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72. 追妻火葬场

时间:2020-09-05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2020年5月9日,玩手机

    2020年5月10日,玩手机

    2020年5月11日,玩手机

    2020年5月12日,还是玩手机。我好像有点儿胖了,应该是错觉,只要我不去称,我就永远不会胖!

    下午五点,太岁准时到达地下室,她向着夏怿伸出了手。

    “再给我五分钟!”夏怿这一把还没有打完。

    太岁毫不留情,一把夺走了夏怿的手机。

    “可恶!”夏怿气愤着,居然五分钟都不给他!

    拿了手机,太岁丢下饼干和水,就要离开。

    夏怿叫住了她:“等等,肉球怪。”

    肉球怪?太岁扭头看着夏怿。

    “地上脏了。”夏怿指着地板说。

    上面有他不小心撒的饼干屑。

    “地上脏和我说做什么?”太岁冷言以对。

    “你来打扫啊。”夏怿疑惑的看着太岁,好像她不打扫屋子是一件十分不正常的事情。

    太岁惊呆了:“我为什么要帮你扫!”

    “你在培养柜的时候,我也给你清理了!你取出来的棉絮一样的东西,还有你喷的水,都是我收拾的!”夏怿理直气壮,“所以快点儿给我打扫!”

    太岁想要反驳,但夏怿说的没错,她没有反驳的角度。

    她气冲冲的将手化作扫把,扫起地。

    “垃圾也倒一下。”夏怿指着垃圾桶说。

    太岁将饼干屑倒进垃圾桶里,拿着垃圾桶上去倒掉,然后放回地下室。

    再从地下室上来,太岁陷入了沉思。

    我什么在做这样的事情!

    每天给他送手机,送吃的,还给他打扫卫生!

    明明我是想要他和我一样痛苦,为什么他看起来比在研究所还要快乐!

    一定有哪一环除了差错。

    太岁冷静思考、仔细分析,得出结论:

    是少了试验的环节!

    没错,是少了上药的环节!

    太岁的脸上,露出了阴森的笑容。

    正好晚上过去研究所,拿一份药回来。

    她通过化作门的肉,观察了一下夏怿,夏怿吃着饼干喝着矿泉水,神色惬意。

    明天,你就要哭了!

    她一展双臂,化作了一只鹰,飞向了研究所。

    ……

    夏怿不知道危险即将到来,他吃完饼干,在浴缸泡了个澡,上沙发睡觉。

    他的作息十分健康,每天不到九点,就进入了梦乡。

    早上六点多,他起床洗脸刷牙,然后焦急的等待太岁。

    他要等两个多小时,才能见到自己的手机。

    就是这段时间的无聊,让夏怿观察到自己腰的变化。

    那里好像多了一圈肉。

    在研究所,他每天还要走去研究室、走去食堂,而在这里,他几乎不需要走动,每天吃饭睡觉玩手机,一点儿运动也没有。

    这样下去,我该不会变成胖子吧?

    夏怿有点儿害怕。

    能够驱赶这份恐惧的,只有手机。

    九点,太岁准时进入地下室,她将手机丢给了夏怿。

    夏怿熟练的点开游戏,刚准备呼叫这几天认识的游戏朋友,突然见到太岁拿出了一个塑料盒子。

    “这是什么?”夏怿放下手机,他的本能告诉他,那不是什么好东西。

    太岁没有回答,她嘿嘿一笑,从盒子里取出了一个针管。

    夏怿瞪大了眼睛:“你想要干什么!”

    “不用紧张,这只是我随手配的药而已,就和你之前随手配的药一样。”太岁缓缓走向了夏怿。

    “这不一样!”夏怿慌张后退,“你别过来!”

    “不用紧张,只要一下就好了!”太岁看着惊恐的夏怿,感觉到了久违的快乐。

    “我给你配的药,可是把烈性的成分都去掉了!”夏怿不想打针,他不怕死,但不想半死不活。

    太岁更加兴奋了,她将手放在了活塞部分,已经做好了注射准备:“没事,那个研究员告诉我,这只会让你吐个厉害。”

    “你刚刚还说是你随手配的!”夏怿找到了太岁话语中的漏洞。

    但这毫无作用,太岁只是一笑,慢慢向他逼近。

    “乖,让我插一下,一下就好。”

    太岁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夏怿的肩膀,将他按在了墙上。

    “疼,我已经被你撞疼了,你已经教训了我了,快放开!”夏怿挣扎着。

    太岁又从胸口伸出了一条手臂,两只手臂紧紧抓住了夏怿。

    她第三只手掌上的针管,距离夏怿越来越近。

    “不要!”

    夏怿的挣扎中,针管插入了他的手臂。

    他不敢动了,在对方已经插入的情况下挣扎,痛苦的只会是自己。

    “拔出去!”夏怿做着最后的努力。

    “我不。”太岁狂笑着,将里面的液体,都注入了夏怿体内。

    最后,她拔出针头,将针管丢在了垃圾桶里。

    她期待的看着夏怿。

    夏怿感觉胃中翻涌起来,他冲向了厕所。

    听着厕所里的声音,太岁的心情愉悦。

    五分钟后,夏怿走出厕所,趴在沙发上。

    恶心,乏力。

    看他疲惫的样子,太岁拿出相机,拍了一张胜利的照片,走出房间。

    这一个早上,她都心情愉悦,就算还是没能找到杜之珠的踪影,也不气恼。

    中午,她拿着新买的饼干回到别墅,前往地下室,准备再高兴高兴。

    夏怿还趴在沙发上,和早上的姿势一样。

    “你现在知道痛苦了吗!”太岁得意的放下饼干和水,却发现桌上还有一盒饼干和两瓶水,那是早上的食物,夏怿没有动。

    太岁心中一慌,急忙来到男人身边,伸手戳了戳他。

    夏怿抬起头,无力的看了她一眼,又趴了回去。

    没死就好,太岁放下心来。

    她又戳了戳夏怿,发出刺耳的笑声,这笑声是从燕佳佳那里学来的。

    夏怿没有和她之前一样,露出怨恨的眼神,而是就那么趴着。

    这让她有些不安。

    “饼干和水给你了。”她故意提了一嘴,走上了楼。

    她原准备继续去找杜之珠的踪影,但现在没了心情。

    夏怿趴在沙发上的样子,总是在她的脑中出现。

    她忍不住想要下去看看。

    不行不行,她下去了,不就表现出她关心那个男人了吗!

    好在地下室的门,是她的肉化成的,她可以和自己的肉共享感觉。

    借用那块肉的视线,她见到了夏怿。

    夏怿还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太岁紧张的站起身,走了两步又坐下来。

    配药的研究员说了,只会让人不适,不会有生命危险。

    可他怎么现在还趴着?

    起来打游戏啊!

    之前她看不惯夏怿快乐,现在却巴不得夏怿快乐起来。

    时间慢慢过去,夏怿还是没有动静。

    太岁一直观察到四点,她起身拿了饼干和水,向下走去。

    原本她都是四点五十七分下去,五点准时到达,但今天她实在等不了,她要下去看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