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90. 我小毛球回来了!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让太岁熄掉油灯,夏怿躺回床上,重新进入睡眠。

    这次,他又梦到了杜之珠拐骗太岁的场景。

    傍晚,昏暗的天空中,橘色的太阳半没在地平线下。

    天上的云呈现出一种灰色,在这片灰色下面,太岁变成了一个带着翅膀的肉球,飞翔着。

    在她的背上,坐着杜之珠。

    这狗太岁,让杜之珠骑也不让我骑!夏怿骂。

    一圈飞完,太岁落在地上,收起翅膀,她看向杜之珠,杜之珠的面色沉重,一点儿也不高兴。

    “怎么了?”太岁伸出一根肉触手,拍了拍杜之珠的肩膀。

    杜之珠张口想要说,但又咽了回去:“没什么。”

    夏怿一眼看出了她的打算:这个绿茶婊,居然玩欲情故纵的把戏!

    单纯的太岁看不穿杜之珠的把戏,她落入了圈套:“怎么了你和我说,我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真的?”杜之珠抬起头,脸上带着止不住的兴奋,她的眼睛弯成月牙,一扫刚刚的阴霾。

    被这样看着,太岁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没等他回答,杜之珠又摇了摇头,神色低落下来:“不行,那太麻烦了。”

    “有什么麻烦的,你快说是什么事。”太岁急着证明自己。

    夏怿叹了口气,这憨岁幸好现在和正经的自己在一起。

    能快进吗?我不想看这一幕了。

    夏怿这么想之后,画面突然一跳,到了一片草原,太岁和狮身人在草原上战斗。

    这狮身人就是几天前的那一头,太岁和他有仇?夏怿好奇的看着。

    全盛的太岁实力惊诡,她化作百米的巨人,几下就将狮身人打得不省狮事。

    等她变回原来的样子,杜之珠从一边的山包后跑过来。

    她将手放在太岁的身上:“杀了它!”

    太岁有些犹豫,摇了摇头:“杀生是不好的事情。”

    “那我把它关起来好吗?它袭击了我的朋友,给他一点儿教训。”杜之珠说。

    太岁点点头,一众武装人员从旁边过来,带走了狮身人。

    “谢谢你。”杜之珠抱住了太岁。

    别碰我家肉球怪!

    夏怿捏紧拳头,想给杜之珠来两下。他明白了,杜之珠是利用他的肉球怪,去解决别的诡异!

    等厉害的诡异都抓了,就卸磨杀驴,把我家肉球怪也关了起来!

    怪不得我家肉球怪刚出来的时候,死活不相信我是个好人。

    我当初受的痛苦,都是杜之珠的错!

    他又看着太岁,这个说杀生不好的肉球怪,在逃离研究所之后大开杀戒,也是杜之珠的错!

    不过杜之珠到底是怎么抓住了肉球怪?这是夏怿现在唯一疑惑的事情。

    杜之珠只是一个普通人,部队也是普通的部队,这样的配置,绝不应该抓得到太岁。

    画面中止,夏怿醒了过来。

    窗外还很黑,是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惊醒了他。

    “是无人机。”太岁说。

    杜之珠可能想用无人机来观察他们。

    夏怿想了想,对太岁说:“我们过去看看。”

    之前爬上围墙,他是想要看看周围,看看杜之珠的部队驻扎的情况,结果被半岁人的事情震惊,忘了这件事。

    太岁化作一只老虎,跳出窗外,夏怿化作一只猫,跟在后面。

    他不习惯四只脚走路,摔了好几跤,太岁将他丢在自己背上,向着村子的边缘跑去。

    一虎一猫躲在一棵树后面,看着前面的光亮。

    那边的营地里,传来轰鸣声。

    好几辆挖掘机一起,向地下挖着,看样子是准备挖出一条河。

    “警戒!”大喇叭突然响起,驻守武装人员立即端起枪,瞄准前方。

    他们有察觉太岁的方法。

    夏怿和太岁后退,又去了别的方向查看。

    所有方向都有挖掘机在工作,他们是要挖出一条大河,包围村子。

    河里的东西不用想,一定是抑制剂、灭岁剂或者催吐剂。

    夏怿抓着脑袋,他为什么要发明那样的东西?

    不,那根本不是他发明的,都是凑巧!

    他叹了口气,以前的事情无法挽回,还是想想以后的事。

    部队警惕,他们还有逃出去的希望吗?

    “从天上或者地下可以吗?”夏怿知道太岁肯定尝试过了,但还是问了一句。

    太岁摇了摇头,不行。

    周围沉默下来。

    太岁看着夏怿,她真正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夏怿。

    那些人类不会杀她,也杀不了她,但夏怿不一样,他只是半个太岁。

    大雨刚停,地上泥泞,夏怿不管不顾,靠着一棵树坐下,太岁拉着他的手,和他坐在一起,两人为他们未来忧心。

    突然,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一个黑影,从一棵树的阴影里,跃入另一个棵树的阴影里,如此反复,它距离夏怿越来越近,终于到了夏怿的身下。

    唰——

    它从地上跃起,扑向夏怿。

    太岁将手臂变成筷子,一把夹住了黑影,夏怿吓了一跳,慌忙向前逃了两步,再向后看。

    “小毛球!”他惊喜的喊。

    在筷子中间挣扎的,正是小毛球。

    小毛球的身体恢复了漆黑,它推开筷子,扑到夏怿怀里,用小拳头打着夏怿的胸膛。

    太岁变出了一把刀。

    夏怿伸手拦住了她,小毛球是因为丢下它的事情而生气。

    他抓住小毛球的两手,对它说:“当时情况危险,所以先把你放在那里,后来我们想去找你,但被围住了。”

    小毛球不听,又伸脚踢夏怿。

    “我知道了,下次一定会带着你。”夏怿哄它。

    小毛球还是动手动脚的,看来这几天很是担心受怕。

    夏怿只能使用最后一个方法。

    他严肃的和小毛球说:“不是我要丢下你的。”

    小毛球停下了手,它是一个恩怨分明的球。

    它看着夏怿:说,不是你干的是谁干的?

    夏怿指向太岁:“都是她干的!”

    太岁歪过头。

    夏怿低下头,抹了抹眼角:“是她威胁我,让我丢下你,你也知道她多有病,发起火来多凶,我没有办法,只能把你藏好。”

    小毛球一想,的确如此,它凶恶的看向太岁,举起了拳头。

    太岁将变出的大刀一横:“拳头不要,可以捐给需要的诡异。”

    小毛球猛地惊醒,面前这个诡异,比自己凶狠多了。

    它收回手,怂怂的躲到夏怿背后,钻入他的影子里,独自委屈。

    解决了小毛球,太岁看向夏怿,质问刚刚的谎言:“你刚刚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干了那样……”

    夏怿伸手摸了摸嘴唇。

    “……没错,就是我干的!”

    太岁心想,竖一根手指,是让自己亲一下的意思,还是亲一天的意思。

    小毛球失而复得,夏怿本来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他不再去想将来的事。

    夜色散去,太阳升起。

    天上传来了嗡嗡的声音。

    是几架直升机在飞,直升机下吊着一个大桶,从里面洒出大量的液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