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恋爱流怪谈游戏 10. 鸡成精了!

时间:2020-08-06作者:尺间萤火

    . ,最快更新恋爱流怪谈游戏最新章节!

    夏怿将客厅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把杨丽丽三人的尸体,丢在了韩庄的尸体那里。

    然后他将沙发拉到了东南角落,距离尸体最远的地方。

    这样运动了一番后,他更加饿了。

    来到窗边,他敲了敲木板:“有人吗?”

    “干什么?”窗外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果然白天有人看守着。

    “我饿了。”夏怿说。

    “饿了就挨着!”仆人语气恶劣。

    “我要方便。”夏怿又说。

    这次仆人没有说话。

    夏怿看了眼客厅墙壁上的画,那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他对外面的仆人说:“我觉得墙上的男人画像不错,如果你们没意见的话,我就摘下来方便了。”

    “别,你等会儿!”仆人的脚步声远去。

    过了一分钟,仆人回来,又过了十分钟,脚步声从客厅门外出现。

    管家打开了客厅的门。

    三个仆人看着夏怿,另外两个仆人摘下了墙壁上的画像,这大概是洋馆前任主人的画像。

    关上门时,管家放了一个便桶进来。

    “把尸体也处理一下啊!”夏怿说。

    管家斜了他一眼:“等你死了一起。”

    “那你可能有得等了。”夏怿回答。

    管家没有理睬,将门关上,锁好。

    门关的严实,只有缝隙里露了一点儿光亮。

    夏怿躺在沙发上,管家没有给他留吃的。

    睡觉可以摆脱饥饿感,但因为饥饿,夏怿翻来覆去睡不着,陷入了死循环。

    太阳缓缓落下。

    诡异从地板里钻出,见到的是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夏怿。

    夏怿见到了诡异,但依旧趴着。

    太饿了,动不了了。

    诡异走到他的身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戳了戳他的后背。

    夏怿猜测,诡异这是在奇怪他怎么不动了。

    “我饿。”夏怿暗示着诡异。

    诡异又戳了戳他的后背。

    “我饿。”夏怿继续暗示。

    诡异顿了顿,又戳了他的后背。

    “我饿啊!”夏怿加重了语气。

    诡异双目中的红光旺盛了一些,继续戳着。

    夏怿又喊了几句,见诡异只是戳他,就是没有动静,恼怒起来。

    “我不是一戳就叫的洋娃娃!”他拍开了诡异的手,“莫挨老子!”

    诡异收回手,看着夏怿。

    “你瞅啥,有本事把我吃掉!”夏怿因为肚子饿,脾气很大。

    诡异在原地安静了几秒,慢慢沉入了地下。

    过了两分钟,诡异再次钻出,祂将一个苹果递到了夏怿的面前。

    夏怿惊喜的接过苹果,咬了起来。

    一个苹果下去,他的饥饿缓解了一些。

    等他吃完,诡异又沉入了地下。

    这次祂离开的时间有点长,足足过了十分钟,才回到了客厅。

    祂将手伸到了夏怿的面前,但手上空无一物。

    就在夏怿想着,这诡异是想干什么的时候,祂手臂处的淤泥流动起来,从里面掉出了一个苹果,滚落在沙发上。

    夏怿惊奇的拿起苹果。

    这还没有结束,一个又一个苹果从诡异的手臂中掉落,很快沙发上铺满了苹果。

    夏怿咬着苹果,好奇的看着诡异的手臂。

    这里面居然能放这么多苹果?

    这家伙和史莱姆一样吗?能在身体里塞各种奇怪的东西?

    说到奇怪东西,夏怿的思想歪了一下,但他很快拨正。

    他对诡异淤泥模样的身体产生了好奇,伸出手,想要插进淤泥里摸一摸。

    他刚插入半只手掌,诡异就一个闪身,远离了他。

    嘁,杀不肯杀,摸都不让摸。

    夏怿吃着苹果。

    这些苹果足够他吃三四天了。

    不过每天都吃苹果,对身体不太好。

    尤其对自己味蕾不好。

    夏怿看向诡异:“我要吃饼干。”

    诡异沉入了地下,不一会儿,找来了一盒饼干。

    夏怿立即丢下了苹果,水果这种东西哪能当饭吃。

    他吃苹果已经吃了半饱,又吃了小半盒饼干,彻底饱了。

    饼干是甜饼干,糖分刺激了他的大脑,让他想起来一件事。

    饼干是比苹果好一点,但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有着这么一个哆啦诡梦在这里,他为什么要吃饼干?

    夏怿又对诡异说:“我要吃烤鸡。”

    诡异再次沉入了地下。

    夏煜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客厅里有着一个摆钟,每到整点都会敲响,钟响了两次,诡异还没有回来。

    夏怿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贪心了。

    就和渔夫与鲤鱼的故事一样,因为渔夫太贪心,鲤鱼离他而去了。

    在等待中,夏怿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凌晨,夏怿突然听到了一个响亮的声音。

    咯咯咯——

    夏怿睁开眼,见到了一只昂着红冠,正在打鸣的公鸡。

    “?”

    在公鸡的旁边,还有着一个简易烤架,和一把柴火。

    这些东西不可能自己跑来,肯定是诡异送的。

    夏怿想起了烤鸡愿望的不切实际,大晚上的,哪里有烤鸡,那只诡异估计找了好久找不到,于是给他带来了一只活鸡,让他自己动手。

    咯咯咯——

    公鸡继续叫着,夏怿拿了一个杯子丢向它,阻拦了它的叫嚷。

    公鸡的叫声,也引起了外面仆人的注意。

    窗外的木板被移开,管家伸进头来,惊奇的说:“你居然还活着?”

    “这句话你昨天已经说过了。”夏怿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没有被管家气到。

    管家又看向公鸡,眼中满是困惑:“这鸡是哪来的?”

    “我昨晚修行有成,这只鸡就从我身上脱离了。”夏怿回答。

    管家愣了五秒,才反应过来夏怿是在说什么。

    他本来不愿意信,但客厅封的好好的,不可能有鸡进去。

    他想起了那只淤泥怪,既然怪物有,鸡成精可能也是有的。

    “真的?”管家半信半疑。

    夏怿只是想开个玩笑,但管家这么问,他就应了下来。

    管家又观察了公鸡几分钟,将木板重新封上。

    烤架和柴火在他视野的盲区,他没有看见,苹果和饼干也被夏怿裹到了窗帘里藏着。

    夏怿吃了苹果做早餐,无聊的看着公鸡。

    中午,他迷迷糊糊的打着盹,突然听到了人声。

    “大师,大师!”是窗外的仆人在叫他。

    “做什么?”夏怿没好气的问。

    “大师,能不能给我点您鸡儿的血?”仆人不好意思的说。

    “???”

    有病吧!

    夏怿刚准备拒绝,突然想起来早上撒的谎。

    他看向公鸡,仆人要的应该是这只成精的鸡儿的血。

    “你要干什么?”夏怿不明白怎么还有要这血的。

    仆人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大师的鸡成了精,血应该有奇效。”

    夏怿捂住了额头,仆人心中的逻辑大概是“吃什么补什么”,所以想要。

    “没有,滚!”他躺回了沙发上。
小说推荐