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78. 真-分手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她到底在想什么。

    夏怿看着太岁,他弄不懂。

    不过他清晰的知道太岁此时的情绪低落。

    他来到太岁的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她。

    太岁的面色柔和下来,她伸手去抱夏怿,夏怿后退两步,躲开了她的手。

    太岁的手悬在了半空。

    她离开了地下室,她也弄不懂,她到底想要拿那个男人怎么样。

    坐在沙发上,她打开电视,点了一个动画片看着,但她的心思,却集中不到画面上。

    等一集动画片放完,她突然想起来,还没给夏怿带午饭。

    去问他吃什么。

    不,为什么要问他!

    站起身,太岁出门随便找了一家店,打包了一份面。

    提着袋子往回走,她路过了一家药店,在药架上,她发现了今早拿给夏怿吃的那种药。

    虽然她不认识字,但是她清晰的记得药盒的模样。

    为什么这么危险的药,会放在那么明显的地方?这些人类不是喜欢伪装成和善的样子吗?

    走进药店,太岁问店员:“这是什么?”

    “这是最流行的减肥药,很多人用了都说好,男生女生都能用。”店员回答。

    “很多人用了?”太岁皱起眉,她向着四周看了眼,又找到了那个僵硬药,“那是什么?”

    在店员的解释下,太岁明白了那两种都是普通的药,她拿来想要报复夏怿,根本没有作用!

    她丢下餐盒,快速跑会别墅,一把拉开地下室的门。

    “你又在骗我!”太岁抓住了夏怿的衣领。

    “我哪里骗你了?”夏怿一脸茫然,“你又这么凶做什么。”

    “那两种药,都没有用!”太岁的目光凶恶,抓着夏怿衣领的手掌激动得颤抖。

    “药是你拿的,关我什么事?”

    夏怿诧异的看太岁,他摸了摸太岁的脑袋:“总之先消消气,你哪来那么多的愤怒。”

    太岁松开手,的确如此,药是她拿来的,从那个女研究员手里拿的。

    “一定是你串通了那个女人!”她拍开了夏怿的手,又抓住了夏怿的衣领。

    “你有病吧,之前说我配药故意就算了,现在我都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女人是什么!”夏怿捂着被打的手,皱眉看太岁。

    “你是杜之珠的外甥,你什么做不出来!”太岁将手臂化作了长刀,夹在夏怿的脖子上。

    “要杀就杀。”夏怿闭上了眼睛。

    太岁的目光闪烁,她的神情挣扎。

    最终,她将夏怿推倒在沙发上:“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

    夏怿心中也升起了火气,他完全不清楚情况,这太岁回来就冲他大吵大闹,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走就走!”夏怿站起身,大步来到门前。

    他用力拉门把手,门一动不动。

    “开门!”他对太岁喊。

    “你居然真走!”太岁咬牙切齿。

    夏怿捏紧了手掌:“是你让我走的!”

    他焦躁的抓了脑袋,一拳打在门上:

    “什么啊!莫名其妙的!恨我你就杀了我好了,为什么拐弯抹角的还对我好!你嫌我烦吗?你给我拿吃的,看我打游戏,你没有开心吗!你要是表现出不开心,我不会和你要那些,不会和你玩闹,你为什么开心着突然就暴躁起来啊!这都已经是第几次了!我是你发泄的道具吗,高兴起来就好好好,不高兴就冲我吼!我当初冲你吼了吗!我们有仇你就杀了我啊,你以为我真的一天天很高兴吗!你有一个关着你好的时候好,不好的时候就拿你泄愤,还握着你生杀大权的人,那么喜怒无常的人,你能每天放心的高兴吗!反反复复阴晴不定的,谁知道你是不是想要虐待我,我就不怕的吗!”

    夏怿的语速越来越远,声音越来越尖锐,太岁不禁后退一步。

    地下室沉默了片刻。

    “你故意玩弄我!”太岁瞪着夏怿。

    “我没有!”夏怿同样瞪着太岁,“我什么时候玩弄你了!”

    “你在研究所的时候,蓄意接近我,哄我开心,然后又用药滴我!”

    “我才没有蓄意!药也不是故意的!”

    “那为什么我咬了你十根手指你也不气,你不就是图谋不轨吗!”

    “我只是把你当宠物而已,我家养的仓鼠咬了我,我要生气吗!”

    太岁后退一步,伸出颤抖的手指着夏怿:“你居然把我当宠物!”

    “比喻!比喻!我是把你当小孩子,小孩子只要可爱,犯点小错也可以原谅不是吗!”

    “你混蛋!”太岁骂。

    “我混蛋那你也是混蛋!”夏怿不甘被骂,“我让你给我扫地带饭买游戏你也不气,你不也是图谋不轨!”

    “我没有!”

    “我是把你当宠物,所以才逗你开心,被你咬了也不气,你是把我当什么!你不也把我当宠物吗!我都是宠物了,我就不能冲你耍耍小心机要要东西吗!至少我没咬你!那可疼了!你还总是吼我!你明明看着宠物心里很开心,还总是无缘无故朝宠物发火!”

    太岁的心动摇起来,她咬牙说:“你是杜之珠的外甥!”

    “我是她外甥怎么了,她是她,我是我,你冲我发什么火!”

    夏怿最不能理解的就是这一句话,他盯着太岁,等她的解释。

    太岁移开了视线,不肯回答:“你走。”

    咔——

    太岁控制地下室的门打开。

    夏怿毅然转过身,迈步走出。

    隔了一分钟,太岁回过头,夏怿已经没了踪影。

    她心乱如麻,就如同那男人说的,她看着那男人就感到十分开心,但她的理智又告诉她,那男人是自己的仇人,自己应该厌恶他。

    她自己都迷茫,那男人会迷茫是正常的事情。

    这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谁的错?

    扑在地上,她变成了一只金毛,跑了出去。

    顺着夏怿的气味,太岁很快找到了他,他走在马路旁边。

    他脚上的鞋大概是跑丢了,光着脚走在坚硬的水泥路上。

    水泥路上有不少碎石子,太岁有些忧心,但她强忍住了给夏怿送鞋的欲望,她还没有想清楚,到底是谁的错。

    这时候,一辆银色的面包车从夏怿的身边路过,路明明很宽敞,车却逼近了夏怿。

    夏怿正想着太岁的事情,没注意到接近的面包车,等他反应过来,车已经到了他身边。

    哗——

    车门打开,两个壮汉抱住了夏怿,往车里一拉,司机猛踩油门,面包车扬长而去。

    太岁从金毛犬变成了鹰,她飞在高空中,看着下面的面包车。

    动手的两个壮汉里,有一个她认识,那是对策部的人,是杜之珠的人。

    都是杜之珠的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