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9. 是妮妮哒

时间:2020-08-26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夏怿发现,这个书房他也有些眼熟。

    可他明明没有来过这里。

    他在这里当天师的时候,三楼是不让上来的。

    皱着眉头,夏怿沉思了许久,才从记忆中找到了眼熟的来源。

    他在梦里见过!

    那是他还在洋馆的时候,做的一个梦。

    在梦里,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和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起,折着千纸鹤。

    那不是普通的梦,也是通灵天赋发动的结果!

    也就是说,那个梦里面有个是淤泥怪。

    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是淤泥怪?

    两个通灵梦境的时间不同,所以淤泥怪在井边的梦境里是少年,到了书房的梦境变成了中年?

    夏怿感觉自己搞错了什么,井边梦境里的少年模样,虽然还算俊俏,但远没有书房梦境里的中年帅气。

    所以这两个其实都不是淤泥怪?

    使用排除法,淤泥怪的真身只剩了一个可能。

    夏怿后退两步,惊愕的看着淤泥怪。

    你居然是妹子!

    淤泥怪歪头看他。

    夏怿平定了心神,斜了眼淤泥怪:“卖什么萌,就算你生前是妹子,现在也只是一个丑丑的淤泥怪。”

    淤泥怪眼中红光一闪,将手伸到身体里,把夏怿的水果罐头丢到了地上。

    生气了,丢你罐头。

    夏怿捡起罐头,想要塞回去,但淤泥怪躲躲闪闪,不肯配合。

    脾气还挺大。

    夏怿打开罐头,就在书房里吃了起来。

    从梦里的信息,可以推测出,淤泥怪本来是洪家洋馆的小姐。

    那么,祂怎么在洪家洋馆杀人?

    夏怿好奇起来。

    他看向了书房正中央的书桌。

    书桌一共有五个抽屉,一个柜子,夏怿一一打开。

    柜子里放着一个脑袋大的纸盒,打开纸盒,里面是一个洋娃娃。

    看纸盒的破旧程度,这洋娃娃有些年头了。

    将洋娃娃放回,夏怿翻着抽屉。

    抽屉里放着一些账本,每个月的花销都写得十分齐全。

    不过纸张也十分旧了。

    翻到第四个抽屉的时候,夏怿见到了一只枯萎的花。

    他触碰了一下,花碎裂开来。

    看来这个书桌好久没人用了。

    关上第四个抽屉,夏怿抓住了第五个抽屉。

    他用力一抽,没有抽得动。

    这个抽屉上着锁。

    储物室里有斧子,去拿斧子开锁?

    夏怿思考两秒,在前四个抽屉里翻找着。

    一般这种钥匙,都会藏在另外的抽屉里。

    果然,一分钟后,夏怿从最下面的那个抽屉里,找到了钥匙。

    他拿着钥匙,就要开锁,发现淤泥怪也蹲下了身,看着抽屉。

    夏怿决定带着淤泥怪一起玩,他将钥匙递给淤泥怪:“你来开。”

    淤泥怪接过钥匙,向着锁眼里捅去。

    嗒——

    钥匙撞在了锁眼旁边,没有捅得进去。

    淤泥怪再试了一次,这次距离锁孔更远了。

    失败了两次,淤泥怪变得谨慎起来,祂拿着钥匙,在锁眼前面比划了五秒。

    咔——

    钥匙再次插歪。

    夏怿叹了口气,淤泥怪到底是个女性,对这种事情没有天赋。

    他拿过淤泥怪手里的钥匙,轻松一桶,就捅了进去。

    他再用力一扭,锁发出一道呻吟。

    他拉开了抽屉。

    抽屉里是一本线装笔记本和几支钢笔。

    拿起笔记本,夏怿翻了翻,笔记本的扉页上写着妮妮周记。

    这是淤泥怪的名字?

    夏怿看向正文。

    1918年10月10日

    我在外面等了许久,喝了两壶茶,终于听到了婴儿的哭闹声,我的女儿出生了。她小脸紧皱的模样,实在不算好看,母亲说刚刚产下的小婴儿都是这样,大了就好。我松了口气,如果一直这般丑陋,我可不会喜欢。

    1918年10月19日

    父亲回来了,给我女儿取名慧娴,我不喜欢这个名字,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女儿的名字,应该由我来起。我喜欢妮这个字,外国的安妮、珍妮,多新潮。不过现在不宜反抗父亲,等他老了,我再找伺机行事。

    夏怿快速翻着,这就是一个傻父亲的自白,虽然写着周记两个字,但有时候一个月记不到一次,有时候一周记好几次。

    翻到最后,夏怿发现了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全家福,黑白色。

    夏怿找到了里面的淤泥怪,判断出了照片拍摄的时间,应该是比井边梦境早三四年,比书房梦境晚五六年。

    回去慢慢研究。

    他将照片夹回日记,塞入了淤泥怪的身体,并趁机往深处摸着。

    淤泥怪立即反应过来,流动的淤泥将夏怿的手挤出。

    夏怿收回手,气恼的看向淤泥怪:“你以为我会叫你妮妮吗,淤泥怪!”

    夏怿本以为,淤泥怪会丢出什么东西来泄愤,但这次淤泥怪十分安静。

    “怎么了?”夏怿向着淤泥怪靠了靠,伸手摸了摸淤泥怪的脑袋。

    日记中的父亲,夏怿在洋馆中并没有见过,大概是死了。

    一人一泥沉默的待在书房。

    “奶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听到声音,淤泥怪僵着的身体动了起来,祂的眸子看向了声音的方向,眼中的红色变深了一些。

    夏怿注意到了淤泥怪的举动,他好奇的来到门口,偷看走廊的那个女人。

    看清了对方的容貌后,他惊讶起来。

    虽然外面的女人老了许多,但夏怿还是可以认出,对方就是井边梦境里,和淤泥怪一起玩的那个少女。

    那个少女,连同井边梦境的少年,都在全家福里。

    他们应该是淤泥怪的兄妹。

    在梦境里,淤泥怪和他们的关系不错。

    不过现在似乎有了不同。

    夏怿看向淤泥怪的双眼,那双眼睛红得血腥。

    怎么看也不是友好的表情。

    女人在楼上叫了一圈,没有找到奶奶,下楼去了。

    淤泥怪还盯着女人最后发出动静的方向。

    淤泥怪就差把不高兴写在身上了。

    夏怿抓了抓脑袋,在淤泥怪的身边转了转。

    最终,他在淤泥怪面前停下。

    他张开手臂,抱住了淤泥怪。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你不符合我的审美,但还是安慰一下你吧。

    淤泥怪收回视线,看向了夏怿。

    祂缓缓的,似是小心翼翼的,抬起了自己的手,环在了夏怿的背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