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92. 想要吃掉你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窗外的天际泛白的时候,夏怿做了通灵梦。

    他梦到了一座山,山上巨石嶙峋,明明是晴天,却雷光闪烁。

    咔——

    一道雷在天空划过,落在地上,将一片灌木点燃。

    随着雷一痛落下了一个身影,那是夏怿熟悉的鸟人,周围窜出一群武装人员,用网子网住了鸟人。

    鸟人双爪一用力,就撕开了网,但与此同时,太岁落了下来,她甩出一团肉,裹上了鸟人的身体。

    鸟人用力挣扎,身上闪起微弱的电光,太岁肉消退,一个武装人员立即将电线绕到了鸟人身上,电被电线引开。

    “卑鄙,有本事正面交锋,居然用人类的东西偷袭!”鸟人不服气的看太岁。

    “你不也偷袭了珠珠的朋友。”太岁回答。

    “我什么时候偷袭,我要袭击人类,都是光明……”鸟人还没说完,太岁肉包裹上了它的脑袋,将它彻底封印。

    武装人员抬着鸟人迅速离开,杜之珠跑过来,抱住了太岁。

    她骑上太岁,向着森林飞去。

    太岁所化的翅膀,不是羽毛的材质,是一双肉翼,她一边飞翔,一边和杜之珠说着话。

    “那个鸟人说它没有偷袭。”太岁有些怀疑。

    “那种坏诡异的话,怎么能信。”杜之珠摸着太岁,“它连偷袭都干得出来,说谎肯定不在话下。”

    太岁点头,感觉的确如此。

    夏怿捂住了脸,这孩子为什么会蠢到这种地步?

    杜之珠也是一个禽兽,这么好骗的孩子,为什么要上交给研究所?

    就不能自己留下来吗?

    夏怿的疑惑很快得到了回答。

    杜之珠问太岁:“我们一起去人类的城市里生活吧?”

    太岁摇摇头:“我要和雀雀它们一起。”

    “这样啊。”杜之珠低垂着眼皮。

    夏怿想,太岁说的雀雀它们,应该是麻雀和狐狸那些动物。

    看来杜之珠虽然凭借心机,成为了太岁的朋友,但太岁对她的好感度并不太高,起码比不上麻雀它们。

    仔细一想,她让太岁帮忙除诡,用的理由也是编造出来的,如果她说实话,太岁不会帮忙。

    她根本没有掌控太岁,而且一旦太岁发现真相,就不会信任她。

    所以她才会选择,将太岁抓起来。

    到了森林,太岁落在地上,她将杜之珠放下,用肉做出了肉树枝,和飞来的麻雀们玩耍。

    杜之珠看了眼飞舞的麻雀们,问:“你马上就要沉睡吗?”

    太岁点点头:“营养已经足够,我要进化了。”

    进化?沉睡?夏怿精神一震,聚精会神的继续听,但是他眼前的画面模糊起来。

    画面里的各种色彩缠绕、交融,成了一片黑暗。

    夏怿睁开眼,见到了近在咫尺的太岁的脸。

    太岁吓了一跳,急忙后退:“我没有准备偷偷咬你!”

    太岁将亲称作咬。

    夏怿伸手放在太岁的后脑勺上,太岁今天是紫发紫眸的可爱系模样,他的手掌用力,将太岁躲开的脸,重新向着自己按来。

    “唔——”

    太岁的眼睛眯成了月牙。

    良久,夏怿松开她的唇,砸了咂嘴:“甜甜的?”

    “我用了糖的味道。”太岁扑在夏怿的怀里,笑嘻嘻的他,“好吃吧?”

    “你这丫头真会玩。”夏怿戳了戳她的脑袋,“就是不玩在正事上。”

    “什么正事?”太岁歪头问。

    夏怿咳嗽一声,转移了话题:“你的进化是怎么回事?”

    太岁脸上的笑容消失:“你看到我进化的时候了?”

    “没有,只是看到杜之珠和你说了这句话。”

    夏怿知道太岁不高兴的原因,杜之珠是在她进化的时候偷袭了她。

    “我们太岁一生里,会有两次进化。”太岁往夏怿怀里钻了钻,“两次进化后,就能成为真正的太岁。”

    “真正的太岁?”夏怿追问。

    “人类也有我们的传说。”太岁卖了个关子。

    夏怿思考自己听过的,太岁的传说。

    诸芝捣末,或化水服,令人轻身长生不老。

    “长生药?”夏怿惊讶的问。

    “没错,到时候就能不死不灭,还可以让别的生物也跟着长生,”太岁得意的晃着脚丫。

    诡异也有寿命,有些诡异只比人类稍稍长寿一些,比如淤泥怪。

    太岁继续说:“更重要的是,可以千变万化,可以变成火啊雷啊什么的!”

    夏怿想,火太刺激了,雷可以助助兴。

    “你还差一次?”他问。

    “不差了,你看到的就是第二次,现在我还处在第二次进化中。”

    夏怿沉默下来,在最后时刻被阻拦,一定十分难受。

    如果杜之珠抓住了太岁,太岁还能逃出去,继续进化吗?

    太岁感觉到了夏怿低落的情绪,她摇了摇夏怿的脖子,扯开话题:

    “我妈妈也没有成功,她活了一千岁,因为小时候被几只狼追着吃,无奈吃了一头狼补充营养。”

    “恶?”夏怿想起太岁之前说的话。

    她说,如果吃了非自愿献身的动物,就会遭遇恶。

    “嗯,她吃了一只,所以只活了一千年。”太岁低下头,有些伤感。

    千年……

    只活过百余年的夏怿,无法想象千年是个什么样子。

    而且他那百年的记忆,如同做梦一般,不仔细去想根本想不起来,这可能是怪谈游戏的某种保护,毕竟人脑所能容纳的记忆有限。

    “你多大了?”夏怿看着太岁,突然好奇。

    “十六。”

    “???”

    “十六零一万两千多个月。”太岁认真的说。

    “……”

    这丫头原来已经这么老了。

    “不准嫌我老!”太岁将手脚缠在夏怿身上,“我看网上说,人类只喜欢十六岁的!”

    “那是对人类,你不是人类,不一样,只要你别变奇奇怪怪的东西,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喜欢。”夏怿安慰太岁。

    太岁的脸上重新露出笑容,她缠夏怿更紧了,两只手脚抱着还不够,又伸出两只手两只脚,夹着夏怿。

    “你要变成蜘蛛缠着我吗?”夏怿已经习惯太岁的奇特体型,他哭笑不得。

    太岁嘻嘻两声,将脸伏在夏怿的胸口,柔软的唇在夏怿的胸膛摩擦:“好想把你塞到我的身体里去。”

    夏怿的心中一慌,大早上就这么刺激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