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75. 太岁给的实在太多了

时间:2020-09-05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夏怿进了浴室,太岁看不清楚情况,但她可以从夏怿的话语中,感觉到夏怿的惊慌。

    只要夏怿不高兴,太岁的目标就达成了。

    她露出得意的笑容,用相机拍下了浴室的门。

    2020年5月13日,太岁大战夏怿于地下室,怿溃,败走浴室

    过了半个小时,见夏怿还没有出来,太岁过去敲了敲门。

    咚咚咚——

    木门的声音清脆,太岁吹了一声口哨。

    “干什么!”夏怿恶狠狠的声音传来。

    “出来。”太岁说。

    “不出,你下贱!”夏怿骂。

    “我哪里下贱?”太岁瞪大了眼睛。

    “你馋我身子!”夏怿难以想象,太岁居然给他喂那种药!她不下贱,还有谁能下贱!

    馋身子是什么意思?太岁弄不懂流行语,于是略过了这个话题。

    她又一敲门:“打开!”

    “我不!”夏怿的语气坚定。

    太岁冷冷一笑:“你以为你不开门,我就没有办法进去吗?”

    她将右手变成了巨锤,在夏怿惊愕的目光中,破门而入。

    夏怿害怕的后退:“我已经有妻子了!”

    什么想收儿子,什么想要监禁,都是假的,这太岁就是馋他身子!

    太岁没听懂夏怿这句话的意思:“你有妻子关我什么事?你不会以为我会放你离开吧?”

    夏怿害怕的抱住自己:“你还想要强来吗?”

    在他的影子里,小毛球神色的复杂。

    有别的女人窥视它父亲,如何是好?

    它比较了一下自己和太岁的实力差距,捂住了眼睛。

    它什么都没有看见。

    要不你就从了吧!

    看夏怿害怕的样子,太岁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下贱!色批!”夏怿又骂,并思考要是太岁强行下手,他该如何是好。

    他不能对不起淤泥怪!

    他就是死外面,往那面墙上撞过去,也不让太岁碰自己一下!

    “生气吗?”太岁得意的问。

    “你说呢?”夏怿气愤的看着她。

    看太岁不像要用强,夏怿放心的转过身,不理她。

    太岁轻蔑一笑,从口袋里排出九张游戏卡带。

    卡带放在地砖上的声音响亮,夏怿忍不住瞥了眼,这一撇,就不能再移开视线。

    夏怿的身子颤抖起来:“你以为几张游戏卡带,就能收买我吗!”

    说着,他愤愤的拿起九张卡带,抱在怀里:“原谅你了!”

    太岁给的实在太多了。

    “玩去吧。”太岁一挥手,笑得眼睛眯起。

    夏怿拿着卡带,坐在沙发上一张一张的试,每张他只玩十分钟就换下一张,这张不错,这张也挺好玩。

    他的选择困难症发作,不知道到底先玩哪一张好。

    看着夏怿高兴,太岁的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她来到夏怿身边,伸手去摸他的脸。

    夏怿当初也是这么摸她的。

    夏怿一低头,躲开了太岁的手。

    他警惕的看着太岁:“你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给我摸。”太岁理直气壮的说。

    夏怿惊呆:“你果然还是馋我身子!滚,不给你摸!”

    太岁不服气:“我当初也给你摸了!”

    “我那时候不知道你是女的!”夏怿回答。

    “你狡辩,和男的女的有什么关系,我也能变成男的给你看!”太岁说着就要变。

    夏怿急忙阻拦她:“你要是变了,就别想进我房间了!”

    太岁身上的肉翻涌起来,她没有变成男性,她的上半身没有变化,只是变了下半身。

    原本的人类下半身,变成了马。

    此刻太岁的模样,就是奇幻传说里,人马的样子。

    夏怿回过神,猜测太岁想要干什么。

    她想要用人马的外形来诱惑自己?

    我是那种变态吗!

    “给你。”太岁抬起一只蹄子给夏怿。

    “给我做什么?”夏怿惊疑不定。

    “你不是喜欢腿吗?看,四条!”太岁说。

    “你怎么知……不对,我喜欢的不是……还是不对,总之我已经有妻子了,你死了这条心吧!”

    夏怿努力和太岁解释:“你是个好岁,但我们不可能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太岁焦躁起来,“凭什么不给我摸!”

    她瞪着夏怿:“你不听话,我就杀了你!”

    夏怿往地上一躺:“你杀了我吧。”

    太岁将右手化作了斧子,斧子在空中一道轨迹,挥向夏怿的脑袋。

    夏怿闭上眼睛,感觉一阵风在他的脸上吹过。

    那是斧子带起来的风,风应该在斧子后面。

    睁开眼,夏怿见到斧刃停在了自己面前,太岁还瞪着他。

    五秒,太岁收起斧子,快步走出了地下室。

    夏怿爬起身,舒了口气,在他宁死不屈的努力下,他的贞操保住了。

    淤泥怪应该晚上托梦,好好奖励一下他。

    放下这件事,他继续打游戏。

    九张游戏卡带里有一张是双人游戏,他将另一个手柄塞到影子里,小毛球很快上手。

    傍晚,那个名为小胖的网友找上了夏怿。

    “听说你妈给你买了个ns5?”

    “嗯。”夏怿正和小毛球玩得欢乐,敷衍的回答。

    “游戏呢,一个游戏可不便宜,四五张贵的卡带,就比得上一台主机的钱了。我这里有我哥给我留下的卡带,足足有八张,你妈给你买了几张?”

    夏怿看了眼旁边的卡带:“我妈……呸,那个混蛋给我买了十一张。”

    手机久久没有传来回话,夏怿抽空一看,通话已经被挂断。

    这个家伙打过来就是想装逼吗?装不了就跑?

    夏怿将他拉黑。

    比这家伙更让夏怿气愤的,是他刚刚居然差点说错嘴,认岁做妈。

    五点,太岁过来收游戏机,夏怿趁机为难她:“我不吃饼干了,我要吃烤鸭。”

    “凭什么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你都不给我摸!”太岁拒绝。

    “之前在研究所……”

    太岁打断了夏怿的话:“之前在研究所你就给我吃的饼干一样的东西。”

    “那是你跑路的那天,之前还有一次给你喂食,是我花了好久自己调出来的营养液!”夏怿说。

    太岁的气势弱了下来,确有其事。

    “我也不要你精心准备了,给我去买!我还要可乐薯片干脆面!”夏怿趾高气昂的说。

    “我知道了!”太岁丢下手里的饼干和水,气冲冲的走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