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89. 太岁:非常非常过分!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你说什么!”太岁后退两步,愤怒的看着夏怿。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眉毛低垂,大有夏怿说错话,就将他按在地上狠狠教训的架势。

    夏怿心跳加速,心中慌乱,但还是硬着头皮说:

    “我有通灵的能力,看到了你的前世,其中有一世是一个淤泥怪,那是我爱人。我之前和你保持距离,就是怕对不起她,现在知道了你们是一个诡……”

    他不只将话重复了一遍,还说得更加彻底。

    太岁抓住了夏怿的肩膀,将脸凑到他的面前,张开了口:

    “是她是我的前生!”

    太岁的表情严肃、认真。

    “?”

    夏怿看着太岁,一头雾水。

    “她是我,不是我是她,我才是本体!”太岁摇晃着夏怿的身体,“这个你必须弄清楚!”

    “啊这……”夏怿还有些迷糊。

    太岁分出一小块肉,丢在地上,指着肉对夏怿说:“看到了没,那是分身。”

    她又指着自己:“这是本体。”

    夏怿努力整理信息,慢慢理出思路。

    太岁是在说,淤泥怪等于太岁肉,自己和淤泥怪的感情,其实是和她的感情,而不是和她的感情,是淤泥怪的感情。

    这……

    似乎也没有问题?

    “你不惊讶?”夏怿问,一般人哪会相信前世情缘。

    太岁蓦地脸红,她松开夏怿,捂着脸:“你进入我里面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啊。”

    “说人话。”夏怿敲了她的脑壳。

    “你进入我的脑子,翻我记忆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后来你越钻越深,碰到最里面,碰到我的灵魂的时候,我也有感觉。”

    太岁本来想说得暧昧点,但在夏怿手刀的威胁下,将骚话憋了回去。

    夏怿分析了太岁的话,她的意思是,她早察觉到了通灵,发现了她的前世,所以不惊讶。

    “不一定是前世。”太岁又抱住了夏怿的手,“说不定是后世,或者别的什么特殊的存在,只是因为灵魂相连,所以你可以戳进去看。”

    “这样啊。”夏怿摸了摸下巴,他的胡子一天没刮了,有点刺手。

    “所以我才是本体,你明白了吗!”太岁看着夏怿的眼睛。

    夏怿点点头。

    太岁重新高兴起来,她如同八爪鱼一般,往夏怿的怀里蹭着。

    她是怎么好蹭怎么来,根本没有考虑能不能站稳,夏怿伸手抱住了她。

    她忽地低下头,小声说:

    “我看网上说,进去之后要负责的。”

    “???”

    我只是进了你的梦里!

    不过现在负责也没什么,反正以后也要负责,不过提前一小段时间。

    夏怿用带着胡茬的下巴,戳了戳太岁的脸。

    “扎人。”太岁的身体敏感,她小声抗议。

    夏怿兴致起来,继续戳她,她在夏怿怀里,根本无处闪躲。

    “过分!”太岁生气起来。

    “你也可以对我做过分的事情。”夏怿暗示她。

    太岁面带兴奋:“真的?”

    “真的。”

    “我要做咯?”

    “做吧做吧。”

    夏怿不好意思自己下手,所以怂恿着太岁。

    “我要做非常非常过分的事情。”太岁认真的做预告。

    “越过分越好。”夏怿就差和太岁明说。

    “那我们去屋子里。”

    太岁拉着夏怿回到卧室,她的那一间卧室墙破了,夏怿的卧室完好。

    夏怿躺上床。

    太岁爬到他身旁:“你不许生气!”

    “我肯定不生气!”夏怿平躺着,做好了准备。

    太岁的手撑在他的身边,慢慢低下了身子,咬住了他的唇。

    夏怿品尝着太岁的甜美。

    良久,太岁抬起头,用雾蒙蒙的眼睛看着他。

    要进入下一步了!夏怿紧张而期待。

    太岁的身子低了下去。

    五秒,太岁没有动静。

    十秒,太岁还是没有动静。

    五分钟过去,夏怿扭头看太岁,太岁闭着眼睛,睡得香甜。

    所以你说的非常非常过分的事情,就是亲我一下吗!

    你这个憨岁!

    夏怿气急,想把太岁拉起来,告诉她什么才叫非常非常过分。

    在脑海中将那事情演练了十遍,他叹了口气,捏了捏太岁的脸。

    太岁没有反应,看来睡得很熟。

    她一定很累吧,将肉分给自己这种事,听起来就很费神。

    抱着太岁,夏怿也打着盹,通灵的睡眠不算休息,他很疲倦。

    等他闭上眼,太岁悄悄睁开眼睛。

    诡异可以睡觉,但根本不需要睡觉来补充精神,她只是怕夏怿追究,所以装睡而已。

    太岁缩了缩身子,心想:他果然很生气,刚刚看我的眼神和要吃了我一样。

    现在靠着装睡萌混过去了,等他醒来了如何是好?

    她默默改变了**,将下半身变成了章鱼的下本身,缠住了夏怿。

    看着这么多条腿的份上,他不会怪我的吧?太岁安稳自己。

    窗外的天渐渐黑暗下来,空中响起雷鸣,真正的雨到了。

    雷声将夏怿惊醒。

    他坐起身,感觉身上湿漉漉软趴趴的,不知道缠了什么东西,急忙伸手去开电灯,开关按下后,灯没有任何反应。

    断电了,肯定是杜之珠干的。

    嚓——

    火柴的声音响起,太岁点燃了制作的油灯。

    夏怿看清了身上的东西,那是八条触手,其中一条立起来,和他挥了挥手。

    夏怿心脏一顿,差点儿挥拳打过去,好在他及时发现,触手来自太岁的腰部。

    “你想要干什么!”夏怿掐着太岁的脸。

    “唔,泥不喜饭腿吗?”太岁说出走调的话语。

    “我不喜欢触手!”夏怿又揉起太岁的脸。

    太岁恍然大悟,八条触手变成了八条腿。

    夏怿的心脏猛地一颤,差点儿跳起来,他狠狠拉太岁的脸:“给我变回去!”

    八条腿变回了触手。

    “再往回变!”

    太岁的下半身恢复了正常。

    夏怿放松下来,警告太岁:“不要变奇奇怪怪的东西。”

    “明明变尾巴你就换喜欢。”太岁小声嘀咕,“你这是歧视,歧视没有尾巴的动物。”

    外面的雨声很大,夏怿没听清太岁在说什么。

    看着漆黑的窗子,他心中担忧。

    杜之珠准备怎么对付他们?真的只是围着吗?

    应该让太岁早点儿解决了她,比如……

    夏怿绞尽脑汁,也没有从过去找到合适的,可以让太岁解决杜之珠的时机。

    那个混蛋,太谨慎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