。

    “变回来!”夏怿敲了一下床板。

    “这样不是更舒服吗?”床说话了。

    夏怿惊呆,他靠着太岁,还让太岁抱着自己,结果太岁说床更舒服,不要靠她的人身?

    “你这个憨憨!”夏怿勒令她,“快变回来。”

    太岁变回了人形,她好看的紫色眉毛轻皱着,表情委屈,她明明是为夏怿着想。

    床的确躺起来更舒服啊!

    夏怿摸了摸她的脸,又好气又好笑,他凑过嘴唇,亲了一下她:“变成床的话,可就不能咬你了。”

    太岁脸上的委屈顿时消失,夏怿摸了摸她的脸,以为事情解决,谁知道太岁居然说:

    “我可以变成有嘴的床。”

    太岁的表情得意,看向夏怿的目光隐隐带着同情。只有她这个聪明的太岁,才能想得到这种方法。

    “那你就自己咬自己去吧!”夏怿气得肝疼,他回到东边,伸手去影子里抓小毛球。

    这狗太岁气人,还是小毛球体贴。

    嗯,我小毛球呢?

    夏怿看向影子,影脖子上空荡荡的,没有小毛球的身影。

    “小毛球!”夏怿起身喊。

    小毛球没有应答。

    他走出泳池,顾不得换下湿衣服,就走出了院子。

    “小毛球!”他大声喊。

    太岁也从泳池里站起身,她没有立即去追夏怿,而是看向了充气泳池。

    她身上分出了一半的肉,化作了充气泳池的样子,但是这样一分,她只剩下了小女孩的大小。

    不行。

    她遗憾的收回岁肉泳池,就在这时候,夏怿走了进来。

    夏怿看了看收到一半的岁肉泳池,又看向她,她也看着夏怿,两方无言。

    “这个泳池质量不好,我想给你换个好的。”太岁解释说。

    “你有本事了,知道质量了!”夏怿捏紧了拳头,“之前衣服和花的事情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太岁害怕的后退一步,脑中如同一团乱麻。

    之前的事情也被发现了,如何是好?

    我还能不能咬他了,还会让我抓痒吗?

    突然,她的脑中闪过了一道灵感:“小毛球不知道怎么了,先去找它吧!”

    夏怿折返回来,就是为了叫太岁一起去找小毛球,他立即放下了那件事,和太岁一起出门。

    太岁摸了摸下巴,这个小毛球似乎很好用。

    “小毛球!”

    一人一岁顺着村子的路喊。

    路过桥上,太岁拉住了夏怿,指向下方的河床。

    为了防止太岁从水中逃跑,河床被杜之珠堵住上下游抽干,干涸的河床上,有着两个身影。

    其中一个是夏怿的小毛球,还有一个是一条成人大小的蛞蝓。

    是别的诡异!

    一定是杜之珠放进来的!

    蛞蝓吐着水,小毛球勉强躲闪,情况危急。

    不用夏怿说,太岁化作一只鹰,冲向了下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