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45. 又是一月月圆

时间:2020-08-26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门口的小偷被绑了一周,等洋馆的凶名,传遍了岛上后,夏怿放了那两人。

    没了那两人的存在,夏怿和淤泥怪玩得更加开放。

    除了洋馆里本来就有的女仆装,夏怿还乔装打扮,去岛上的裁缝店订了一些新的衣服。

    这二十多天的时间,夏怿什么也没有想,就这么在洋馆里,和淤泥怪纵情欢乐。

    直到月圆之夜的前一天。

    晚上,燕尾服骷髅过来洪家洋馆,找淤泥怪取了那三个影子。

    骷髅看着淤泥怪:“没有想到,你居然成功杀了洪家的人。”

    淤泥怪看向夏怿。

    “哦?是这只人类帮的忙?”骷髅盯着夏怿。

    夏怿一直不喜欢骷髅,除了骷髅的颜值太低,还因为骷髅是个男性。

    虽然夏怿感觉它应该算中性。

    所以第一次见骷髅的时候,夏怿没有好脸色,但现在不同。

    他有事要问骷髅。

    他忍住了揉腰向骷髅炫耀的欲望,普通的看着骷髅。

    没有直接问那个问题,夏怿先从别的方面入手。

    “帮了洪家,做了护身符的那个古大师,你认识吗?”夏怿看着骷髅空洞的眼眶,问。

    夏怿在请裁缝做衣服的时候,顺便问了古大师的事情,没有任何收获。

    除了洪家洋馆之外的人,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骷髅咔咔的摇了摇头:“我也没有见过,大概是个厉害的角色。”

    “那关于井的事情,你知道吗?”夏怿将话题慢慢移向正事。

    骷髅盯着夏怿看了五秒,嘎嘎的笑起来:“你是想要问,怎么让妮妮摆脱那口井吧?”

    “淤泥怪。”淤泥怪插话进来。

    淤泥怪经过一个月的努力,已经可以准确的说一些词汇。

    骷髅一愣:“什么?”

    “不叫妮妮,叫淤泥怪。”淤泥怪抓住夏怿的手,又复述了一句。

    “你疯了吧?”骷髅惊愕的看着淤泥怪。

    不想叫妮妮很正常,它也感觉这个名字太人类化。

    但要改名,也应该叫黑暗之井的淤泥,或者是静流沉积物这两类才是,淤泥怪是个什么鬼名字?

    这名字说出去,是要被别的妖怪取笑的!

    “你确定要叫这个名字?”骷髅再次问了一遍。

    淤泥怪点点头,挠了挠夏怿的手心。

    她的目光真挚:妮妮是洪家的妮妮,淤泥怪是他的淤泥怪。

    夏怿强忍住炫耀的欲望,将话题拉回正轨:“我们还是谈谈怎么摆脱井的纠缠吧。”

    骷髅理了理头上的帽子,让自己惊愕的心态恢复平静。

    “很简单,解决井。”

    骷髅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夏怿听出了喜悦。

    这是潜意识推测的结果。

    换位思考,暗恋女神的丈夫问自己话,自己怎么可能不刁难一番?

    这种爽快的回答是不存在的。

    只有一种可能,解决井也是骷髅想要做的事情。

    夏怿不在意这个,只要能够解决淤泥怪的痛苦,顺便帮一把骷髅没什么。

    “这个月已经来不及了,等月圆之夜过后,我再来找你。”骷髅摘下帽子,行了一礼,离开了洋馆。

    夏怿高兴的抱着淤泥怪:“可以解决啦!”

    淤泥怪被夏怿所影响,嘴角稍稍勾起。

    因为有淤泥包裹,夏怿没有见到这难得的笑容。

    “走,洗澡睡觉,养精蓄锐。”夏怿拉着淤泥怪,进了浴室。

    影子女仆帮他们准备好水和换洗衣服,立在浴室门口待命。

    它扯了扯自己的女仆装,有些悲戚。

    另外三个影子被骷髅带走,以后她要一个人打扫这么大的洋馆。

    影生艰难。

    好在夏怿和淤泥怪活动的地方不多,加上草坪之类的刚修理过,暂时影子女仆只是翻了两倍的工作量。

    第二天傍晚,影子女仆立在门口,和小毛球一起,给两位主人送行。

    淤泥怪拉扯夏怿的手臂,不让他抱着自己。

    “不行,我要和你去!”夏怿不肯松。

    淤泥怪让他留下,他才不要留。

    “那里,疼。”淤泥怪劝着夏怿,井里太过痛苦。

    “疼才要陪你去!”夏怿手抓得更紧了。

    他将两只手十指交叉,手臂紧紧的环着淤泥怪。淤泥怪怕伤到夏怿,不敢用力。

    “你的名字都是我起的,换句话说我就是你爸爸,你不带我去就是逆女!”夏怿胡诌着,瓦解淤泥怪的反抗意识。

    淤泥怪果然被惊住,她没想到还有这种逻辑。

    这逻辑似乎还有点道理。

    夏怿趁机爬上了淤泥怪的背,拍一下她的屁股:“我们走,驾!”

    可惜淤泥怪是散开的长发,不是双马尾。

    淤泥怪抬起头,天已经快要黑了,必须走了。

    如果在井外,她会无意识的毁掉洋馆,甚至洋馆之外的地方。

    背着夏怿,淤泥怪沉入了影子。

    当他们从影子里钻出,已经到了井里。

    井口的阳光渐渐退去,黑夜降临,月亮升起。

    夏怿钻进淤泥里,和淤泥怪紧紧拥抱着。

    淤泥小幅度的颤动起来,然后变成了汹涌的沸腾。淤泥膨胀,迅速充斥了井内。

    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在井下复苏了。

    夏怿闭着眼睛,抱着淤泥怪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

    他感觉到,周围的淤泥上,沾染了那个令人的恐惧的气息,那气息冲刷着他的大脑。

    窒息、胀痛、寒冷、黑暗……

    苦痛传来。

    这份苦痛,比上一次的要凶狠的多!

    夏怿咬紧了牙,将头埋在淤泥怪的胸膛,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痉挛。

    为什么这次这么严重!

    因为这次我一开始就来了吗!

    夏怿的手掌不由用力收紧,他的指甲陷入了淤泥怪的肉中。

    淤泥怪轻皱眉头,怜惜的看着夏怿的脸。

    明明这么痛苦。

    他本没必要来的。

    摸了摸夏怿的脸,淤泥怪低下头。

    她吻上了夏怿的唇。

    夏怿已经陷入了无意识中,没有亲热的想法,但随着那冰凉的唇而来的,是痛苦的减少。

    这让他追逐着那片柔软。

    月亮慢慢落下,一轮火红的太阳,冲破了地平线,一扫地面的黑暗。

    夏怿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如同八爪鱼一般,缠着淤泥怪的身体。

    他也不放开,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缠着。

    昨晚真是辛苦自己了,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吧。

    不过淤泥怪不想让他休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