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80. 你个憨岁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跟着小毛球,夏怿一路来到研究员区域的边缘,夜已深,走廊寂静。

    那厚重的钢铁巨门上,有着一个脑袋大的洞,洞下,是一个白色的肉块。

    那就是太岁了。

    肉块上冒出了一只眼睛和一张嘴,眼睛死死的盯着小毛球:“你骗我!”

    夏怿扭头看小毛球:“你骗她什么了?”

    小毛球挥动着手脚解释。

    “你把她引到这里的?”夏怿点了点头,“你做的很好。”

    小毛球放心下来,看向太岁,太岁还是瞪着它。

    它委屈的躲到了夏怿的影子里。

    夏怿挡住了太岁的视线,为小毛球撑腰:“没错,就是我让小毛球把你引到这里的,你怕了吗!”

    太岁的肉块身体颤抖起来,表示着她的气愤。

    夏怿撇了撇嘴,不明白这个家伙为什么总以为自己要害她。

    蹲下身,夏怿抓起了太岁,那肉球的手感有些僵硬,看来是中了抑制剂。

    想到抑制剂还是自己不小心鼓捣出起来的。夏怿有些心虚。

    他抱着太岁:“还能动吗?分出一块把这门补上,不然马上有人知道你跑这来了。”

    太岁分出了一块肉,那肉爬到缺口处,变成了门缺失的部分。

    不只是模样,就连摸起来的手感也一样。

    夏怿抱着她剩下的身体,迅速向卧室走去。

    途中,一个男研究员鬼鬼祟祟的从一个房间出来,差点儿看到他们,夏怿吓了一跳。

    进入卧室,关上门,夏怿松了口气。

    这卧室比在总部的那一间小了许多,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浴室和厕所并用了一块小地方。毕竟这是一个秘密基地,如果建得太大,容易被察觉。

    夏怿把太岁丢在床上,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太岁恢复了一些,她化作人形,变成了一个金发小女孩的模样。

    夏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他和淤泥怪的小孩,小时候也这么可爱,可是长大之后一个比一个叛逆,只有淤泥怪能镇住。

    “你想干什么!”太岁警惕的看着夏怿,“你又想要怎么利用我!”

    “你这个自大鬼!”夏怿捏着她的脸,“你这平板身材,我有什么好利用的!”

    “我变成前凸后翘的样子,你连碰都不敢碰!”太岁反驳说。

    太岁变作成年体型的时候,除了那次难受无意识,夏怿的确没碰过她。

    这是因为,他不想做出对不起淤泥怪的事情。

    虽然在上个世界,他已经和淤泥怪度过了一生,一起死去了,但他还是感觉,找别的女诡续弦不太好。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女儿还在。

    夏怿伸手进了影子,将小毛球拿了出来,抱在怀里。

    “它凭什么可以碰你!”太岁指着小毛球,气恼的问。

    小毛球瑟瑟发抖,它推着夏怿的手,想要离开,但夏怿抱得很紧。

    “它不只可以碰我,还能和我一起睡!”夏怿不爽太岁的敌意,故意气太岁。

    小毛球抬起头,绝望的看着夏怿。

    你真是我亲爸!

    它再看太岁,太岁果然怒火中烧,狠狠的瞪着它。

    我只是一个小毛球而已,你们吵架,为什么要带上我!

    “呵,被你利用的一个傻子而已。”太岁贬低着小毛球,通过这样来维持自己的自尊心。

    小毛球将头一昂,说谁傻子?

    面对太岁的死亡凝视,它又低下头,傻子也挺好。

    “我没有利用!”夏怿气得颤抖,这太岁凭什么看他做什么,都是利用利用的!

    太岁轻蔑一笑。

    “你才是利用,你故意赶我走,然后利用我找到了杜之珠!”夏怿试图气她。

    太岁眉头一皱,原来我是这么想的吗?

    这计策,好高明!

    “没错,只准你利用我,不准我利用你吗!”

    太岁得意的看着夏怿,希望从他的脸上,见到悲痛、不可置信的神情。

    夏怿的脸上只有鄙夷。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就你这憨肉还有这智商?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太岁的表情从得意,变成了羞恼,她想要反驳夏怿,但事实的确如此。

    她瞪夏怿,想用眼神让夏怿害怕,但夏怿丝毫没有反应,她于是改为了瞪小毛球。

    小毛球颤抖的样子,让她找回了太岁的尊严。

    夏怿笑够了之后,问起正事:“你去袭击杜之珠,怎么样了?”

    太岁的眼神漂移,这种吃瘪的场景,她不愿意想起。

    “快说。”夏怿催促她,只有知道具体的情况,他才好制定逃跑计划。

    “我把那只羊打得半死,然后一群人偷袭了我,我就跑过来了。”太岁说。

    果然和秦年说的一样,杜之珠是用山羊拦住了太岁,然后让手下偷袭。

    “就是说,你谁也没有干掉。”夏怿故意露出嫌弃的眼神。

    太岁果然炸毛:“是他们偷袭了我!不然那只山羊我不是手到擒来!”

    “这就是你差点儿被杜之珠手到擒来的理由吗?”夏怿再次嘲讽。

    太岁涨红了脸:“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放尊敬点!”

    “以前是被你关着,你是主人,现在是我抓了你,我是主人,为什么要和你客气?”夏怿斜了眼太岁,低头思考。

    现在的情况是,山羊没死,杜之珠的战斗部队也没有受到损失,估计她们正全力搜寻着太岁。

    研究员区域和她们的区域隔开着,太岁破开的门已经进行了伪装,她们一时半会儿找不到这里来,但也只能撑一时半会。

    想要送走太岁,必须马上行动。

    可他对这个基地一点儿也不熟悉,根本想不出什么计划。

    “你在想什么,是要是把我交给杜之珠,还是交给那只羊?”太岁冷眼看着夏怿。

    “这个你不用管,我想把你给谁就给谁!”

    夏怿将小毛球塞回影子,对太岁说:“你躲起来,到床底下去。”

    说完,他走出房间。

    走廊上,每隔一段就站着一个武装人员。

    夏怿吃了一惊,还以为杜之珠已经找到了这里,但仔细看那些武装人员,他们只是守在那。

    看来杜之珠还不知道太岁跑来了这里,只是做了一些基本防备。

    “你去哪?”一个武装人员问夏怿。

    “我有事去找秦年,秦副所长。”夏怿回答。

    “你站着别动。”武装人员拿出了一把枪,对着夏怿扣动了扳机。

    滋——

    手枪里喷出水,浇在夏怿脸上。

    “好了,你可以走了。”武装人员说。

    水枪里的是抑制剂,如果夏怿是太岁假扮,一喷之下就会露出破绽。

    秦年的卧室有些远,夏怿路过下一个武装人员身边,又被滋了一次。

    秦年打开门,见到落汤鸡般的夏怿,吓了一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