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48. 一切的真相

时间:2020-08-26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想要通灵,需要接触到和对方相关的东西,或者接触过对方。

    夏怿有妮妮日记在手,这就是媒介。

    摸了摸笔记本,夏怿进入了睡眠。

    这些天他睡得越来越多了。

    一片黑暗之后,夏怿到达通灵梦境。

    周围黑乎乎,只见到两个身影在打架,打得还挺凶,气喘吁吁的。

    夏怿退出了梦境。

    罪过罪过。

    他在脑中催眠自己:我要关于后妈的梦,关于后妈的梦。

    但他的大脑,总是歪到刚刚的场景中去。

    毕竟他已经单身一个月了。

    等他睡下,又梦到了黑乎乎的场景,不过声音变了。

    干,虽然有了后妈,但我要的不是这种啊!

    又花了两个梦境,夏怿终于摆脱了由单身引起的潜意识躁动,做了正常的梦。

    这些梦是与后妈有关,但都是什么互诉衷肠红袖添香,除了让人酸之外,毫无用处。

    一次一次做着梦,直到天黑,夏怿也没有收获。

    在这一下午的梦境里,基本是岳父在好友死后,将好友的妻子,也就是淤泥怪后妈养在私宅照顾的场景。

    岳父比较规矩,恪守着底线,除了之前的那次乱性,再没有对后妈动过手。

    吃完晚餐,躺在浴缸里,夏怿思考着下午的梦。

    不对劲。

    很不对劲。

    岳父之后不是把朋友妻带回洋馆了吗?怎么自己梦到的都是没带回洋馆的场景?

    他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念叨着:岳父把后妈带回洋馆的场景,岳父把后妈带回洋馆的场景……

    他进入了梦境。

    梦里,是岳父拉着小淤泥怪,在街上巧遇后妈。

    睁开眼睛,夏怿皱紧了眉头。

    怎么还是不对?

    他换了暗示:岳父和后妈在洋馆里的场景。

    这样范围就广了许多。

    闭上眼睛,是后妈勾引岳父,岳父禽兽不如的画面。

    从浴缸中站起身,夏怿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他来到书房,换了书房的椅子做媒介通灵。

    他希望这是日记的问题。

    坐在椅子上,夏怿梦到的是岳父抱着小淤泥怪,坐在椅子上折纸的画面。

    还是没有!

    岳父的通灵里,根本没有淤泥怪十岁之后的场景!

    这是怎么回事?

    夏怿又找了别的许多物品试验,依旧如此。

    通灵梦不能解乏,他睡了一觉,醒来见太阳已经挂在了中天,心中的烦躁消散了一些。

    淤泥怪晚上就能回来了。

    洗漱吃饭,看了看自己准备的衣服,夏怿的情绪得到了舒缓。

    连续通灵那么多次,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

    又小眯了一会儿,窗外已经是一片橘红。

    到傍晚了。

    夏怿揉了揉太阳穴,最后通灵了一次。

    梦境里是夜晚。

    岳父穿着衬衫马甲,戴着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坐在书桌前,认真翻看着手上的卡片。

    卡片上的内容似乎有些棘手,岳父的表情十分严肃。

    夏怿好奇着,稍微移动视角,见到了卡片的正面。

    上面是没穿衣服的女人。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岳父,没有想到岳父居然是这种人!

    看就看了,你这正装肃容,装什么呢!

    岳父将照片翻了一遍,从里面挑出三张,仔细看着。

    这三张都是精品,岳父的眼光不错。夏怿点了点头。

    岳父松开了腰带。

    突然砰的一声,书房门被打开。

    岳父手一抖,照片落在了地上。

    夏怿也吓了一跳,急忙想要遮掩,却想起来这不干自己的事。

    进来的是淤泥怪幼崽。

    夏怿凭借老道的经验看出,这只淤泥怪幼崽是在九岁十岁的样子。

    淤泥怪幼崽跑到书桌旁:“爸爸,看我折的青蛙!”

    她的手上拿着一个折纸。

    岳父镇定的将腰带系好,把照片按在袖子下面。

    不过落在地上的那一张,他没能来得及收拾。

    那一张照片,被淤泥怪幼崽踩在了脚下。

    岳父夸了两句女儿,让女儿赶紧回房间休息。

    淤泥怪幼崽达成了目标,高兴的跑到门边。

    她抓着门把手,面朝着书房里:“爸爸晚安……咦?”

    淤泥怪幼崽发现了地上的照片。

    照片落在书桌的前面,岳父来不及去抢,淤泥怪幼崽捡起了它。

    岳父的表情僵住,夏怿同情的看着他。

    “爸爸,这个照片里的阿姨,为什么不穿衣服啊?”淤泥怪幼崽疑惑的问。

    岳父用哆嗦的手推了下眼镜:“这个啊、这是、是这样的……”

    他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终于想到了借口:“……这是艺术品!”

    “艺术品?”淤泥怪幼崽歪头问。

    “就和你在王伯伯家看的油画一样,艺术品里的阿姨,都不喜欢穿衣服。”

    岳父的声音颤抖着,他的脸上带着愧疚,可他不得不骗。

    “这样啊,等我长大之后,也要收集不穿衣服的阿姨!”淤泥怪幼崽兴奋的说。

    岳父勉强鼓励了两句,拿回了照片,推女儿出门。

    坐回椅子上,岳父没心思看照片了,他用绳子将照片一绑,放在了抽屉里。

    关上抽屉,他又不太放心,重新将照片塞到了抽屉上面的布袋里。

    在他的头顶,夏怿敌视的看着他。

    居然给我家纯洁的淤泥怪看那种东西!

    还让淤泥怪立下了那样的理想!

    三秒内杀了你!

    骨灰都给你扬咯!

    夏怿正骂着,从抽屉里窜出一根白骨手臂,唰的插入了岳父的胸膛。

    夏怿瞪大了眼睛。

    他只是说说啊!

    被插的岳父没能力反抗,他趴在了书桌上,任由白骨手臂施为。

    白骨手臂的手掌抓着桌沿,将自己拔出,又用手指作脚,移动到了窗边,打开了窗户。

    一个穿着燕尾服的身影,从窗户进入,它捡起白骨手臂,装在了右肩膀上,咔咔活动了两下。

    它是燕尾服骷髅。

    骷髅来到岳父的尸体前,用一片小刀,剥着岳父的皮。

    夏怿浑身冰冷。

    他的脑海中闪过一幕幕画面。

    是一个骷髅头在井边吓到了妹妹,妹妹才失手把淤泥怪推下了井。

    是岳父提议,淤泥怪三兄妹才去了井边的树林。

    岳父早在淤泥怪十岁生日之前就死了,后面是骷髅假扮的!

    是骷髅一手谋划了井中案件!

    它想干什么!

    它在谋划什么!

    夏怿脑中又闪过灵光。

    那个古大师,谐音不就是骨大师吗?

    在夏怿思考的时候,剥皮的声音突然停下了。

    骷髅抬起头,看着夏怿。

    通灵被发现了!

    夏怿脱出梦境,站起身。

    窗外,苍白的满月挂在半空!

    淤泥怪有危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