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81. 金屋藏岁?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接过秦年递来的毛巾,夏怿擦了擦头发。

    秦年又递过一杯热水:“这么晚过来我这里做什么?”

    “谢谢。”夏怿将水杯放在书桌上,拿过椅子上坐下,他要说的有些长。

    秦年见样,坐在了床边,准备好长时间听。

    夏怿问:“秦师兄对太岁怎么看。”

    秦年思考了一会儿,回答说:“是人类对付诡异的关键。”

    “我不是问功用,我是说私人情感。”夏怿喝了口水,水有些烫,喝下去喉咙有些灼烧感。

    “私人情感?这能有什么私人情感。”秦年不愿意谈这个。

    “那我问具体一些,秦师兄对我们将太岁关起来,研究太岁来捕捉诡异、关押诡异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夏怿看着秦年的眼睛。

    秦年避开了夏怿的视线。

    “秦师兄其实不怎么看得惯这样的行为,对吗?”夏怿盯着秦年。

    秦年的回答,会影响到他接下来的计划。

    秦年还是没有回答。

    夏怿继续说:“我刚到研究所的时候,秦师兄和我介绍培养柜,是有意漏开了电击棒的吧?”

    秦年的眼皮动了一下。

    “我看电击棒新奇,你以为我是喜欢这个,所以一改态度,马上就离开了。”夏怿慢慢说,“之后你听说我能徒手摸太岁肉,回来确定了我没电它,于是带我加入了你的研究项目。”

    卧室里沉默着,墙上挂着的壁钟,秒针咔咔的走动。

    秦年感觉,那声音如同和自己的心跳应和着,他的血液翻涌,抬起头,想要和夏怿说一说自己的想法,但一想到那想法的不切实际,又低下头。

    他发出了一声叹息。

    “我是感觉,有些诡异也不邪恶,他们和人类一样拥有自我,将那些什么都没做的诡异关起来,还用于研究,有些残忍。”

    秦年捏了捏鼻梁:“但是,人类的和平需要他们的牺牲,他们都桀骜不驯,不会听我们人类的规矩。”

    对秦年谈到人类,夏怿并不意外,秦年不虐待太岁肉,但在研究出成果的时候,也是真的高兴。

    “所以对策部的计划,就是把所有的诡异都抓起来,这样人类就不会受到袭击了吗?”夏怿一步步诱导着话题。

    “实际上,因为对策部对诡异的捕捉,诡异反而比以往更频繁的袭击人类,人类的死亡数字反而上升了。”秦年抓了抓脑袋,“但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不可能一直走下去的,这次太岁出逃,就是教训。她已经把除了本体之外的太岁肉都杀死了,你们抓了她,也不可能切出足以用来关押诡异的肉。”

    太岁现在只有一个成年人那般大,而关押一个厉害的诡异,比如山羊那样的,需要半个人量。

    整个太岁只够关押两个诡异,剩下的诡异还是会作乱。

    而让太岁恢复之前巨大的体型,是不可能的事情,太岁肯定会藏下力量,再次越狱,何况帮太岁恢复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秦年也很迷茫,不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

    杜之珠和几个厉害的诡异签订了协议,获得了短暂的和平,但这个和平是建立在太岁还活着的情况下。

    那些诡异害怕太岁,想要用人类的力量找到太岁,解决太岁,一旦太岁死亡,那些诡异就会变回无法无天的状态。

    不对,夏怿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秦年抬起头,看着夏怿:“你想要说什么?”

    谈话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夏怿和他对视:“如果诡异那边有一个强大的诡异,能够压住那些作乱的家伙,不就可以了吗?”

    “你是说……”秦年睁大了眼睛。

    “太岁。”两人一起将话说出了口。

    秦年一笑:“这不可能,我要是太岁,别说帮人类了,我不把人类都杀了,就是我仁慈的很。”

    他清楚的知道,太岁在研究所遭遇了怎样的折磨。

    “你先别管太岁同不同意的事情,你先想想,太岁能不能实现这个计划。”夏怿说。

    秦年抬起手,摸着自己的下巴,拉碴的胡子刺痛了他的指肚,让他的脑子格外清醒。

    他喃喃自语着:“太岁的寿命很长,能稳定很久,太岁的力量能碾压所有诡异,不用怕有谁不服,就算现在还没恢复,也能进行威慑……”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后面的话语传到夏怿耳中,变成了滋滋的嘟囔,这嘟囔又化作一声叹息。

    “可惜了,当初应该先进行这种尝试的。”秦年感叹为时已晚。

    “还不晚。”夏怿说。

    “怎么不晚?你现在还能说服太岁不成?你怎么知道太岁是不是骗你?”秦年开玩笑说。

    “这个应该不用说服了,骗也不可能。”夏怿抓了抓脑袋,不知道怎么说。

    “不用说服?你还能让太岁听你的话不成?”秦年感觉夏怿也在开玩笑,大声笑了起来。

    五分钟后,夏怿卧室。

    看着从床底下爬出的太岁,秦年皱起了眉。

    “地上脏了,肉球怪!”夏怿对太岁说。

    太岁将手变成扫把,扫着地。

    秦年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我饿了。”夏怿又说。

    “我也饿!”太岁昂着头说,“我都没有吃的,怎么给你找!”

    “明明我当初那么勤快的喂你。”夏怿低头假哭。

    “我知道了知道了,我想办法。”太岁莫得办法,将身上的一块肉变成了饼干,递到夏怿面前。

    秦年的眉头皱得太用力,脑袋跟着颤抖起来。

    夏怿没要太岁肉饼干,他摸了摸太岁的头,用秦年听不见的声音说:“刚刚抱歉了。”

    虽然夏怿私下里经常不给太岁面子,但现在秦年这个外人在,刚刚使唤太岁的行为有些不妥。

    太岁歪过脑袋。

    你刚刚不是在哭吗,怎么突然就好了?道歉又是什么?

    夏怿看向秦年:“事情就是这样,现在可以相信我了吗?”

    秦年揉了揉自己的眉头:“你和她说说看。”

    夏怿抓住太岁,直视她的眼睛:“你可以威胁别的诡异,让它们不要伤害人类吗?”

    “为什么?”太岁有着小孩层次的高傲,没有合适的理由,她不会干。

    面对这样的太岁,讲利益相关是行不通的,她会以为那是威胁。

    夏怿借着自己和太岁的友好关系,说:“我救你出去,你威胁它们!我帮你,你帮我。”

    太岁思考着。

    “求你了。”夏怿说。

    太岁一愣,这还是她第一次从夏怿口中,听到求字。

    她之前吵架输了的郁闷泄了出来,情绪高昂。

    “既然你这样说了,就没有办法了。”太岁答应下来。

    夏怿揉了揉她的头发,在心中骂:小屁孩!

    简单进行了计划,夏怿带上太岁,和秦年出了房间。

    ……

    通往研究员区域的钢铁门前。

    杜之珠和一众武装人员围在这里,她拿起水枪,往门上滋了一会儿,一块太岁肉掉落下来。

    “果然跑那边去了,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