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70. 主角,死!

时间:2020-08-26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2020年5月1日,太岁越狱了,但一整天没来杀我。

    2020年5月2日,又是朝九晚五的一天,什么时候是个头。研究所里的太岁肉和冰淇淋一样化了,秦年说,这是太岁放弃了这些肉。听说上层已经乱成一团。

    2020年5月3日,得到消息,太岁出去的第一天杀了燕佳佳。气,冷,抖,我哪点而不如燕佳佳?这个仇我记下了!

    2020年5月4日,昨晚三个研究员被杀了。秦年拉着严处,决定前往秋威夷度假,还问我去不去,我当然不去,太岁恨我恨得要命,我跑再远也没用。

    另,太岁还没有来杀我,这个仇我再记一次。

    2020年5月5日,马尾辫说她房间灯泡坏了,请我晚上去修,我拒绝了。呵,根据我和严处打听的情报,这丫头看起来挺乖巧,私下里玩得可开了,而且也是喜欢电太岁肉的。

    太岁什么时候来啊,没有视频、没有游戏,整天上班的生活太痛苦了!

    2020年5月6日,对小毛球做了思想工作,等我死了,它就一个人流浪吧。

    2020年5月7日,已经死了十个研究员了,听说武装人员那里死的更多,大家都很紧张,晚上睡在一起的人多了许多。马尾辫又邀请我晚上过去,我本准备拒绝,但转念一想,我可以用她的笔记本打游戏!

    合上日记本,夏怿看了眼时间,已经六点了。

    他高高兴兴的换上西装,来到了马尾辫的卧室。

    见到穿着如此正式的夏怿,马尾辫一愣,随即喜笑颜开:“夏师兄等会儿,我也换一身衣服。”

    她把夏怿领到了房间里。

    “马师妹,我可以借用一下你的笔记本吗?”夏怿问。

    马尾辫一愣,她不姓马啊?

    随后,她反应过来,夏怿一定是在暗示骑马。

    “夏师兄真讨厌,你要用就用好了。”马尾辫想着,夏怿可能是要放助兴的片子。

    这夏师兄还真会玩,尤其是穿着西装来这件事,太骚了。

    马尾辫打开衣橱,搔首弄姿的换了一件晚礼服。

    “开始吧,我已经饥渴难耐了。”夏怿的声音响起。

    “你怎么那么急嘛!”马尾辫嘴上不愿,其实身上早就做好了准备。

    “那是我的,别抢!”夏怿又说。

    “啊?什么?”马尾辫疑惑的看向身后,发现夏怿坐在她的笔记本前,正在打游戏。

    “剑姬给我,我贼六!”

    夏怿放下耳麦,对马尾辫解释说:“几个师弟约我打游戏。”

    “哦。”马尾辫点了点头。

    哦个鬼啊,为什么你过来我这边打游戏,你不应该打我吗!

    你穿着西装过来,不是要和我玩,而是要和游戏玩?

    “夏师兄,游戏有那么好玩吗?”马尾辫撒娇的扑在夏怿身上。

    ……

    此时的太岁,正在研究所的通风管道里,她的身体如同一团流动的肉,在里面快速前进。

    这几天,她已经杀了二十多人,都是之前的仇人,她一一记下了。

    但每一次复仇后,她感觉到的只有空虚。

    她有些迷茫。

    她被关在这里那么多年,受了那么多的痛苦,仅仅是为了向他们复仇?

    这有什么意义?

    可除了复仇,她还剩下什么呢?

    每当这时候,她的脑中都会出现和那个男人一起玩闹的场景。

    从通风管道出来,太岁将肉变成绳子,慢慢勒死了一个仇人,对方的表情痛苦,模样凄惨,但她生不出一丝快意。

    她的生活,不应该浪费在这些混账人类的身上。

    把仇人都杀了,再给人类一个悲惨的教训,就回到森林中去吧。

    回到通风管道,太岁到了下一个仇人的卧室。

    那是马尾辫的卧室。

    从管道中出来,太岁的身体颤抖起来。

    她看到了什么?

    那个男人腿上坐着马尾辫,脸上满是愉悦?

    我因为你的事情那样纠结,你却摸着别人快活?

    事情当然不是太岁想象的那样,夏怿对扑上来的马尾辫十分苦恼,这影响他打游戏了!

    这时候,他发现了太岁。

    他心中一喜,急忙将马尾辫拉到了身后。

    我要先死!

    太岁的怒火更加强烈:“你对这个女人,倒是关心的很!”

    嗯?夏怿一脸茫然,他只是想先死而已,谁关心马尾辫了,他连马尾辫叫什么都不知道。

    太岁将肉化作手臂,夏怿的眼前一花,马尾辫已经到了太岁的手上。

    “夏师……”

    马尾辫刚准备求救,太岁一把掐断了她的脖子。

    下面就轮到我了!虽然被插了队,但夏怿还是十分高兴。

    太岁捕捉到了他的情绪:“高兴?这个女人死了,你居然还能高兴?果然如此,表面对她极好,其实只是玩她,利用她,看着她当真的样子,看着她最后呼唤你的样子,真可笑是吗?”

    “啊?”夏怿听不懂太岁在说什么。

    “别和我装傻!”

    太岁掐住了夏怿的脖子,她的声音压抑,每一个字都咬得很紧,挤压着心中的怒火:

    “给我一些蝇头小利吊着我,让我信赖你,让我不受控制的关心你,然后利用我,伤害我,从我这里得到满足你变态欲望的快乐!”

    “???”

    你说的是我?

    我这么厉害的吗?

    不过只要达成死亡目的,别的都无所谓。

    夏怿于是昂着头:“没错,我就是在玩你,你真是个傻子,我稍微对你好一点,你就真把我当朋友了,这时候我再给你来下狠的,看着你不可置信,怒气冲冲,最后又不得不原谅我的样子,我就浑身来劲!”

    “你这个混蛋!”太岁的怒火果然被引爆,她将肉变成了巨锤,用力砸着周围。

    床铺、电视、地板……,屋子里被她砸的一团糟。

    但她就是没有砸向夏怿。

    夏怿看着挥空的巨锤,十分着急。

    你倒是砸我啊!

    终于,太岁平静下来,她将锤子变成了长刀,架在了夏怿的脖子上。

    她的声音冰冷:“去死吧。”

    夏怿满怀期待的闭上眼睛。

    冰冷的刀锋在他的脖子上划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