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85. 所有东西都是我!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夏怿没有和太岁分开。

    太岁太傻,他怕太岁又给杜之珠骗了,只能留在她身边。

    询问了太岁的意见之后,夏怿开着太岁飞机,来到了一个偏远的山村小镇,在小镇旁边的村子里,租下了一个小宅子。

    宅子只有一层,但房间很多,是木制建筑,还有一个小院子。

    夏怿最看中的,是院子里盛开的芍药。

    淤泥怪很喜欢芍药,在上一世,夏怿豪气的包下了一座小山种芍药,送给淤泥怪。

    回忆到那天,他和淤泥怪在花田里度过的一晚,夏怿心跳激烈。

    房子的主人,是一个老奶奶,老奶奶看了看夏怿,又看了看太岁。

    “你们身份证让我看看。”老奶奶很有法律意识,知道先记下身份证。

    夏怿掏出两张身份证,给了她。

    这两身份证是秦年帮忙弄的,是真证,在系统上可以查到,毫无破绽。

    两个身份证的原主人死于一场意外,夏怿和太岁是鹊巢鸠占。

    虽然身份证上的照片与他们不同,但太岁可以变成任何样子,夏怿也可以借用太岁肉,做成岁皮面具来伪装。

    老奶奶仔细对比了身份证,将身份证号码抄下,和夏怿确定了手写的租房合同。

    “祝你们生活愉快。”老奶奶将钥匙交给夏怿,面露笑容。

    夏怿笑着回应:“祝您身体健康。”

    见夏怿会说话,老奶奶咯咯咯的笑着。

    “你们小夫妻,是过来这边体验田园生活的?”她问太岁。

    太岁扭头看夏怿。

    夏怿摇了摇头:“我们不是夫妻。”

    “哦,还没结婚啊。”老奶奶点点头。

    “我们是兄妹。”夏怿扯谎说,这样就能彻底打消老奶奶的猜想。

    “这样啊,不好意思。”老奶奶道歉说。

    她看了看太岁,又看了看夏怿,两人都是二十岁的模样。

    这个年纪的兄妹,还一起出门住?她在心里嘀咕着。

    而且那女的一副依赖的样子,又不是小孩子,还什么事情都交给哥哥来,明显不太正常。

    老奶奶十分好奇,但不好探究,遗憾离开。

    夏怿将宅子完整的逛了一圈,宅子是仿古建筑建的,据说原主人是镇长。

    镇长建来给这个村子的老情人,奖励那老情人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建成还没住,镇长发现那儿子不是自己的,就把宅子卖给了村里。

    夏怿和太岁是这个房子的第一任住户。

    夏怿立在门前,看着小木宅子:“真好啊。”

    太岁闻言,盯着宅子,如临大敌。

    她不屑的说:“等我恢复以往的个头,用肉给你做一个能随便变形的房子,你不是玩建造游戏吗?用我的肉就能随便建造了!”

    夏怿想象了一下,打了个冷颤。

    “还是算了,女孩子的肉不能随便给别人进。”夏怿拒绝了太岁。

    太岁继续瞪着宅子。

    夏怿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浇花壶,让太岁变了一个。

    院子里有口井,他给太岁浇花壶里盛了井水。

    “满了满了,好胀好胀。”浇花壶开口说。

    “?”

    夏怿一敲浇花壶:“不要用浇花壶的感官!”

    太岁不愿意,这可是难得的,夏怿使用她的场景。

    她将全部的精神都投入到太岁肉浇花壶上,这样就能完整的享有浇花壶的感觉。

    夏怿来到芍药花旁边,倾斜了浇花壶。

    井水从浇花壶的壶嘴中涌出。

    浇花壶颤抖起来。

    “???”

    夏怿决定,今天就去买个真正的浇花壶,这个不能再用了。

    浇了水,夏怿搬来小板凳,坐在芍药前面,看着它们。

    “浩态狂香昔未逢,红灯烁烁绿盘龙”,韩愈这句诗,将芍药的艳姿,写的淋漓尽致。

    他又在芍药旁玩了手机,一直到晚上,欣赏完星空后,才进入屋子睡觉。

    深夜,太岁偷摸摸的走了出来。

    她来到芍药前,面露凶色,将手变成铲子,铲掉了所有的芍药花。

    然后她扯下一块肉,丢进土里,一丛和刚刚一般无二的芍药,长了出来。

    将真芍药埋到后面,太岁小心的看看四周,回了屋子。

    ……

    2020年6月1日,来乡下有几天了,生活闲适,顺便记记日记。最近肉球怪还不时想要摸我,但我熟练的转移话题,躲过了她。

    今天也是堕落的一天,打了一整天游戏。晚上和肉球怪出去散步,控制体型。

    对了,今天儿童节,送了自己一个游戏。

    送给太岁的是一个飞盘,她很喜欢。

    2020年6月2日,散步路过前面的河,发现岸边有一个破床,和我的床一摸一样,真是巧。

    2020年6月3日,最近经常吃烤鸭,问了房东老奶奶才知道镇上没有烤鸭店,估计是肉球怪从很远的市里买的,这孩子,跑那么远去买也不和我说。

    2020年6月4日,院子里的芍药花有点怪,这么久了还在开,芍药不是开十天就谢了吗?可能是因为在山里?

    2020年6月5日,这个镇子的牙刷质量真好,用了这么久,毛一点儿没磨损。

    2020年6月6日,今天太岁又想动手动脚,我拦了她,以后该如何是好?

    搁下笔,夏怿看了眼天色。

    到了散步的时间了。

    “走了,肉球怪!”夏怿来到大堂,对另一个房间喊。

    太岁从房间里走出,今天她的模样是金毛女子高中生,一个动画里的人物。

    普通的人类已经满足不了她,她连动画片人物都变。

    不过出去散步不能用这个模样,太岁变回了身份证上的样貌。

    她扯下一块肉,糊在夏怿的脸上,帮夏怿进行了伪装。

    六月,就算夜色也抵挡不住闷热的侵蚀,两边的树木恹恹的,狗趴在地上,哧呼哧呼的吐舌头。

    前面的桥上,许多老头老太搬了小凳子,在上面乘凉,堵得水泄不通。

    夏怿和太岁于是换了路线,走向了村后头。

    村后靠着田地,没有路灯,漆黑一片。

    夏怿戳了戳太岁,太岁扯出一块肉,变出了一盏油灯,又变出火柴点燃。

    他感叹,太岁真是居家旅行必备物品。

    田地的风很凉快,他不由走远了一些,到了山脚的树林边。

    一阵奇怪的声音,从树林里发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