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7. 窃书不算偷

时间:2020-08-06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夏怿又做了一个梦。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两个十六岁左右的少女,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起在树林里。

    少年看着书,两个少女坐在树荫下闲聊。

    三人的样貌都很美丽,这个场景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副画。

    坐了一会儿,两个少女站起身,在草丛中寻着蝴蝶、昆虫嬉笑。

    随着她们的走动,夏怿的视野跟着移动,不多时,他见到了一口井。

    梦到这里戛然而止,夏怿醒了过来。

    一只鹿,正好奇的闻着他的身体。

    “哇!”夏怿猛地坐起身。

    鹿吓得连连后跳,匆忙逃入了树林中。

    鹿的不快乐,让夏怿得到了快乐。

    他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扭头去找淤泥怪。

    现在天已经大亮,井边没有树木遮挡,遍地是璀璨的日光。

    等等,井?

    夏怿看向不远处的井,皱起了眉头。

    这井,和他梦里的有些像。

    夏怿明白了,他不是在做梦,是通灵的天赋,自己发动了。

    那三个人里,多半有一个是淤泥怪。

    原来淤泥怪是人类转化而成的诡异,怪不得听得懂人话。

    夏怿找到了淤泥怪,祂正沉在一片树荫里,只露一个脑袋。

    看起来挺惊悚的,只有一个脑袋在地上。

    夏怿走到了淤泥怪的身边,捡了一根树枝戳着祂的脑袋:“那两个少女和你什么关系?”

    夏怿误以为,那个少年是淤泥怪。

    淤泥怪抬头看着夏怿。

    “你生前也挺帅气的,怎么现在变得这么丑了。”夏怿又戳戳淤泥怪。

    淤泥怪用淤泥将树枝包裹,用力一折。

    咔——

    树枝断成了两截。

    “生气了?”夏怿高兴的问。

    他这是在报昨晚人头狼的仇。

    淤泥怪将头转向了另一边,不理他。

    夏怿站起身,到人头狼的尸体那边看了看。

    昨晚月光昏暗,他没有仔细观察,现在终可以好好看看。

    人头狼的身体和人头,和普通的狼以及普通的人一般大,只是人头长在了狼脖子上。

    人头的牙齿上沾着血迹,看来昨晚失踪的小孩凶多吉少了。

    观察完毕,满足了自己的猎奇心理后,夏怿对人头狼没了兴趣。

    他抓住人头狼的两条后腿,将它拖到井边,丢了下去。

    他的动作十分熟练,在现世的时候,他经常玩暗杀类游戏,什么垃圾桶藏尸、河边藏尸、水井藏尸,都是基本操作。

    听到井里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后,夏怿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回到淤泥怪的脑袋边。

    淤泥怪将脑袋沉了下去,又从另外的树荫里冒出。

    夏怿追在祂后面:“别跑啊!”

    夏怿追了六个树荫,淤泥怪终于停止了逃跑。

    夏怿蹲下身,好奇的问淤泥怪:“你怕阳光吗?”

    因为淤泥怪总是从影子里出现,而且喜欢呆在影子里,所以他有这种疑惑。

    不只是他,就是韩庄那些人,生前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韩庄将这个当成了定理,夏怿却知道这可能只是诡异不喜欢太阳。

    夏日的太阳,夏怿也不喜欢。

    淤泥怪没有回答,夏怿于是自己做起实验。

    他将手摸向了淤泥怪的脑袋。

    淤泥怪又钻入了地下,跑到了旁边的树荫里。

    “再跑我就不和你住在这里了!”夏怿威胁着。

    他走到淤泥怪的身边,淤泥怪的脑袋向后缩了一下,但并没有跑开。

    这淤泥怪居然真被威胁住了。

    我这么厉害的吗?夏怿抓了抓脑袋。

    这个不重要,夏怿将手按在淤泥怪的脑袋上,擦着祂的脑袋,向着下面摸去。

    夏怿成功的将手伸入了影中世界。

    他趴下身,让自己的手臂伸得更长一些。

    然后他四处乱摸着。

    淤泥怪抓住了他的手。

    夏怿要的,就是淤泥怪的手掌。

    他将泥手拉出地面,举着那条手臂,慢慢向着阳光处试探。

    他仔细观察着淤泥怪的表情,淤泥怪的神色平静,眼中红光没有丝毫变化。

    终于,淤泥怪的手臂到达了树荫的边缘。

    夏怿稍稍将这条手臂向前递了递,手臂的前端,触到了阳光。

    他看着淤泥怪。

    淤泥怪还是原来的样子。

    他继续将淤泥怪的手臂向前推,就算整条手臂露在了阳光里,淤泥怪也没有丝毫变化。

    淤泥怪看了看阳光下的手臂,从阴影中爬了上来,走到了阳光下,回头看夏怿。

    夏怿给淤泥怪配着台词:站好了,接下来做什么?

    夏怿将淤泥怪拖回树荫里,重新塞入影子中。

    他感叹着,果然淤泥怪只是不喜欢阳光,阳光实际上对祂没有任何伤害。

    可惜韩庄他们死早了,不然就能享受到惊喜。

    好奇得到了满足,夏怿开始思考肚子的事情。

    “我饿了。”他对淤泥怪说。

    淤泥怪就要沉下脑袋,夏怿叫住了祂:“等等,带我一起去,我们去洪家洋馆找吃的。”

    如果让淤泥怪自己去,多半又摘苹果给夏怿,夏怿已经吃腻。

    他要自己去找吃的,顺便看看有没有别的用得到的东西。

    撸洪家的羊毛,夏怿没有一点儿愧疚,对方可是连献祭他的事情都干得出来,活该被撸羊毛。

    淤泥怪伸出了手,抓着夏怿,沉入影子中。

    洪家洋馆距离树林有些距离,就算淤泥怪加快速度,也要十多秒才能到达。

    夏怿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将手深入淤泥怪的身体里摸着。

    淤泥怪低头看着夏怿,夏怿感觉祂似乎有些委屈。

    委屈是淤泥怪的,与夏怿无关。

    夏怿只好奇自己上次摸到的是什么。

    他本以为,这次可以得手,但他低估了淤泥怪的智力水平。

    夏怿插入淤泥怪后,感觉到,淤泥怪身上的淤泥流动起来。

    他向着里面深入,如同是在迎着瀑布而上一般,手掌不得寸进,甚至被淤泥的冲击力挤了出来。

    夏怿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怒视着淤泥怪。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淤泥怪的眼眸似乎变狭可一些,仿佛是在笑。

    可恶!

    夏怿转过身,背朝淤泥怪。

    淤泥怪抓着他的肩膀向上,从一处阴影钻出。

    洪家洋馆,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