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35. 才不是小娇妻

时间:2020-08-26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夏怿看着乌鸦:“你就不能有点儿骨气吗?”

    乌鸦毫无愧色:“命都没了骨气有什么用!”

    淤泥怪用眼神询问夏怿,要拿这只乌鸦怎么办。

    乌鸦看懂了淤泥怪的意思,它哭着对夏怿说:“饶了我,饶了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幼女,还有一个瘫痪在床的妻子,我不能死,我死了他们就完了啊!”

    “你不是母的吗?”夏怿疑惑的看着乌鸦。

    之前乌鸦说,如果不是它的身体太小,经受不住,一定会把夏怿带回家。

    现在它怎么就有妻子了?

    这乌鸦还是个gay?

    一想到这gay居然窥视过自己,夏怿的目光顿时变得危险起来。

    “母的,母的,刚刚是我上周吃的一个人类的词,我背来用的,背来用的!”乌鸦急忙解释。

    见到夏怿眯起的眼睛变回了正常大小,乌鸦松了口气。

    这时候,淤泥怪伸手过来,拎着乌鸦的脑袋,远离了夏怿。

    看着淤泥怪眼眸中的红光,乌鸦哭了。

    说是公的得罪那个人类,说是母的得罪这个泥巴。

    它为什么不是中性鸦?

    鸦生太艰难了!

    夏怿趴在了淤泥怪的背上,笑看淤泥怪吃醋的举动。

    他是一个正直的男人,又不准备勾引别的女性,女朋友好吃醋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这只乌鸦还不能杀,淤泥怪不能说话,他好多事情问不了,有个和淤泥怪同属诡异的乌鸦,可以获得一些信息。

    “把它关起来吧,不要杀它。”夏怿对淤泥怪说。

    淤泥怪用淤泥做了一个小笼子,将乌鸦钓在了天花板上。

    “谢爷爷不杀之恩!”乌鸦用翅膀扶着身体,给夏怿磕着头。

    这乌鸦格外的谄媚。

    “我有一些事情问你。”夏怿说。

    “爷爷您问。”乌鸦合着翅膀,就如同人类合着手一般。

    夏怿先问了生存相关的问题:“淤泥怪的力量在你们里面,是什么水平?”

    夏怿的话音落下,乌鸦立即回答,生怕怠慢:“泥巴大人的力量我们都没真正见识过,不过她和那口井有关,肯定强的离谱,估计没有妖怪能打得过她。”

    夏怿眯起眼睛:“我要听的是真话,要是我知道你在拍马屁的话,你就死定了。”

    “真话,真话,我说的真的是真话!我们大部分妖怪,也就力气大,身子硬,剩下的有能力的,也就耍耍水,玩玩火,泥巴大人可是能操纵黑暗!”

    夏怿点了点头,看来诡异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只有身体强的,还有一种是有特殊能力的。

    他之前五个世界遇到的诡异,都是第一种,虽然强,但没有什么特殊能力。

    他满意的摸了摸淤泥怪。

    淤泥怪是他女朋友,淤泥怪强,四舍五入就是他强。

    他又问乌鸦:“那口井是怎么回事?”

    乌鸦注意到,淤泥怪看它的目光有些不善,它快速找到了理由。

    是这个人类总和自己说话,让淤泥怪嫉妒了!

    乌鸦的求生欲发动,它说:“井的事情我哪有泥巴大人了解,您应该问泥巴大人。”

    它想着,这么说就给淤泥怪创造了机会,淤泥怪就不会瞪它了。

    然而,它一看淤泥怪,发现淤泥怪眼中的红光更加血腥了。

    它明明做了好事啊!

    乌鸦悲痛着。

    夏怿不满的看着乌鸦:“淤泥怪不能说话,不然我问你做什么?”

    乌鸦迷糊起来:“不能说话?”

    乌鸦从没有见过不能说话的妖怪,就是水里的鱼,地里的虫子,也能说话。

    它刚准备告诉夏怿,淤泥怪能说话,突然打了一个冷颤。

    淤泥怪站在夏怿的身后,眼中的威胁十分明显。

    乌鸦马上准备改口,说淤泥怪的确不能说话。

    但开口前,它又发现了不对。

    如果它说了这样的话,就是在骗那个人类,那个人类知道了自己就死定了!

    说会说话会被淤泥怪杀死,说不会说话会被人类杀死。

    鸦生太艰难了!

    乌鸦僵了五秒,终于想到了方法,它说:“原来泥巴大人不能说话啊,难怪我之前没有见泥巴大人说过话。”

    这样,它既没有说淤泥怪会说话,也没有说淤泥怪不会说话。

    夏怿注意到了乌鸦的不自然,不过关系到淤泥怪,他没有问。

    乌鸦回答着问题:“那口井据说是整个岛的黑暗聚集地,我只知道这个,我们一般都不往那里去。”

    “有个喜欢穿燕尾服的骷髅,你认识吗?”夏怿想到了那个骷髅怪。

    “我认识一个僵尸,不认识骷髅。”乌鸦摇着头。

    “问你什么不知道什么,废物!”夏怿骂着。

    “爷爷饶命!”乌鸦伏在笼子里,委屈的说,“我只是一只小乌鸦啊!连变大都不会!”

    夏怿换了问题:“说,你昨晚为什么袭击我!”

    淤泥怪一听,眼中红光大放。

    乌鸦瑟瑟发抖,它说:“不是我,是我的一个姐妹,她和我说了你的事情,怂恿我过来的!”

    “它说了什么?”夏怿好奇的问。

    乌鸦回答:“它说那个邪恶泥巴的小娇夫看起来很好吃。”

    “……?”

    小娇夫是个什么鬼!

    淤泥怪转过了身,她身上的淤泥颤动着。

    “你居然偷笑!”夏怿将手插入淤泥里,去捏淤泥怪的脸。

    他威胁淤泥怪:“你是不是想打架!”

    淤泥怪停了几秒,又笑了起来。

    夏怿抽出手,他感觉这个家他是不能待了,他要带着小毛球远走高飞。

    小毛球呢?

    夏怿找了一圈,也没有见过小毛球。

    小毛球还年幼,不能离开他,他只能放弃了远走高飞的想法。

    他搬了椅子,坐在窗边,面朝窗外。

    他选择冷战。

    淤泥怪来到他的身后,伸手戳了戳他。

    “莫挨老子!”夏怿回答。

    淤泥怪又摸了摸他的后颈。

    夏怿不理她。

    淤泥怪沉默了一会儿,用淤泥裹住了夏怿的脑袋。

    “你干什么!”夏怿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迎上了两瓣柔软。

    夏怿瞪大了眼睛,他们明明还在吵架!

    乌鸦转过身,非礼勿视。

    一分钟后,夏怿从淤泥里拔出脑袋,骂着淤泥怪:“你这个色批!”

    淤泥再次包裹了他的脑袋,并将他的身体也裹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