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84. 怎么办啊,淤泥怪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巨大的太岁如同一道肉色的水流,在树木的缝隙中流淌着。

    她的身子灵活,没有撞到任何一棵树木。

    嘎嘎嘎!

    树上的鸟儿见到她路过,纷纷扑扇翅膀远离。

    太岁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看逃跑的鸟儿们,很快又流动起来。

    夏怿摸了摸下巴。

    这是太岁还没被抓的时间线?

    这时候的太岁,意外的狂野啊。

    看着那穿梭在森林里的巨大肉块,夏怿叹了口气。

    通灵能力启动的时候,他本以为可以看到小太岁,没想到见到的反而是大太岁。

    要是大在正确的地方还行,可太岁大在了奇怪的地方。

    大太岁到了一处山谷。

    十来只麻雀飞到太岁身边,降落在她的身上。

    麻雀喳喳的叫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夏怿惊奇着,没想到这些麻雀居然不怕太岁,刚刚森林里的别的鸟儿们,可远远的就跑了。

    麻雀不只不怕,还啄了啄太岁,它们向前飞,太岁跟在后面。

    这是在让太岁跟着它们走?

    夏怿更加惊奇了。

    太岁跟着麻雀,来到了一个溪水边,清澈的溪水杂入了一缕红色,是一只狐狸倒在岸旁,血流入了水中。

    麻雀落在狐狸身边,太岁在前面停下。

    夏怿仔细看狐狸的伤口,那深深的血洞,是枪伤。

    狐狸还有气息,它看着靠来的太岁,叫了两声。

    太岁沉默着,狐狸又发出叫声,似是在催促。

    这是做什么?

    良久,太岁伸出一块肉,那肉上张开了一道口子,这是要吃掉狐狸。

    狐狸闭上了眼睛,神色安详。

    夏怿想到了睡前太岁说的话,太岁说,之前有自愿给她吃的动物。看来这狐狸和麻雀,就是那些动物中的成员。

    太岁久久没有吞下狐狸,狐狸和麻雀都在叫唤,催她早点儿结束狐狸的痛苦。

    夏怿心想:这个太岁居然有普通的动物朋友,一点儿也不符合诡异的邪恶形象。

    等等。

    夏怿想到了太岁的另外半句话,她说,那些动物后来都给杜之珠杀了。

    看狐狸身上的枪伤,是杜之珠在袭击太岁的朋友?

    想到这里,夏怿警惕起来,他观察四周,找着杜之珠的身影。

    狐狸越来越虚弱,它的声音愈加无力,太岁终于下定了决心,将狐狸含入了口中。

    “等一等!”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旁边的树林里,走出一个人影,那是杜之珠。

    夏怿心脏一揪,想叫太岁快跑,但是在通灵梦境中,他只能旁观。

    杜之珠只有一个人,没带武器,她背着一个瘪瘪的背包。

    她来到重伤的狐狸身边,对太岁说:“我能治好它。”

    夏怿松了口气,原来不是袭击。

    不对,他反应过来,这比袭击更加可怕!

    你想要干什么!这狐狸就是你打伤的吧!出来装什么好人!

    夏怿的心中警铃大作,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别相信她啊,肉球怪!

    虽然这样希望,但夏怿清楚的知道,太岁在智商上,斗不过阴险狡诈的杜之珠。

    果然,在杜之珠救了狐狸之后,太岁对她亲近起来。

    你这个憨憨!

    杜之珠给太岁吃了一些森林里没有的水果,太岁更高兴了,将她举起,骑在了自己的头上。

    不能随便让别人骑!

    就算同是女生也不行!

    “离她远点!”夏怿坐起身,喊出声来。

    他从梦中醒来了。

    帐篷外,太阳高照,太岁今天的造型是粉发少女,正用火烤着鸟。

    想到梦中的场景,夏怿气得肝疼,走到太岁身边骂:“傻子!”

    太岁茫然的炸了眨眼,恼火起来:“你说谁是傻子!”

    夏怿不理她。

    她气愤的踢一脚旁边的树,树应声而倒。

    看向夏怿,太岁还想理论,但看了眼手上的烤肉,气顿时消散。

    几分钟后,太岁将烤好的肉递给夏怿。

    夏怿接过一看,这肉和昨晚那只鸟肉一样:“和昨天那只一样肥。”

    太岁嘿嘿一笑。

    当然和昨天那只一样肥,因为就是模仿昨天那只制作的。

    “比昨天那只好吃。”夏怿咬了一口,给出反馈。

    “那是当然。”太岁得意的挺挺胸。

    昨天夏怿拒绝了她的肉,她耿耿于怀,今天,她终于为自己的肉正名了!

    她的肉,怎么可能比不上那只鸟!

    她是观察了夏怿的喜好,记下夏怿喜欢哪个部位,然后用那个部位的肉为蓝本,制作的这只鸟。

    动物身上,各个部位的肉质不同,必然有好吃和不好吃的区别,而她这块肉,全是好吃的部分!

    大厨太岁十分自信。

    她又笑了一声。

    还说我傻,你吃了我的肉也不知道。

    以后还这么干!

    你只能吃我!

    太岁实在高兴的厉害,忍不住变出一根尾巴,欢快的摇着。

    等夏怿吃完,太岁拿起一根树枝:“来玩吗?”

    “啊?”夏怿一愣。

    他试探着丢出了树枝,太岁摇晃着尾巴跑去捡。

    “……”

    如果警察在的话,我一定会被抓吧。

    “玩点别的吗?”

    夏怿无法将太岁刚做宠物,她现在可是人形,虽然屁股后面多了根尾巴。

    “不要。”太岁只想玩丢树枝。

    夏怿只能不断丢着树枝,看着跑来跑去的太岁,他如坐针毡。

    警察同志,是她威胁我的,变态的是她!

    太岁的精力充足,夏怿先感觉到了疲倦,他停下手。

    太岁还未尽兴,她推着夏怿:“我还想要。”

    夏怿揉着腰酸痛的肌肉:“我不行了,下次吧。”

    太岁只能放弃,她趴在夏怿身边,看地上的蚂蚁。

    夏怿注视着她摇晃的尾巴。

    毛茸茸的,摸起来一定很舒服。

    太岁注意到了夏怿的视线,她抓着尾巴问:“要摸我的尾巴吗?”

    夏怿艰难的摇摇头。

    “那让我摸摸你。”太岁期待的看着夏怿。

    夏怿面色一变:“你这个丫头怎么不知廉耻,找男人要尾巴摸,像话吗?”

    太岁歪过头,一脸疑惑:“我没要摸尾巴,只是想摸摸你。”

    “不是尾巴也不行!”夏怿义正辞严的拒绝。

    “为什么我不让我摸!”太岁气恼的追问。

    夏怿拿起树枝丢了出去,转移了太岁的注意力。

    一边丢,他一边想,接下来的生活要怎么办?

    他想到了杜之珠,杜之珠接下来会弄出什么样的动作?她会安分下来吗?

    比起杜之珠,太岁本身更加让他头疼。

    这太岁虽然小孩子心性,但老是想摸他,对那方面似乎不是一窍不通,他继续和太岁一起,真的好吗?

    我要怎么办啊,淤泥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