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77. 来啊,吵架啊!

时间:2020-09-09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太岁突然站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夏怿扭头看了看她,继续研究自己的vr头盔。

    头盔里自带了游戏,所以不用和太岁要游戏卡带,看太岁不开心的样子,要了也很难给。

    太岁来到门前,看了眼夏怿,见他还在鼓捣头盔,冷哼了一声,走出地下室,重重关上门。

    她不愿去想自己和夏怿的关系为什么不对劲,来到窗边,她打开了窗户。

    这几天她不是全部精力都在照顾夏怿,她还有一件正事——

    找到杜之珠,让她付出代价。

    想到杜之珠当初的所作所为,太岁捏紧了手掌,气得颤抖,关于夏怿的事情立即抛在了脑后。

    她的身躯动了起来,变成了一架无人机,飞出了窗外。

    杜之珠不知道躲在了哪里,太岁尝试过变成狗,却根本闻不到她的味道。

    现代社会,人类的活动范围大大增加,杜之珠可能早就漂洋过海去了,凭借生物手段,根本不可能找到。

    唯一有希望的手段,是互联网。

    但太岁对互联网完全不懂,她也没有办法变成电脑入侵,因为电脑带电,她只是不怕电,但电对她还有一些不好的影响。

    她变成的无人机,看起来是个高科技,其实就是个空壳,不是用电在驱动螺旋桨,而是她自己在转。

    想到这里,太岁对杜之珠的恨更深了,如果不是杜之珠,她现在说不定可以变成电和火之类的能量体。

    一定要杀了那个女人!

    凭借之前被送往世界各地的肉块,太岁在隔壁市找到了一个研究所,她突入进去,里面却已人去楼空。

    那些研究员都藏起来了。

    本来在公众面前的露面的那些,也都没了踪影。

    太岁一无所获,回到别墅。

    从无人机变回人类,她这次换做了一个白发模特的模样。

    不知道这次下去,那个男人会看自己看多久。

    太岁早就发现,自己变化模样之后,夏怿会盯着看,遇到喜欢的就看得多些,遇到不喜欢的就看得少些。

    她已经总结归纳出了一些经验。

    那男人喜欢白发胜过金发,金发又胜过红发,黑发比较例外,无法评估。有的黑发模样看得多,有时候黑发模样看得少,不像白发和金发稳定。

    那男人喜欢前凸后翘的胜过平板的,但如果平板的是小女孩,又会比一般的前凸后翘喜欢一些,还会摸摸她的头。

    那男人喜欢的年龄是十岁到三十岁,不在这个区间的岁数就毫无兴趣。

    此外还有她看动画片,创造出的一些奇怪生物,比如说人马。面对这种,他的目光会十分复杂,弄不清喜欢不喜欢。

    今天是白发的丰满女人,他见了一定会十分高兴吧。

    想到夏怿的视线从游戏机上移开,看向自己的场景,太岁雀跃起来。

    不对,为什么我要雀跃。

    被搁置的问题再次出现在了脑海。

    太岁咬紧了牙。

    那个男人,可是杜之珠的外甥!

    她抓那男人过来,是要让他痛苦的!可他这些天都是什么情绪!

    她来到地下室,夏怿正打赢了一个boss,高兴的挥手。

    听到门开的声音,夏怿放下手柄,看向太岁。

    见到太岁的新模样,夏怿眼前一亮,但她阴沉的脸,让夏怿心中一沉。

    他抱住了自己,警惕的看着太岁:“你干什么,三种药你都试过了,我已经不欠你的了!”

    太岁没有回答。她径直走到夏怿面目,抓住夏怿的肩膀,将他按在沙发上:“你凭什么这么高兴!”

    夏怿迟疑两秒,试探的说:“我想到了高兴的事情?”

    “你凭什么有高兴的事情!”太岁将脸凑到夏怿的面前,她的的表情有些可怕。

    “你不是也挺高兴的吗?”夏怿弱弱的说。

    这些天太岁给他带饭,给他打扫卫生,给他送游戏机收游戏机,都一副高兴的样子。

    这不都是高兴的事情?

    太岁也想到了这些,这让她更加痛恨自己,她捏着夏怿肩膀的手掌用力:“我当初明明那么痛苦,凭什么你可以这么高兴!”

    “你弄疼我了。”夏怿掰着太岁的手。

    太岁下意识松开了手,但反应过来后又抓住了他,不过没之前那么用力。

    “我监禁你,是要你痛苦,你被关在这里面,为什么不想逃出去!”太岁试图找到自己的错误,然后改正。

    “这里这么快乐,我为什么要逃出去?”夏怿反问。

    “快乐?”太岁松开手,踉跄两步。

    她抓起一边的游戏机,往地上狠狠一砸,“你凭什么能快乐!”

    咔——

    游戏机撞在地板上,发出碎裂的响声,这声音,如同响在夏怿的心上!

    “你发什么疯!”夏怿一把推开太岁,跪在游戏机前。

    游戏机上破了一个大洞,周围还有裂纹,夏怿拿起它,里面的零件掉了出来。

    这个游戏机,已经彻底没用了。

    太岁上前,她的双目通红,她的怒火高涨,她将右手化作了铁锤,就要砸家具泄愤。

    “你凭什么能……”

    “你神经病!”

    太岁的话没有说完,夏怿站起身,狠狠的用脚踢了她的小腿。

    太岁一愣,这还是夏怿第一次对她出手。

    愣神过后,是更加浓烈的怒火,她盯着夏怿,就要泄愤,却发现夏怿的目光比她还要凶狠。

    “你这个疯子!”

    夏怿睁大眼睛瞪着她,如同恶鬼:

    “游戏机惹你了吗,你为什么要砸它!你凭什么砸它!它那么听话,只要一点点电就能陪我玩一天!它那么好,你凭什么动它!它已经是我的东西了,你凭什么砸它!你看着它的尸体,你看它那么可爱,你有没有心!”

    夏怿抓起她变成锤子的手,往自己的身上砸:“你有本事来砸我啊,来啊!”

    太岁急忙将锤子变回手臂。

    “残忍!”夏怿的声音如泣如诉,他的眼中,带着浓浓的凄凉。

    太岁忍不住后退一步。

    夏怿没有追来,他无力的蹲在地上,出神的看着游戏机的残骸,慢慢将脸伏在了膝盖上。

    夏怿传来的抽泣声,如同一道电一般,让太岁的身子猛地一颤,她看看游戏机碎片,又看看夏怿,举起手想要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放下手,她糯糯的说:“你别气了,给我你重买一个好不好?”

    夏怿的抽泣停止,他闷声说:“我和它这么多天的情感,是重买一个就能代替的吗!”

    顿了三秒,他说:“我要最高配置的!”

    太岁买的这一个,是一般配置。

    “好。”太岁转身出去买。

    在太岁走后,夏怿抬起头,他的脸上哪有什么眼泪,明明还带着笑!

    “呵,敢和我吵架!”

    知道太岁能用大门看到自己,夏怿继续演着戏,直到太岁回来。

    收下新游戏机,夏怿注意了一下太岁的神情,太岁还是不开心。

    按理来说,太岁成功哄了自己,应该十分高兴。

    他得到新游戏机的喜悦消散,脑中回想太岁之前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