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22. 白蛾捡人

时间:2020-08-26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餐桌上一共有六个人。

    夏怿凭借着他知道的信息,一一对照着:这是爸爸,这是后妈,这是后妈儿子,这是后妈女儿,这是奶奶,最后是淤泥怪。

    梦境的内容,就是一家人一起吃饭。

    戴着金框眼镜的父亲,给后妈的儿子夹了一个鸡腿,和后妈三人一起说说笑笑,小淤泥怪沉闷的坐在一边,有些格格不入。

    果然是这个男人有了新老婆新孩子,就忘了淤泥怪?

    看笔记本上的记录,还以为他是一个好爸爸,原来是个渣男!

    用餐完毕,小淤泥怪独自走上了楼,回到了三楼卧室。

    夏怿又惊奇了一下,这间卧室就是昨天见过的,家具老旧的卧室,怪不得昨天淤泥怪在这里发了呆。

    小淤泥怪看向了夏怿。

    嗯?

    夏怿发现,原本没有身体,只是从空中俯瞰的自己,居然有了身体。

    他躺在卧室的床上。

    小淤泥怪上了床,爬向他。

    什么情况!你别过来!我不是这种变态啊!

    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小脸,夏怿害怕的后退着。

    很快,他就退到了床头,无路可逃。

    小淤泥怪爬上了他的身体。

    不对劲。

    夏怿的脑中闪过了灵光。

    他原来是在通灵的梦境中,在那种梦境里,他没有身体,处于上帝视角。

    而他现在有了身体,证明他已经脱离了通灵梦境。

    他现在是在普通的梦中。

    通灵的梦境之前从没有和普通的梦境连上过,在两个梦之间,会有一段空白才是。

    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教室中,夏怿的身体睁开了眼睛。

    印入他眼帘的,是一只巨型白蛾。

    白蛾和夏怿一般大,它的三对足,如同被拉长的人类手掌,按在夏怿的身边,苍白而肥硕的腹部,压在夏怿的身上。

    它黑褐色的触角,贴在夏怿的两边太阳穴处。

    夏怿想到了白天三个小孩说的,学校里有妖怪的事情。

    居然是真的!

    看着白蛾的渗人的复眼,夏怿骂着:“mmp!”

    如果这只恐怖的白蛾是来杀他的,他虽然挂念着摸起来第一舒服的东西,但也不是不能一死,但根据刚刚梦里的情形,和现在的情形来看,这恐怖白蛾不是想要杀他,而是——

    馋他身子!

    初体验就这么刺激,他没有办法接受啊!

    夏怿剧烈的挣扎着。

    恐怖白蛾的三对手臂,死死的压着他。

    夏怿又试图谈判:“我实在没有这种癖好,你就是用强我也起不来,你没法下手。这样吧,我认识人,就好你这一口,我给你介绍行不行?”

    恐怖白蛾没有回应,它贴在夏怿太阳穴的触角动了动,夏怿突然感觉有些头晕,他的眼前一花,面前的恐怖白蛾,变成了小淤泥怪的模样。

    你妹哦,居然还会幻术!

    可你变成小淤泥怪是什么意思?给我来大点的啊!

    恐怖白蛾是诡异,人类对诡异的反抗,都是徒劳的。

    在白蛾触角的作用下,夏怿慢慢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他生无可恋的看着白蛾脱自己的衣服。

    就在恐怖白蛾脱到最后一件的时候,一股淤泥从地上的阴影中涌出,淤泥如同海浪,将白蛾连同夏怿包裹在内,浮到了空中。

    房间里,一个巨大的淤泥球,翻涌着。

    夏怿从淤泥球中跌落出来。

    叽——

    恐怖白蛾跟着从淤泥球中探出脑袋,朝夏怿发出刺耳的叫声,教室的窗户嘎嘎的颤动着。

    白蛾张开口器,咬向了夏怿。

    夏怿被恐怖白蛾控制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根本无法反抗。

    眼看着狰狞的口器距离夏怿越来越近,一个手掌从影子中伸出,将夏怿拉入了其中,恐怖白蛾咬了个空。

    叽——

    白蛾发出更加刺耳的尖叫,然后被翻涌的淤泥再次裹了进去。

    这次,恐怖白蛾没能再钻出来。

    淤泥怪抓着夏怿的手臂,从墙角的阴影里浮了上来。

    夏怿的身体恢复了控制,他气恼的敲着淤泥怪的脑袋:“你个瓜皮!你怎么不等着那白蛾爽完了再来!你是不是想换个男朋友!你是不是想被戴绿帽子!”

    淤泥怪委屈的看着他。

    夏怿心中的愤怒散去,又恶心起来,那白蛾病态的腹部,可是压在了他的皮肤上。

    他抱住了淤泥怪,用淤泥怪身上的淤泥,疯狂的擦着身体。

    淤泥怪递过一个毛巾,想让夏怿别用她的泥。

    “你现在知道脏了,刚刚怎么让它碰我!”夏怿又敲了下淤泥怪的脑袋。

    淤泥怪脑袋上的淤泥,被夏怿砸凹下去了一块,又慢慢复原。

    淤泥怪不敢动了,站在原地让夏怿用自己擦身子。

    夏怿用淤泥怪前面的淤泥擦了一遍,又将淤泥怪翻面,用后面的淤泥擦了一遍,停了下来。

    “你到哪了!干什么去了!”夏怿质问着淤泥怪,“把熟睡的男朋友一个人丢在这里,等着别诡来捡吗!”

    淤泥怪从身体里取出了一个漆黑的东西。

    在夏怿审视的目光中,她蹲下身,将那黑色的东西,安在了夏怿影子的脖子上。

    夏怿的无头影子,有了一个脑袋。

    不过这个脑袋有点儿怪。

    这是一个鹿脑袋,还有两根长长的角。

    夏怿捏紧拳头:“你是不是想打架!”

    见到夏怿不满意,淤泥怪又掏出了一个羊脑袋。

    在夏怿的死亡注视中,淤泥怪又换了一只乌龟的脑袋。

    夏怿感觉淤泥怪是在暗示什么,于是将手往淤泥怪的深处伸去。

    淤泥怪一个闪身,移动到了五步外。

    “你做错了事,都不补偿我的吗!”夏怿据理力争。

    淤泥怪于是伸出了手,她将手臂处的淤泥退下,露出了白皙手臂。

    这是只能摸手的意思。

    聊胜于无。

    摸着第二舒服的东西,夏怿让淤泥怪摘下了乌龟的脑袋,他宁愿影子没有脑袋,也不要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淤泥怪想了想,又掏出了一个人类的影子。

    她将人影的脑袋揪下来,递给夏怿。

    “为什么最后才给我人脑袋!”夏怿不可置信的看着淤泥怪,感觉她变了。

    淤泥怪没有回答,她将人影脑袋装在了夏怿的影子上,还挺合适。

    但夏怿摇了摇头:“算了,不是自己的脑袋感觉怪怪的。”

    淤泥怪眼中的红光暗淡了一些,她收回了脑袋。

    夏怿见了,捏了捏她的手:“我知道了,你是去给我找脑袋了,不怪你了。”

    淤泥怪眼中的红光恢复,又高兴起来。

    夏怿已经熟练的掌握了通过眸子,判断淤泥怪心情的方法。

    不过比起这种方法,他更想见到淤泥怪人身的各种表情。

    夏怿把玩着淤泥怪的手,看向了包裹恐怖白蛾的淤泥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